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死人’的挑衅求票
    那个岳护卫本来胜券在握可以逼迫楚天离城,可六皇子的人突然出现,让他气得两眼瞪大,“鲁护卫!你这是要挑起我们两府的麻烦吗?”

    鲁护卫面对对方的威胁却冷笑,“他是我们六皇子的客人,为什么就不能去我们那里?”

    “你!”

    “回去告诉你们九皇子,这个人,我们六皇子要定了,你们敢动他,就跟我们六皇子作对!”

    这个岳队长气得咬牙切齿,“好,给我等着!”

    随后这岳队长愤怒的带着人离开,而云凡已经惊呆,他没想到楚天跟六皇子的人搭上了关系。

    至于楚天知道要想在南天城混,怎么也得有个靠山才行,所以楚天最后还是选择了六皇子。

    对于鲁护卫早就期待楚天能加入六皇子府邸,而这九皇子的刁难正好给他有机会邀请楚天去六皇子那里。

    不仅如此,在路上鲁护卫还对楚天笑说,“小兄弟,你可不知道,这几天,我们六皇子一直念叨你,让我一定要把你请去,可我怕你反感,所以就没来找你。”

    “让你们见笑了。”

    楚天谦虚笑了笑,而鲁护卫可不认为,他还是很激动的在那称赞楚天,直到他们来到六皇子府邸。

    这皇子的府邸就是不一样,门口犹如一个大广场,而且在这里一般人是无法靠近的,同时那护院城墙都是好几个人高。

    最主要在护院上有一个独立的阵法,楚天看过去只看到一阵反光时吃惊,“这。”

    鲁护卫介绍起来,“在南天城很多府邸都是禁止外人查看的,所以在这里设置了反神识的阵法。”

    “神识?”

    “没错,就是你能看到的范围。”

    楚天恍然大悟,他知道神识,其实就是上帝视角,楚天又喜欢叫它天眼,而且实力越强,所看到的范围越大。

    可现在这个阵法把一切可查探的能力都屏蔽了,等于外人根本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况。

    看到这一切的楚天一阵感叹,直到鲁护卫笑说,“请。”

    楚天跟云凡跟上鲁护卫的步伐很快来到了六皇子府邸,而这里果然犹如电视里的皇宫一样,四处豪华得很。

    一路上还有不少护卫巡逻以及暗处也有不少高手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这让楚天暗叹这六皇子府邸就如此,那南天城掌控者的皇宫会有多可怕。

    云凡更是一脸惊呆,犹如乡巴佬入城一样,四处东张西望,直到他们被安排到一后花园的亭子里。

    鲁护卫笑说,“你们先这里坐着,我这就去请六皇子。”

    楚天恩了声后鲁护卫就离开了,而这亭子的椅子都是灵石坐的。

    这让云凡边摸边感叹,直到鲁护卫跑来对楚天笑了笑,“小兄弟,我们六皇子在前面鱼塘钓鱼,我这就带你过去,不过你的朋友,只能在这里等等。”

    云凡也很识趣的笑说,“你去吧,我这里等着。”

    楚天恩了声跟上鲁护卫来到一鱼塘,而那里周围都是护卫,使得任何人都无法靠近。

    当鲁护卫进去时,还对楚天说了句,“你过去吧,我就不进去了。”

    楚天疑惑的从这池塘边缘走过去,直到在一亭子下,看到一个半百的中年男子静静的坐在一灵石椅上,然后一动不动的盯着鱼竿。

    楚天看对方还这么认真,也不好意思打扰对方,可六皇子的声音却通过密语笑说,“你就是楚天?”

    楚天楞了下后笑说,“是的。”

    “别这么拘谨。”

    “在下并没有拘谨,只是不想过大的动作打扰了你的鱼儿。”

    六皇子笑了笑后跟楚天聊了起来,就这样整整一个时辰过去后,六皇子起身丢下杆看向楚天笑说,“谢谢你这么有耐心陪我说话。”

    楚天笑了笑,“那是六皇子看得起在下。”

    六皇子那魁梧的身躯,留着一把络腮胡的样子笑起来很和蔼,楚天也没觉得有什么压力。

    直到六皇子来到旁边一石桌上,拿出一帖子放在桌上指了指,“你看看吧。”

    “这是什么?”

    “见面礼!”

    楚天疑惑的来到桌前,只见那帖子上写着,“京城丹道会”

    “丹道会?这是什么?”

    六皇子笑着解释,“丹道会,每年南天城的九位皇子都会让各自的金丹门客去争夺第一,胜利的门客,可以获得一见宝器。”

    这让楚天有些不解了,“一件宝器,不至于搞得这么隆重吧?”

    六皇子笑看楚天,“没错,谁获得第一,来年南天城巡逻队就由那个皇子负责!”

    “我说呢。”

    六皇子却看着楚天,“我这个人比较直接,所以需要什么价,你尽管说,我一定满足你!”

    楚天心里暗喜,因为有六皇子这个大财主,那么自己冲击五星等等所用的材料都有人包了。

    所以他也毫不客气的笑说,“要是我真拿下第一,那么六皇子能给我什么?”

    六皇子笑看着楚天,“你要是真能拿下第一,以后在南天城的任何消费都算我的,还有你的人生安全,我也承包,让九皇弟的人不能随意在城里对你下手。”

    这安全什么的,楚天才不怕,倒是这个消费吸引他后笑说,“六皇子,你可别后悔啊。”

    “不会!”

    楚天一想到可以狂购买兽晶和灵器来分解,再进行锻造和雕刻符文,心里就没滋滋的笑说,“成交!”

    六皇子却又有些眉头紧皱,“虽然我觉得你可能第一,但是你也务必小心,毕竟我九皇弟,什么损招都有的人,尤其他最近还找了一个厉害的封修师。”

    楚天狐疑,“封修师?”

    “恩,这个封印师,可以把元婴之人的修为压制在金丹境界,让外人看来他是金丹境界,可爆发的力量确实元婴之力。”

    可楚天却怪笑,“哦?那也没什么,尽管来就是了。”

    看到楚天这么有把握,六皇子就放心道,“那行,你这几天就在这休息一下,大概三天后,我就会带你去参加。”

    “好。”

    随后六皇子让鲁队长给楚天和云凡安排了最高档的住宿以及各种好的待遇,这让云凡不解的问道,“楚兄,这六皇子为何对你那么好。”

    “他想我丹道会拿第一。”

    “什么?你答应了?”

    “恩,有什么问题吗?”

    云凡一脸惊呆,“这九个皇子,都有不少门客,尤其九皇子最多实力强大的门客,他正对你恨之入骨,到时候你要是参加,他手下还不把你弄死?”

    “谁弄死谁还不一定呢!”

    看到楚天这么自信,云凡也不好说什么,反倒是鲁队长进来笑说,“小兄弟,给,刚才有人送了一封信给你,我不知道谁谁给你的,也不敢看,就先给你了。”

    楚天纳闷到底是谁给自己的信,于是拿过来,却看到是一个木简。

    好奇的楚天注入灵气查看木简内的情况,而这时一个端庄的女子坐在一富丽堂皇的大殿宝座上。

    “楚天!没想到是我吧?”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风洛,她在那笑看着楚天,而且又继续笑说,“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好奇,我为何这么快恢复肉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