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一杯茶引发的血案加更
    在经过一番打探后,楚天来到了一座庄园外,只见这庄园是在城里偏北的地方,而且周围都是高高城墙和阵法护着。

    正当楚天瞄了一眼打算从正门的石台阶梯进去时候,那里看守的护卫把他拦下。

    楚天只好拿出邀请函,那些人怪异的瞄了一眼后才带着楚天进去。

    片刻之后,楚天就来到了一独立院子外,那护卫对里面恭敬道,“小姐,有人找你。”

    这时门自动打开,同时王芯的声音从院子内传来,“进来吧!”

    那护卫怪异看了下楚天,“进去吧,小姐在屋内等你。”

    楚天只好走入院子,只见这里四处很多花盆,而且这些花都是紫色的,最主要这里除了眼前一阁楼内有王芯气息外,再也无他人气息。

    也就这时,一阵琴音响起,楚天笑说,“原来王姑娘,也会弹琴啊。”

    “楚公子,别见笑了,赶紧进来吧。”

    楚天只好入屋内,只见里面古香古色,而且王芯盘坐在一古琴面前弹奏,而在她前方不远处有一个火炉,火炉上正有一个烧开水的壶子。

    同时在这旁还有木桌和木椅,而在木桌上还放着一个茶杯,上面正冒着白雾。

    王芯则停下手笑说,“喝一下我的茶吧。”

    楚天看了看这茶,发现里面是紫色液体后笑说,“这是什么。”

    “安神的。”

    楚天疑惑,“安神?”

    “恩。”

    楚天却纳闷了,“修炼之人,也要安神吗?为了睡得好?”

    王芯迟疑了下问道,“楚公子,你听过走火入魔,神智不清吗?”

    楚天在上见过,走火入魔,无非就是发狂,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并不是这个世界所谓的正常修魔之人,所以他笑说,“修魔之人,不就是入魔吗?”

    王芯摇了摇头,“他们那叫正常修炼,而真正走火入魔,乃心智被破,意识弥散,最后犹如疯子一样。”

    楚天听了这个后好奇,“难道这茶是安神的吗?”

    “我们修炼之人,一般是修体和修魂,体也是最常见的,随着修为的增强,身体也会变化,而魂,从金丹开始,就已经有了气魂,到了元婴则凝聚元婴,元婴就成了外魂,而意识空间里的则是内魂,内外魂共一体,到了出窍期,外魂可凝聚元神。”

    楚天以前对修为没有系统认识,此刻听到元婴乃外魂时,他算明白了,为何自己意识可以随意控制体内意识和元婴。

    不过楚天好奇道,“王姑娘,那这安神是?安外魂?还是内魂?”

    王芯笑说,“外魂跟内魂又叫一体,一旦外魂受到干扰严重,内魂也会受影响,所以有时候元婴被人毁,自己的灵魂也会受到影响。”

    楚天明白点点头道,“那这么说,这个安内外两魂?”

    王芯恩声,“具有养魂效果,尤其灵魂受伤或者灵魂力消耗大的时候,就可以服用。”

    楚天听到这个立马抱歉道,“今天我不是有意伤害你的。”

    王芯却笑说,“我说这么多不是责怪你的意思。”

    楚天有点不好意思问道,“那王姑娘找我来,是需要我帮什么忙?”

    王芯沉思一会后有些无奈道,“你听过灵魂反噬吗?”

    楚天疑惑,“灵魂反噬?”

    “恩,就是外魂修炼了一些灵魂方面的法术,导致外魂比内魂强大许多,使得外魂想要把内魂吞的可能。”

    楚天吃惊,“外魂吞内魂?”

    “恩,没错,而这最后的结果就是走火入魔,变成疯子。”

    楚天倒吸一口气,而王芯叹道,“早年我得到一法术,叫噬蝶魂,你今天也看到了,会噬别人魂,攻击力很强,可你却防住了。”

    楚天迟疑道,“所以你是想?”

    “我想你,帮我我控制外魂,把它压制下去,或者削弱它也可以。”

    楚天尴尬道,“这要怎么压制,怎么削弱。”

    正当王芯要解释时,外面传来一阵吵闹。

    王芯皱了皱眉,“他怎么来了?”

    楚天不知道是谁,但是一个男子走了进去,而在他身后跟着月银龙,此刻月银龙指着楚天和王芯说道,“大哥,你看,我都说了吧,这小子就是想抢大嫂的,连安神茶都给他喝了。”

    楚天听到这话就知道这人来头了,果然系统鉴定后,他的身份出现,月邪。

    只见月邪比月银龙年长一些,但是脾气却更爆,只见他周身闪烁着火焰怒视道,“王芯,这可是我们月家给你的救命茶,你竟然给外人?”

    王芯却很平静道,“救命茶?算不上。”

    月邪瞪眼道,“你什么意思?”

    王芯继续淡定道,“这茶,也只是养魂而已,对压制我的反噬没多大效果。”

    月邪不信道,“不可能。”

    “不信算了,我也懒得解释,请你带着你的弟弟离开这里,别妨碍我的客人。”

    月邪却哼道,“当初你爹是看你快要死,才来我们月家求这茶,还答应我们的婚事,怎么?你现在不会是拿到茶后悔了吧?”

    王芯这时拿出一个盒子扔了出去,“你们的茶叶都在这里,我不需要!至于我爹跟你们的事,我根本不知道。”

    月邪拿着盒子又气又怒,尤其看着楚天拿着自己家茶叶泡的茶时哼道,“可你们用了。”

    王芯冰冷道,“大不了回头我买些还给你。”

    月邪怪笑,“买?和茶叶只有我们王家有,哪里都买不到!”

    王芯瞪眼,“你不会就要这么无理取闹吧。”

    月邪却盯着楚天,“据说他很厉害,我想邀请他前往我们王家,跟我好好比一场,要是我赢了,你必须跟我成婚,要是我输了,我不再追究这茶叶的事,如何?”

    王芯立马否决,“做梦,他是我客人,我不会让他去你们家的。”

    月邪冷笑,“你不同意也没事,反正你爹把你家的传家宝放到了我们家,你们三日内要是不来,那么我就把你们这传家宝给卖了!”

    王芯脸色大变,“你。”

    月邪随后看向楚天,“小子,我等你!可别让我失望!”

    说完,就哼了声转身离开,而月银龙也怪笑离开。

    至于楚天是一脸蒙逼的,心里更是哭笑不得,“我不就是喝杯茶吗?至于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