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真是冤家路窄求票
    这几个人的态度转变让楚天有些受不了,而一边的老驼子却冷哼,“你看你们,他都还没成鬼呢,你们就这么没原则,要是回头他成鬼了,你们岂不是一个个跪舔?”

    一边的断叔也是恩声,“没错,老驼子说的有理,你们这些年轻人,定力太差了!”

    杜胖子,红娘子,白少风三人面面相觑,然后四处张望,当做没听到一样。

    楚天被他们的举动给弄得哭笑不得,而老驼子跟断叔两人对视一样后无奈摇了摇头,至于后面跟着的那些跟班则纷纷议论起来。

    直到一会后,他们来到了一个池子,而这池子上漂浮着淡淡的浑浊暗黑气流,而液体却是蓝色的。

    同时在这池子边上屹立着一石碑,“洗魂池。”

    风烈看到这个后好奇道,“就是这里吗?”

    许四娘恩了声,而楚天收拾心情道,“那好,我这就下去。”

    可许四娘伸出手拦下楚天,“还不可!”

    楚天疑惑,“为什么?”

    许四娘解释道,“必须把魂鸟招来,要它指引,否则你们这样光进去,很难成为鬼的。”

    楚天跟风烈不解的对视一眼,直到许四娘对着空中打入一团力量,只见天空立马飞来一类似乌鸦的鸟。

    不仅如此,这乌鸦头顶上还有一红色的大花瓣,当它落下后,就站在石碑上说人话,“谁要入洗魂池。”

    许四娘指着楚天跟风烈,“他们两个!”

    这时那乌鸦盯着楚天,而楚天也怪异盯着乌鸦,心里却暗自嘀咕道,“奇怪,它身上怎么有那个风洛的气息!”

    风洛,正是被封印起来的那个贱女人,果然这乌鸦看到楚天刹那,两眼闪烁着红光,这让在场的人吓到了。

    红娘子震惊道,“魂鸟闪红眼,这是不祥征兆啊。”

    果然这魂鸟一个飞跃起来,盘旋在空中道,“他们不可踏入!”

    说完,这魂鸟就盘旋在那里,而许四娘不解,“为何?”

    “没有为什么,不可就不可!”

    楚天却冷笑,“我想这魂鸟的主人,跟我有仇吧。”

    这话一出,众人大惊,红娘子则怪异问道,“你说风婆子跟你有仇?”

    楚天疑惑,“风婆子?”

    “恩,这就是风婆子所养的灵鸟。”

    楚天暗自嘀咕道,“这风婆子跟风洛什么关系。”

    这时,那魂鸟里传来威胁道,“小子,别想了,我主人,正是你封印那个魂的本尊!”

    楚天诧异,“你说风洛是你主人的分身之魂?”

    “没错!只是没想到被你封印了,你就等着我主人来裁决你吧!”

    这魂鸟说完,就一个飞跃离开,而在场的人显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红娘子则吃惊问道,“你,封了风婆子的分身之魂?”

    楚天怪笑,“在外界的恩怨,不过我没想到她还有本尊,而且在这里,真是冤家路窄啊。”

    许四娘却盯着楚天道,“如果你想成为鬼,就赶紧进入池子里,不过没有魂鸟的引路,你在里面可能会迷路,无法走到对岸,成为真正的鬼。”

    楚天虽然不知道这个池子怎么回事,但是听许四娘这话后笑说,“谢谢前辈提醒。”

    许四娘却说了句,“我只是不想你这么快死而已。”

    可这时空中传来一阵大笑,“小子,你竟然敢来幽魂谷,真是天助我也。”

    许四娘大惊,“是风婆子。”

    果然一会空中一阵火红光闪烁,最后在火红光内出现一人影,正是风洛一模一样的女子,不过唯一不一样的是这人头发更长,身上的气势更强大。

    至少在楚天看来不比西来差,而此刻那魂鸟环绕着风婆子在那对楚天叫嚣道,“该死!该死!”

    楚天却一点不畏惧笑说,“我能封你分身,就能封你本尊!”

    众人倒吸一口气,他们没想到楚天敢这么跟风婆子说话,而风婆子怪笑,“楚天,放心,我不会这么快杀你,不然早在多年前,以我在天星宗的地位,早就可以把你们宗门给灭了!”

    大家好奇这风婆子为何没有生气,反而这般口气时,楚天却笑说,“那是因为你分身没这本事。”

    风婆子诡异笑说,“看来,你还有很多事不明白,竟然如此,你进入这洗魂池,我会好好跟你聊聊。”

    说完,这风婆子已经进入这洗魂池,而外人却无法看到池子内什么情况,因为人进去后就消失了。

    至于风烈看到此情况赶紧摇头道,“楚兄,千万别上当。”

    可风婆子却在里面笑说,“小子,你要想在幽魂谷生存,你必须通过这池子,否则你就是无法生存的。”

    楚天却笑了笑,“我还怕你不成?”

    只见楚天二话不说就冲入那个池子,也消失在众人面前,风烈大惊喊道,“楚兄。”

    可楚天的影子和声音彻底消失了一样,那个红娘子却疑惑,“许四娘,这风婆子,直接杀了这小子不就行了,为何还这么麻烦?”

    许四娘沉思道,“风婆子,比我早来这个幽魂谷,而且实力一直很神秘,自从魂鸟被她降服后,她就很少出现,更不可能为了一个元婴境的人,亲自再次进入洗魂池。”

    众人听到这话也觉得疑惑,风烈却好奇问道,“这个风婆子,是不是很可怕?”

    许四娘恩声,“她的实力,比我们这里的任何人都强,而且灵魂力也很强,至今没人知道她什么来头。”

    这下风烈急了,“我们运气怎么这么不好,就碰到这个风洛的本尊呢!”

    众人则好奇楚天到底跟这风婆子有什么过节,而风烈只好把南天城发生的事简单叙说一边。

    然而在洗魂池内却是另一番情景,因为楚天眼前有一条河,而这河上有一座桥,此刻风婆子就漂浮在那桥上冷笑,“走过这桥到对面,你就成为这里的鬼,才可以继续在幽魂谷生存。”

    楚天却感受着周围变化后笑说,“原来这里有一个阵法。”

    “没错,这阵法可以让你行动缓慢,而这桥下的河叫魂河,唯有从这桥上过去,才能证明你能成为幽魂谷一员。”

    楚天听到这话并没有马上行动,而是笑问,“我说,我是叫你风婆子呢,还是叫你风洛呢?”

    “随你!”

    “那我还是叫你风洛吧,毕竟你我的恩怨,还是从你分身开始,是吧!”

    风洛怪笑,“随便你,反正今天等我跟你解释完当年的事,我照样会把你杀了。”

    “哦?当年的事?什么事。”

    风洛阴森森笑道,“难道你当年没想过我为何要设局陷害你,而不是直接联合高手杀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