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圣女的妥协求票
    楚天跟上官微微都好奇看向空中,只见那些无数花瓣中渐渐出现一个人。

    这人是女子,身上释放出怪异的清香,当最后出现时,那惊艳的面孔上却有一头白发在空中飘荡。

    楚天倒吸一口气,“我靠,白发魔女啊!”

    上官微微有种不祥预感,而那女子此刻双眼的眼皮上一阵雪白,嘴唇也是雪白,脸色却有些红润色,但是双眼却死死盯着上官微微。

    楚天好奇问了句,“怎么?你认识她?”

    上官微微此刻却一动不动,额头冒着汗的传音道,“我不认识,但是她却用强大的气压着我,让我快喘不过气了。”

    楚天大惊,他没想到这个女子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就给上官微微施压,可想而知这女子有多么可怕。

    不过为了上官微微的安全,此刻楚天没多想,拿出暗夜珠,立马制造出一光芒保护层,笼罩在她身上,上官微微这才喘气的呼吸。

    楚天一边看着哭笑不得道,“不会吧,有这么夸张吗?”

    上官微微郁闷道,“你让她试试?”

    楚天却笑说,“就是她要对付我,我也会没事!”

    在笼子里的众人觉得楚天太狂了,那个洞风堂主则嘲讽道,“小子,告诉你,要是我们圣女,真要对付你,直接可以把你碾压。”

    楚天却笑眯眯,“哦?是吗?那她怎么不对我下手呢?”

    众人也不解,为何圣女只给上官微微施压强大气流,却没有给楚天,然而那圣女站在一片花瓣上,在空中静静的漂浮着。

    只见她身穿白色紧身衣裙,同时身上还有粘着无数花瓣的盯着楚天冰冷笑说,“我不对你施压是因为我怕你受不了。”

    楚天听到这么回事后笑了笑,“我连他们都不怕,还会怕你的施压?”

    那个女子看向洞风等人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洞风把事情经过解释一遍,最后指着楚天道,“他,他是个怪物,还把我的法宝给弄走了。”

    这位圣女怪异盯着楚天,“小家伙,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为何去圣坛,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楚天却吊儿郎当笑说,“为什么给我机会啊?难道我太帅了?或者说我太厉害了?”

    在一边的上官微微脸都火辣辣道,“你怎么脸皮这么厚啊。”

    楚天摸了摸两脸颊,“会吗?我感觉很薄的。”

    这一行为,当场让那些人受不了,这圣女更是冷笑,“看来,我还是得给你一点教训,让你知道有时候太自恋是不好的。”

    这话刚落下,圣女立马释放出强大的气流在楚天周围移动,可楚天却丝毫不受影响的看向上官微微,“你看,我就不会气喘吁吁。”

    上官微微愣住了,她不解楚天为何没事,而那个圣女更加不敢相信道,“小家伙,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法宝,阻挡了我的气流?”

    楚天却说了句,“我说姑娘,你也没多大啊,为什么老叫我小家伙,小家伙,难道你很老吗?”

    众人愣住了,而圣女两眼闪过一丝怒气,“你真的想死吗?”

    楚天立马摇头,“谁都不想死。”

    “那你还敢说我老?”

    “没办法,是你自己叫我小家伙的。”

    圣女哼声,“看来得给你一点真实力量试试了。”

    瞬间楚天冻结成冰块一样一动不动,一边的上官微微大惊失色的求道,“这位圣女,他口无遮拦个,实属无意,你放了他吧。”

    圣女没有说话,反而笼子里那些人纷纷叫好。

    洞风还大笑,“这就是得罪我们圣女的下场。”

    上官微微却着急了,尤其这些人嚷着要重重处罚楚天,正当上官微微准备继续替楚天求情时,楚天已经把身上副作用给清楚,然后整个人活动筋骨,还在那伸懒腰说道,“没想到浑身被冻结,这么有意思。”

    笼子里的众人震惊了,连嘴巴都张得老大,而圣女更是两眼瞪大,有些不敢相信质问道,“你,怎么可以活动了。”

    上官微微也有些迷糊,而楚天笑说,“怎么?这样就想冻结我?”

    圣女不信邪的再次要冻结楚天,可楚天一眨眼不见了,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圣女身后,洞风等人大惊失色。

    圣女则立马周身无数花瓣形成一堵墙抵挡自己跟楚天,而她随后再快速转身震惊道,“你怎么来我身后的。”

    楚天却笑了笑,“我的速度快呗。”

    这时楚天又来到圣女身后,吓得圣女在空中快速移动,洞风等人傻眼了,因为他们堂堂圣女,却被楚天调戏。

    因为这圣女总是无法摆脱楚天,最后气得圣女暗惊起来,然后快速来到一块岩石上说道,“停下!”

    楚天来到圣女岩石后笑说,“为何停下?”

    圣女死死盯着楚天说道,“你不是想去圣坛吗?我让你去就是了。”

    洞风等人大惊,有人还喊道,“圣女不可,要是教主知道,你会受到处罚的。”

    “圣女,别带他去。”

    可这些人的喊叫没用,反而圣女瞪眼,“那你们有办法阻止他吗?”

    那些人面面相觑,而圣女却很干脆说了句,“反正我是拦不下,要是你们有本事,你们也不会这样了。”

    众人脸色更是惭愧,而楚天对于圣女这么容易妥协倒是觉得蹊跷笑问,“你真愿意带我去?”

    “我舒蓉,说话算话。”

    楚天听到这名字忍不住笑说,“舒蓉?挺有趣的。”

    舒蓉瞪眼,“小家伙,别喊我名字。”

    楚天却笑说,“那你也别叫我小家伙。”

    “那你叫什么。”

    “我叫楚天,她叫上官微微。”

    这舒蓉却怪异盯着上官微微,“你可以去,她却不行。”

    “为什么?”

    “我们圣坛,除了圣女,任何女子不得踏入。”

    这可让楚天费解,“为何?”

    “因为,有专门掳掠女子的屈无忧在那。”

    上官微微听到这名字震惊失色,“难道是那个专门练采阴补阳术的屈无忧。”

    “没错!”

    楚天却一脸诧异,“不会吧,这里有人会采阴补阳术?”

    舒蓉犹如看文盲一样的盯着楚天,“一些魔门之人多的是修炼这种法术,尤其这个屈无忧碰过的女子最多,传闻已经吸了至少有九百多个,而且他专门挑选的就是这种非男子碰过的人。”

    楚天一听怪笑看向上官微微,“这么说,你也没跟男子上过床啊。”

    上官微微白了一眼,“都什么时候,你还跟我开这玩笑。”

    可楚天却笑说,“放心吧,不管什么人,都无法奈何你的。”

    上官微微听到楚天这话稍微松了口气,可舒蓉却怪笑,“小家伙,你别自以为是,那个人,你根本不是他对手。”

    “我说舒圣女,你还是别废话了,赶紧带路吧。”

    舒蓉看到楚天他们不怕后只好说道,“好,我带你们去,不过最近圣坛怪象多,吸引了不少人来,什么魔门,什么一流门派,什么天圣仙殿,东圣书院等一些名门大派都来了。”

    楚天跟上官微微心里暗惊,尤其上官微微看向楚天传音道,“难道那些人也知道这里有仙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