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到哪都吃香,争当师傅
    在楚天震惊怎么回事时,那红色晶砖立马释放出一道红光,把楚天跟还有血琴笼罩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让血琴大惊失色,“这,怎么了?”

    楚天也是一脸懵逼的两眼打转,而这时在他们眼前,有两个老者互相指着对方大骂,犹如集市上的两不讲理的老人。

    只见一人满脸瘦巴巴的,握着一冒烟的红色小香炉嚷道,“你个死老头,明明我比你厉害!”

    可在这瘦巴巴人对面,是一个身穿破烂衣服,同时满脸却有些干枯,而且手持一水蓝色的木杖气怒反驳,“田老头,你这炼器,没有我这阵法大师,你能行吗?”

    “呸,没有你,我随便请一个阵法师,都可以配合我。”

    “照你这么说,我随便找一个炼器师,不就行了?”

    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骂了起来,让楚天一脸雾水,直到那个被叫做炼器师的人,身上冒着淡红色火光,而另一个阵法师,身上闪烁着蓝光。

    只见这蓝光跟红光四处相撞,弄得眼前发生大战一样,而一边的血琴痴呆了,“难道这就是传闻的两位大师。”

    楚天听到血琴这话赶紧问了句,“什么两位大师?”

    “那个冒蓝光的,身穿破烂衣服的,是阵法大师,陆星,外号阵法邪星。”

    “另一个,红光的,是炼器大师,田风,外号炼器狂风。”

    楚天没想到是两位大师,不过他有些纳闷,“那他们这是?”

    “这估计是他们各自的意念之战吧。”

    “意念之战?”

    血琴恩声解释,“传闻他们两位大师炼制了这个迷雾珠后就消失了,至于去了哪没人知道,可没想到他们在这法宝里留下了他们的一道意念,简单的说就是带有一些力量的灵魂意念!”

    灵魂意念?楚天仔细想这灵魂意念是什么,直到脑海一道道闪过,从这身体的主人拥有的现有记忆来看。

    灵魂意念是一种人死后残留的灵魂跟自己部分力量融合,从而转化成某种灵魂形态,存储在某个地方达到不死不灭。

    明白后的楚天吃惊,“那他们这要打到什么时候?”

    血琴也不明白,“这个,不懂。”

    楚天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可不想在这里浪费一个时辰,要不然自己就输给城主了,于是他不顾一切的喊道,“我说两位老头!”

    这话一出,血琴都愣住了,她没想到楚天竟然叫他们老头。

    那两人原本在激战,听到这个立马停下,两人都怪异盯着楚天。

    楚天看到那两要吃人的目光立马笑说,“两位前辈,你们争吵的时候,能让我们先走吗?”

    这时那个炼器大师,田风闪烁着红色光芒盯着楚天和血琴后激动笑道,“你们能看到我们?”

    那个阵法大师,陆星,也是犹如一看猴一样的上前围绕着楚天和血琴笑说,“田老头,他真能看到我们啊。”

    楚天有种不祥预感,血琴也有说不出的怪异感觉,直到那个炼器狂风,田风,还有阵法邪星,陆星,两人对视一眼怪笑起来。

    只见两人突然开始争夺血琴起来,而且从他们的口中,楚天跟血琴这才知道,原来他们要分配这两人做他们的徒弟。

    可对于他们来说,自然要挑选厉害的,潜力大的,血琴明显金丹大圆满,而楚天才筑基,两个人都不愿意选他。

    最后还因为这个进行抽签,当阵法邪星抽到楚天后一脸苦瓜脸,“我怎么这么背啊。”

    炼器狂风却哈哈大笑,“这个金丹大圆满是我的了!”

    楚天哭笑不得,血琴却深深知道楚天才是最厉害,但是她说的话没人信。

    反而炼器狂风解开血琴身上的力量,对她笑说,“丫头,看到前方那两根柱子吗?只要弄倒一根,我就把我一身的炼器能力传给你。”

    血琴吃惊道,“这。”

    “去吧。”

    血琴只好无奈看了下楚天,然后才去那闪烁着黑光的一巨大柱子攻击。

    可不管怎么攻击,都无法破开,那个阵法邪星本来闷闷不乐。

    看到血琴无法破开后松了口气笑道,“田老头,我们又平手了。”

    炼器狂风不甘心,可又没办法,直到血琴尴尬走了回来,看向两位前辈恭敬道,“两位前辈,不如让他来吧。”

    这两人立马露出怪异神色,炼器狂风还说了句,“你都不行,他就更不行了。”

    可阵法邪星却想试试的说道,“万一我的这位真能呢?”

    炼器狂风不服,“如果他可以,我自然承认输了。”

    阵法邪星只好看了看楚天,“小子,你要是能把那其中一根弄倒,我就把我一身阵法的能力传给你,让你成为一代阵法大师。”

    楚天要不是赶时间,他肯定会多要一些好处,可现在也只能赶时间的一个跳跃来到那两黑色柱子面前暗自嘀咕道,“必须得弄倒下,不然这两人分不出胜负,我就出不去了。”

    于是楚天拔出烈焰剑,对其中一柱子攻击,只见那柱子前后抖动了下,并没有倒下。

    这让炼器狂风哈哈大笑,“看,陆老头,他也不行。”

    阵法邪星早看到结果一样无奈摇头,可楚天却集中力量直接注入到烈焰剑上,比刚才随意攻击一剑还要来得可怕。

    只见剑法喷了出去,打在一黑色柱子上,当场那柱子犹如大树一样哐当的倒下。

    早已知道结果的血琴没有过多的吃惊,反而阵法邪星又惊又喜,“好,好!”

    炼器狂风赶紧来到楚天身边上下检查一番后,再看向那柱子,最后盯着楚天的烈焰剑凝重道,“这是谁给你炼制的极品灵器?”

    楚天这可是兑换的,他怎么可能说谁炼制,不过对他人却笑说,“我这是从黑市购买的!”

    炼器狂风不信,可阵法邪星却一把抓住楚天激动,“来,这是你的!”

    这时楚天手上多了一块紫黑色令牌,同时正前面刻着两个大字,南天,而背后两个字是书院。

    楚天一眼就看出可能是南天书院什么令牌。

    同时阵法邪星对楚天一阵传音后笑说,“我的一生阵法造诣,都在那里,你可以去那里取,要是谁阻挡你,你就拿出这令牌,注入灵气即可。”

    一边的炼器狂风不干了,一把拉住楚天,拿出另外一块令牌,这是火红色的,上面刻着天火宗。

    然后也赶紧对楚天一阵传音后笑说,“来,给,有了这个,你可以畅通无阻的进入天火宗学习我留下的炼器宝典。”

    在一边的血琴惊呆了,“难道是大陆第一炼器宗门,天火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