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一群孙子哈,老子回来了求票
    只见楚天加快回城,当楚天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皇城下,此刻在这里还有一些巡逻护卫,和在着急等待的鲁队长。

    当鲁队长看到许久出现的楚天激动道,“你总算回来了。”

    楚天一脸纳闷,“有这么夸张吗?”

    鲁队长郁闷,“何止夸张,现在整个帝国的元婴高手都陆续赶来,可都一一失败,而且国王还下令,谁要是能把西荒帝国的代表团打败,将重重有赏。”

    楚天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后问道,“那苏梦昔,还有张枫他们呢?”

    “你说苏姑娘啊,她也被叫去了,至于张枫,风烈他们也是。”

    楚天疑惑,“他们几个,不是金丹,就是一般元婴境界,怎么国王也让他们去啊?”

    “你有所不知,这次代表团带了多类型的人,比如炼器的,炼药的,炼丹的,还有稀有的灵师,以及实力强大的高手,各类都有数人,打算各方面要跟我们南天帝国的金丹和元婴高手对抗,最主要带头的还是西荒帝国师的人,他们还扬言,要是你不出来,就一直不走了。”

    楚天哭笑不得,“这么说金丹,元婴的都有?”

    “恩,还有其他方面的较量。”

    楚天只好赶紧说道,“走,先去看看。”

    鲁队长都火烧眉毛道,“还看什么,赶紧去,先把这五个阵营的某个踢了。”

    “踢一个有什么意思,全踢了!”

    鲁队长楞了下笑说,“行,走,让我好好看看这些敌国人,怎么灰溜溜走的!”

    楚天则赶紧跟上鲁队长步伐,而鲁队长则在路上跟楚天解释了这次比赛对战的规则。

    此刻在皇宫一武炼场内,有五个区域,分别代表,炼器,炼丹,灵师,炼药,实力。

    所谓炼器,就是以炼器本领来对抗,看谁在规定时间内能最快炼制出随机抽签的某样法宝,其余的炼丹,灵师,炼药都是类似。

    唯有实力对抗,是上擂台,看谁能把西荒帝国的代表团给打败。

    奈何此刻在实力擂台上,站着两人,一个金丹境界,一个元婴境界,其中金丹的是矮个子,元婴的是高个子,两人手中搁各自握着一把火红色扇子。

    其中金丹高手是给金丹境界人挑战的,至于元婴高手给元婴高手挑战的。

    然而此刻两人正横扫擂台下不少重伤的众人,那元婴境界的高手冷笑,“难道南天帝国,一个能人都没了吗?”

    金丹境界的则配合嘲讽,“师兄,我看他们就一群废物。”

    台下的众人怒目瞪眼,却不敢上前,而张枫跟风烈此刻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势,至于在擂台另一边,国王却眉头紧锁。

    同时在国王不远处坐着一贵宾,身穿黄色软甲,背靠在那,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国师大儿子,庞麒。

    只见他笑说,“姜国主,五天了,五个阵营,没有一个被破,看来你们南天帝国,好像人才越来越少了。”

    国王微微一笑,“庞公子,你们这次来,可是带了不少高手啊。”

    “没错,这些可都是我从我们西荒书院派来的,只不过你们南天书院,好像至今没人出面啊,这怎么的?难道你们南天书院的人,都吓走了?”

    国王摇了摇头笑说,“这倒不是,而是南天书院向来不管世俗之事,更不会参与国家的事,所以我没有让他们来,至于个别,是他们志愿来的。”

    庞麒一听则笑说,“这么说,我还得带人去南天书院走一趟试试?看看那小子,是不是躲在里面了?”

    国王楞了下笑道,“不知道楚天哪里惹到你了,需要千里迢迢带人来找他?顺便试试我们帝国的人才实力呢?”

    这庞麒看向身边一带着斗笠而又身穿金色袈裟的老者,“老先生,还是你跟他说说吧。”

    这位老先生恩了声后说了句,“那个楚天,废了我们国师少公子的修为,我们这次来,就是想废了他,要是他一直躲,我们就这样不走了,除非你们能把我们的人打败。”

    国王苦笑,“庞公子,这么说你弟弟的修为真被他废了?”

    “没错,所以这事,我必须解决,不然我们西荒帝国的脸面岂不是丢尽了?”

    国王笑而不语,而西荒帝国一护卫在那庞麒耳边嘀咕后,这庞麒笑了笑,“姜国主,听闻那小子之前为了跟一圣子争夺女人杀了圣子,这事是真的吗?”

    “有这么一回事。”

    庞麒怪笑,“那这个女子呢?她总不会也躲起来了吗?”

    “这事跟她没关系,所以庞公子,不必迁怒他人。”

    庞麒却不罢休的笑说,“你不说,我也已经查清楚了,她叫苏梦昔,貌似也来这里了。”

    说完,庞麒拍了拍手,瞬间眼前出现一群人,在他们中央则是被人锁困住的苏梦昔,国主皱眉,“我说庞公子,在我帝国抓人,你这是犯了规矩。”

    庞麒当然知道规矩,所以他笑说,“国主,别激动,我也只是请她来而已。”

    随后庞麒让那些人解开苏梦昔,可苏梦昔转身就要走,庞麒立马拦下笑说,“苏姑娘,别急,我请你来,只是想引楚天来而已,我倒是想看看他是不是会为了你冒险。”

    苏梦昔知道楚天去了结界那里,一时半会回不来后说道,“他才没空理你们呢。”

    庞麒千里迢迢来这里就是为了楚天,他要是见不到怎么能甘心,所以笑说,“苏姑娘,如果这样,那就不好玩了。”

    苏梦昔瞪眼,“让开。”

    庞麒摇了摇头,而国主开口道,“庞公子,如果你继续越界,那么我只好让人把你们轰出去了。”

    庞麒则冰冷,“姜国主,你这是要挑起我们两国战争吗?”

    国主怪笑,“怎么?你一个小小国师的儿子,还想在我这撒野吗?”

    庞麒知道来硬的不行后笑说,“姜国主,别激动,我也只是说说而已。”

    “那就好,让苏姑娘走。”

    庞麒只好让苏梦昔离开,不过庞麒却盯着苏梦昔背影说道,“苏姑娘,你要是见到那个楚天,告诉他,他就是一个胆小鬼,连自己女人被抓,也只能靠一国之主出面救,自己没胆量来。”

    这话声音不大不小,在场的人都听在耳边,而那些西荒帝国的人纷纷添油加醋在那嘲讽,还说姜国主一国之主还插手这种小事。

    张枫跟风烈气得在那大骂,庞麒看火候还不够后继续在那嘲讽,“堂堂南天帝国,让我在这摆了几天擂台,竟然没人能赢,真是可笑!”

    那些西荒帝国的人更是霸气外露的在那各种嘲笑。

    这对于坐在那里的国主来说确实犹如坐在针上一样难受,可对方又没破坏国与国的规矩,他又不好出面派高于元婴的人出手。

    这使得现场都是西荒帝国的谩骂嘲讽声,直到一声音从远处笑说,“一群孙子嘿,老子不在,就来装逼,这是有多么欠收拾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