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被人堵路了求票
    楚天刚反应过来,那个蓝虚却神奇般的出现在楚天面前一把抢过花,然后在那傻笑,“魔树,魔叶,天魔花,夜魔果,废墟路,废墟山。”

    楚天听到这个诧异起来,“魔树?魔叶?天魔花?夜魔果?废墟路?废墟山?什么意思?”

    这让楚天仔细沉思起来嘀咕道,“魔树,魔叶,天魔花,都出现了,这个夜魔果又是什么?”

    在那里思索许久后,楚天打算明天问问上官微微知不知道这夜魔果的事,如果实在不行,再去天探阁走一趟。

    就这样楚天做好了打算,于是第二天楚天就来到了天香第一楼,当看到上官微微带着面纱,身穿紧身白色软甲时,楚天吃惊了,“你这装扮,真够可以的。”

    上官微微却笑说,“这样方便。”

    “也是,如果之前那样露出肚脐,我想光一路上就不知道勾引多少男子。”

    上官微微瞪了一眼,“你脑子怎么老是想这些东西。”

    楚天一脸委屈,“我说上官姑娘,这不能怪我,我可是男的,而且是正常男子,你觉得正常男子,有点生理问题,不是很正常的吗?”

    上官微微瞄了一眼,“怎么?你不会连女人都没上过吧。”

    楚天楞了下道,“我是君子。”

    “没有就没有,哪有这么多废话。”

    楚天看到对方还来劲后笑说,“要不我们现在就去实验下。”

    上官微微却笑说,“我看你也没这个胆量。”

    楚天笑眯眯,“那行,我今天还非要跟你去实验了。”

    眼看楚天要走过来,上官微微只好妥协道,“好了,跟你开玩笑的,你别来。”

    楚天这才停下道,“要是你下次再说我不行什么的,我一定要带你去实践实践一下。”

    上官微微笑了笑,“行。”

    楚天这才满意道,“那我们现在怎么找那仙墓?”

    “很简单,你感应下那个指引的大概方向。”

    楚天哦声后去控制那钥匙,然后去感应,很快感受到那道指引力量在东边后他说道,“在东边。”

    “那行,我们先往东走。”

    楚天恩声后,带着上官微微离开。

    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直到五日后,两人来到了一偏远的山里,楚天却停下脚步道,“越来越近了。”

    上官微微激动道,“是吗?”

    “恩。”

    可就这时周围黑烟起来,周围传来了一阵阵乱哄哄声音,好像一群人靠近一样,紧随其后有人喊道,“把他们拿下。”

    这时空中一个金色笼子落下,把楚天两人困在那,同时这笼子还一道道缩小。

    上官微微见状震惊道,“金缩笼。”

    楚天疑惑,“什么叫金缩笼?”

    “一旦困在里面的人,笼子只要缩小,里面的人空间就会受到限制,而且这笼子闪烁着半透明金光,无法穿透,更无法使用遁地符之类的东西,最后活生生被困在里面,犹如笼子关起来一样。”

    楚天明白后笑说,“原来这么回事。”

    正在他们谈论时,周围的黑烟消失了,而周围出现一群身穿兽皮的人,而且这些身穿兽皮的人很凶悍的样子。

    其中带头的人坐在一灵兽大象背上,手持长矛指着楚天两人,“两位,为何要踏入我教圣地。”

    楚天疑惑,“你教?”

    “没错,这里是月龙教所在范围,而这条路通往的地方,乃我们的圣地,月龙圣坛。”

    楚天跟上官微微对视一样后上官微微开口笑说,“这位大哥,你误会了,我们只是不小心误入的。”

    那带头的中年男子怪笑,“误入?你当我们是傻子吗?这里周围无数条路,你们就单单走这一条,而且我们一路上探子观察你们好久了。”

    上官微微看无法掩藏后笑说,“这位大哥,我们想找东西,不小心来到了这里,如果你们不喜欢,我们马上离开。”

    那中年男子冷笑,“我们月龙教的地盘,只要敢踏入,就得留下命,所以你们,一样如此。”

    上官微微脸色大变,而楚天却好奇,“这月龙教,很厉害吗?”

    上官微微低声道,“月龙教,乃南天国与东圣国之间交接的诡异宗门之一,具有御兽本领,同时还有独特本领,可以在山脉中自由穿行,要是外人碰到他们,如果实力不够强大,那么只能被他们收拾。”

    楚天没想到这个月龙教还有这些名气后笑了笑,“原来如此。”

    这时那中年男子嚷道,“你们两在嘀咕什么。”

    上官微微立马回神道,“我们再商量,是否要给你们道歉,请你们放了我们。”

    中年男子冷笑,“免谈。”

    可楚天却说了句,“我劝你们最好放了我们,不然你们会后悔的。”

    这中年男子没想到一个元婴初期的人,还敢在自己这个出窍期后期面前说这话后冷笑,“小子,你也不看看我洞风,是什么实力?”

    楚天听到对方的名字后笑说,“洞风,名字真搞笑。”

    洞风瞪眼,“我最讨厌别人说我名字,看来我不需要抓走你,就可以先处死你了。”

    楚天却笑眯眯,“你会后悔的!”

    那个洞风怪笑,“后悔?小子,你这是威胁我吗?那真是天大笑话,哈哈!”

    现场周围的人也纷纷大笑,有人还调侃,“小子,你可不知道我们洞堂主的厉害,他可是一人之力,可以干掉好几个出窍期巅峰高手的人,就你一个小元婴,我们堂主,一拳就可以把你震飞。”

    有人却更是笑说,“不用一拳,一根手指。”

    “不,一口气。”

    “错了,是身上气势释放出来,就可以碾压他。”

    这些人越说越离谱,而那个洞风听得飘飘欲仙起来,直到有人嚷道,“洞主,这样的小家伙,交给我这种元婴后期的人收拾就行了,不需要你出手。”

    众人一听纷纷嚷着要替他们的堂主出头,而那个洞风觉得对付楚天确实不需要自己出手。

    只听那洞风在那笑道,“行,谁来给我进去,好好掌他嘴!”

    “我来,我来。”

    现场一片热闹,就好像争先恐后要进去掌楚天嘴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