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吃醋要杀人的‘未婚夫’求票
    楚天在那边享受对方那细腻的手在身上游动,边好奇的听着。

    “这钥匙,是我很多年前,我师父给我的,她老人家说这钥匙是开启一仙墓的钥匙,但是唯有炼化了,才知道这仙墓的具体位置,否则无法确定。”

    楚天好奇问了句,“仙墓位置?”

    “恩,据说里面藏有仙墓的示意图。”

    楚天暗惊,“难道那迷宫就是图不成?”

    看到楚天在那嘀咕的上官微微好奇问了句,“怎么?”

    “没,你继续说这仙墓是什么来头。”

    “传闻,几千年前,最后一位大陆证道成仙那位前辈留下的,传闻谁能找到这仙墓就能重新开启成仙的希望。”

    “成仙?不是仙魔之战后就已经再无仙了吗?”

    楚天还记得上次张枫他们说的,而上官微微恩声,“是的,但是大家普遍认为,可以从千年之前那些成仙之人的遗迹下手,而这位正是最后一位。”

    楚天好像明白什么一样的问道,“所以大家都想找到他留下的仙墓好明白如何成仙?”

    “可以这么说。”

    楚天哭笑不得,“恐怕没这么简单吧。”

    上官微微收回手盯着楚天,“我说的都是真的。”

    “行行,你说的都是真的。”

    上官微微随后试探性问道,“那你发现这个仙墓图了吗?”

    “有。”

    “真的?”

    “恩。”

    “那给我看看。”

    楚天却神秘一笑,“那要看你愿意给我什么。”

    上官微微看到楚天那模样来气道,“我已经把钥匙给你了,让你得到了好处,你还想怎么样?”

    “你给我钥匙,无非就是想看看我是否能炼化而已,可没想到我误打误撞,还真炼化了,是吧。”

    “是的。”

    楚天明白笑说,“那就对了,现在你得打算用什么东西交换才行,不然我把钥匙还给你,我们谁都不欠谁的。”

    上官微微急气道,“你明明知道我要的不是钥匙。”

    “那看你愿意给我什么!”

    看着楚天那个笑意,上官微微咬牙道,“要是你愿意告诉我,以后只要你我碰面,你想我给你按摩多少次都行!”

    楚天一听立马笑说,“这可是你说的。”

    上官微微看到楚天那模样郁闷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楚天随后把自己看到的情况告诉上官微微,上官微微听完后激动道,“那也许就是地图。”

    “地图?那我要怎么用?每次看一下,就头晕了。”

    “这简单,比如那个光指引北方,你就往北方飞,如果是其他地方,你就往其他地方飞,我想肯定会越来越接近的。”

    楚天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类似挖宝,慢慢来确认位置。”

    “什么挖宝?”

    “没,没什么,就是找东西而已。”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

    楚天摇了摇头,“不行。”

    “为什么?”

    “我要参加书院野外试炼!”

    上官微微纳闷了,“以你的本事,完全不需要加入一个书院,自己都可以闯天下。”

    “我有我自己的苦衷。”

    楚天一阵感叹,上官微微却不甘,非要楚天出发,而楚天摇头,“不,不干。”

    “你不会是想偷偷去吧?”

    “绝对不会。”

    上官微微总觉得不踏实盯着楚天好一会后说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楚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仙阁,他只能迟疑了下后说道,“等吧,我有空了就来找你,如何?”

    上官微微却一脸惆怅,“恐怕到时候,没机会了。”

    “为什么?”

    然而就这时,一阵风从外面传来,原本紧闭的窗户立马被打开,随后一个黑影进来。

    这黑影身披一身都是毛做成的兽衣,头上还带着一个鹰头一样的头套。

    近看此人,犹如看到一只大雕一样,而上官微微看到此人大惊看向楚天,“你先走!”

    楚天还没明白怎么回事,那个大雕就两眼闪烁着怒火,“微微,你,你竟然跟别的男子做这种事。”

    上官微微气说,“你瞎说什么,他是我朋友,我给他按摩,怎么了?”

    “我看你们私底下有私情,不行,我要杀了他,这样才能保住你名声!”

    这时那个人,直接一手打出一团火焰,轰隆一声,犹如一冲击炮到达楚天面前。

    上官微微大惊,而楚天却早已退到一边,但是那床却瞬间塌了还燃烧起来。

    这让楚天倒吸一口气,“这,这什么情况。”

    上官微微赶紧解释道,“这是我们西荒帝国之人。”

    可那男的哼道,“什么西荒帝国之人,我乃西荒大国师的小儿子,庞雕,也是上官微微的未婚夫!”

    “什么我未婚夫,我都跟你说多少遍了,我是不会嫁给你的!”

    庞雕却气急了,“你爹跟我爹,明显说好的。”

    “那是你爹欺压我爹!”

    庞雕可不管的说道,“今天我就要杀了他,带你回西荒帝国!”

    说完,这庞雕再次动手,打算把楚天杀了,可楚天却笑说,“我说两位,你们的私人恩怨,能不能别牵扯到我啊?”

    上官微微却急着解释,“我跟他没关系,你别听他瞎说。”

    楚天哦了声,可庞雕冰冷道,“怎么?你不会是喜欢这小子吧?”

    上官微微气道,“闭嘴!”

    庞雕冷笑,“看来你一直不回帝国是有原因的。”

    “庞雕,我不回去,是有其他原因,你别给我乱想。”

    庞雕哼了声,毫不客气的出手,再次打出一掌,依然是楚天。

    楚天再次一个躲避开后苦笑,“我说,你们的事,你们自己解决,我可要走了。”

    说完,楚天就飞出窗户,可庞雕手里拿出一个类似笛子一样的东西。

    当他对着笛子吹了一下后,笛子里立马飞出无数黑色灵兽,而且还闪烁着血光。

    上官微微大惊,“血雕,你把这个都带来了。”

    庞雕阴森森道,“微微,你应该知道血雕是干什么的。”

    上官微微脸色难看道,“血雕是高级天灵兽,而且有天生的吸血能力,一只血雕堪比一个金丹大圆满,五只血雕联合,堪比元婴高手,十只。”

    “十只的话,即便元婴大圆满都无法承受它们的吸血能力。”

    庞雕说完哈哈大笑,而楚天此刻在屋外被那些大雕围着,不仅如此,每只雕双眼还闪烁着红光,犹如看到猎物似的。

    上官微微赶紧喊道,“快走!不然这些雕会吸干你的血!”

    可是太迟了,这些雕双眼纷纷射出一道红光,把楚天整个人包裹在那里。

    上官微微脸色大变赶紧看向庞雕,“庞雕,放了他!”

    庞雕冷笑,“微微,你应该知道,血雕一出笛,必须吸到人血,否则是不会回去的,所以我现在想它们回去,它们也回不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