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约战,坑一把
    楚天话音刚落,一阵沉闷的轰隆声炸开,空气中飘荡着血腥味,而原本热闹的拍卖场,立马全部目光转了过来,甚至喧哗起来,一度导致拍卖停止。

    场上的护卫们也纷纷跑跑过来,而那个剑银抱着满脸黑乎乎的林荷结巴道,“炸,炸了。”

    这对林荷来说简直就是耻辱,甚至忘记了疼痛一样的瞪眼看向剑银,“都是你干的好事!”

    剑银慌忙解释,“是你让我这么干的!”林荷只好怒目看向楚天,而楚天一脸无奈,“这不能怪我,只能怪那蝎子太流氓,竟然蛰你那地方。”

    林荷暴怒喊了起来,“我要杀了你!”

    那些护卫立马上前拦下,护卫长还大喝,“你们几个闹事的,跟我走!”林荷自以为是白了一眼,“你们谁敢抓我!”

    可是那护卫长哼了声,直接把剑银跟林荷包围起来,剑银看到对方是金丹大圆满境界后惊恐道,“林,林姑娘,这是人家地盘,我们还是先跟他们走吧。

    林荷立马对不远处自己的随从喊道,“去把我爹叫来!”那些随从赶紧离开,而林荷瞪眼看向楚天,“小子,今天你休想走!”

    那护卫长转头看向楚天,“这位公子,请吧。”楚天压根不怕,反而暗笑,“先去看看,见见这拍卖场的幕后,看看是什么人。”

    一直好奇这拍卖场为何是无名的楚天,想趁机去看看,所以跟上这护卫长一起离开这里,只见他们从地下一楼上到三楼走廊,而且这走廊很长,走在那里的林荷还不忘转头对楚天放狠话,“小子,我爹马上来,到时候一定要你命!”

    楚天不以为然笑说,“那就看看呗,说不坚定到时候你爹要不了我的命,反而自己吃苦头。”

    林荷气得说不上话,而那护卫长看向楚天,并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前面引路,直到他们来到一阁楼,在这里有一位老翁,此刻他正在茶几前雕刻一木头,犹如现代一雕刻师一样,但是所用的小刀每一刀下去,都会金光一闪,然后那里留下一独特的符号。

    当众人到来时,那护卫长恭敬道,“掌柜,这有三人在闹事,我想问怎么处理。”

    那老翁放下手中的刀,然后抬头看向三人后再看向护卫长,“说说吧,怎么回事。”那护卫长只好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当老翁听完后,他那独特的蓝色眉毛,还有那快掉牙的嘴巴忍不住抖了下,像是在笑。

    林荷立马来气,“笑什么笑。”那护卫长瞪眼,“闭嘴!”林荷哼道,“怎么?这里可是幽城,你们要杀我吗?小心外面那看城高手发现了,直接把你们杀了。”

    老翁却笑而不语,而护卫长拔出腰间佩剑盯着她,“那你试试!”

    林荷顿时吓得后退几步,而剑银却赶紧说道,“各位前辈,别动怒,刚才完全是误会,还请你们别怪罪!”

    老翁却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慢悠悠道,“我们拍卖阁,有城主府的生杀令,谁要是在我这闹事,都可以就地解决,外面的人是不会管的。”

    这话一出,林荷跟剑银脸色大变,而这时屋外传来热闹声音,有护卫喊道,“不准进去!”可外面却有一股威严声音,“谁敢拦我!”

    随后几个护卫直接从屋外震了进来,随后一个头发蓬松,面目狰狞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林荷看到此人激动上前,“爹。”

    那中年男子,正是林家家主,林虎,他看向身前都是血迹的林荷,立马看向楚天怒道,“杀了我儿子,又伤我女儿,找死!”

    “叮~气怒值1”

    楚天倒吸一口气,因为这个林虎至少也是金丹大圆满,甚至可能快要元婴,实力非常可怕,光那怒气就犹如一阵风一样,而且对方右手立马犹如一猛虎张嘴一样,冲向楚天。

    楚天一个飞云步后退,那林虎怒目,“还敢逃?找死!”只见对方又要出手时,那老翁手中的一个杯子扔了过去,当场那拳打在杯子上,硬生生把那林虎的拳影给挡下。

    楚天见状转头笑道,“多谢掌柜。”

    林虎则气看那老翁,“谢老头,你这是要护着他吗?”那个叫做谢老头的人却笑说,“林家主,这可是我的地方,你杀人,有问过我吗?”

    “谢老头,等我杀了他,回头我给你灵石,算是赔罪,怎么样?”这林虎显然也畏惧这老头一样说了句,而这老头却不为所动的笑眯眯,“你知道我这里从来都是中立,而且也不允许任何人打斗的,你要杀人,更不行。”

    林虎气说,“那你想怎么样。”

    “幽城私人恩怨怎么解决的,那他们就怎么解决吧,如何?

    林虎两眼闪烁过精光,最后妥协看向楚天,“小子,敢应战吗?”楚天哪里知道幽城私人恩怨是怎么解决的,于是他看向老翁,老翁只好让你那护卫长告诉楚天。

    原来在幽城有规定,要打斗的人,必须双方同意,而且指定在一个区域比斗,直到一方死为止,楚天知道自己要对付林荷跟剑银实在太容易了,即便同意也没什么,但是他总不能白白就答应。

    所以他一脸无奈,“用生命去比,我不敢。”

    林虎哼声,“杀我儿子就有胆量,怎么?让你比就没吗?”林荷还瞪眼,“胆小鬼!”剑银也不忘说道,“小子,有本事就比划比划,别当缩头乌龟。”

    “可是可以,但是。”

    大家都很想知道楚天想说什么,而楚天看向虎视眈眈的林虎,以及期待着出手的林荷还有剑银说了句,“我想问,你们谁跟我比?还有我呢,用去命比,怎么也得有好处吧。”

    这话一出,那老翁顿时笑看着楚天,而林虎哼道,“当然是我跟你比!”楚天上下打量,“你?即便你把你家里的所有灵石送给我,我也未必同意。”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楚天指了指那个剑银和林荷,“他们两个,随便一个都行,或者两个都行,至于你家主,就不能了,而且他们要是一起上,我看,怎么也得给我十亿的灵石。”

    这话一出,林虎等人破口大骂,楚天坐收气怒值,而老翁笑说,“看来,你们私底下恩怨无法解决啊。”可这时鬼蒙出现在林虎身边,然后对他传音一番后那个林虎原本的怒气消散,而是笑道,“好,我答应,十亿就十亿,而且你拿了这钱,就不能反悔。”

    楚天不解这鬼蒙到底跟林虎说了什么,为何这么快同意,不过楚天才不怕林荷跟那个剑银所以笑道,“可以,但是灵石先拿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