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 警告
    段飞听后非常的气愤,对着电话那头道:“红姐你们等等,我马上过去找你们。”

    红姐听后马上制止道:“别,你别来啊,我们今天不做生意,你别过来。”

    “没事,红姐你们准备好,我带你们上街。”

    挂了电话,段飞连忙穿好鞋,朝李家兵夫妇住宿的地方走去。

    陈小红挂上电话后,对着躺在床上的李家兵道:“阿飞他说过来接我们。”

    李家兵一愣:“他过来?你让他别来啊,下面这么多王八蛋,别到时候把他给打了,你赶紧,把把把电话给我。”

    “我跟他说了,他不听,他说他不怕他们。”陈小红摊了摊手。

    李家兵张了张嘴,摇头:“不过,他这么能打,应该没事吧……”

    ……

    二十分钟后,段飞来到了李家兵宿舍楼下,果然看到两个装扮怪异的青年守在门口,而且几米外的地方,一辆协安卫(zhi an dui)的摩托车放在那,倒是没有看到协安卫的人。

    两个不良少年正玩着手机,面对着门口坐着。出入的住户们看到两人后自觉的避开了,生怕踩到这两坨屎。

    看到段飞慢慢走过来,一人还朝他吐烟。

    “哎,你去哪里的?走错路了吧!”两人守了这里一天,从没有见过张天。

    这两人有点眼熟啊。段飞毫不畏惧的跟两人对视,临进门的时候还多看了两人一眼,大有挑衅的意思。

    “我艹你妈,的,看什么看啊!!”那额头纹着爱心的瘦个站了起来,指着段飞叫骂道。

    段飞冷笑一声,没有理会,继续往楼梯上走。

    “妈的,谁啊,这么嚣张。”

    “我艹……”那瘦个对着门口吐了口痰,叫嚣着要收拾段飞。

    ……

    “红姐,兵哥。”段飞刚刚叫出声,红姐就打开了门。

    “阿飞,你真的来了。”红姐惊讶道。

    “你没事吧?”李家兵勾伸出脑袋,看着门口。

    段飞摇头道:“我能有什么事?走走,你们收拾一下,我带你们出去走走。”

    红姐一听,摆手道:“算了,还是过几天吧,等他们烦了就不会堵我们了。”

    “等个屁啊,那些王八蛋就是想我们再交保护费,我就不给了,m的,看他们能把我们怎么样。”李家兵气道。

    “是啊,他们就是想吓唬你们,只要你们晚上不出门,就没事,白天他们不敢怎么样的,不过有我陪着你们,他们翻不起浪。”段飞很清楚这些流氓的行事风格。

    “赶紧的,都两天没出门了,快闷死我了,我们到四街去看看,到时候直接搬到那边去住。”李家兵自己先爬了起床。

    ……

    段飞带着两人走下楼梯,刚刚走出来,外面的瘦个噌的站了起来,指着张天叫骂道:“你m的,你,我艹,你们活腻了是吧,谁批准你们出门的。”看到李家兵两人后,瘦个大叫了起来。

    另一人也站了起来,立马堵在了门口。

    “艹,你们是一伙的吧!给我滚回去!!”另一人明显要醒目一点。

    段飞回头看了看两人:“没事,下来吧,就当狗吠。”

    红姐下意识回道:“会咬人……”

    两人听后立马就炸了:“你妈说是谁是狗……”那瘦个就要伸手去抓段飞。

    “啊……”

    段飞一把抓在他的手腕上,一个九十度转弯,把他直接按在了墙面上,另一人见后一脚朝段飞踢了过来。

    “砰!!”

    段飞手一拉,也把他拉了过来,也跟墙来了个亲密接触。

    “啊……,你谁啊?”两人被按在墙上,疼呼不已。

    李家兵两人走了出来,看到段飞一下子就收拾好了两人,很是惊讶。

    “我想起来,你们两个前晚在后街跟红毛围攻我的是吧!”段飞终于记起来了,难怪看着这么眼熟。

    两人听后一惊,没想到遇到仇人了。

    “你谁啊,我,啊,轻点。”

    段飞一松手,两人就要趁机逃开,段飞一人一脚又把他们踢回到了墙角。

    “啊……”

    段飞拿过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看着捂着肚子疼呼的两人道:“唉,看着我。”段飞指了指自己的脸道:“还记得吧!前晚,后街。”

    那瘦个涨红着脸,看着段飞,这么被提醒,哪能还想不起来:“记,记得。”一辈子都忘不了啊,一打二十的猛人,这整个南城有几个?

    段飞冷笑道:“哼,记得是吧,我现在警告你们,如果你们还敢再来堵门,乱收保护费,我废了你们。”

    “喂,干什么?”一声叫喝声从侧边传来。

    两个穿着制服的协安卫朝他们走了过来,在看到被制服在角落的两人后,一惊,加快了脚步。

    “你们在做什么?”一高大的黑脸协安卫拿着警棍指着段飞叫道。

    瘦个见到帮手来了,连忙叫道:“黑哥……”

    “你tm的闭嘴,你,赶紧站起来,在那里做什么?”那黑脸先对瘦个叫骂了一声,而后指着段飞喝道。

    李家兵夫妇见后,不由后退了一步,随后露出嫌恶的表情。

    “阿飞,算了,我们走吧。”

    段飞面无表情,看着那怒气冲冲走过来的黑脸淡淡道:“你没看到吗?我在抓流氓罪犯。”

    “站起来。”另一个穿着制服的人对着段飞呵斥道。

    黑脸没想到段飞胆子这么肥,敢这样跟他们说话,当即呵斥道:“给我站起来,别在这里闹事,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段飞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倒不是他怕,而是担心这些王八蛋迁怒李家兵两人,当即对着瘦个两人又是两脚,威胁道:“赶紧给我滚,再被我看到,我废了你们,还有,你们那个红毛老大,叫他别被我看到做什么坏事,再什么保护费,我随时可以废了他,滚!!”

    说完,段飞一脚踢在凳子上。

    “砰!!”木制的凳子质量不是很好,随便一踹就散架了。

    两个协安卫的人没想到段飞敢当着他们的面威胁别人,当即就要发作,段飞却抢先了,看着那黑脸道:“听说这些王八蛋收的保护费你们也有分。”

    那黑脸脸色更黑了,怒目瞪着段飞道:“王八羔子,你tm的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那黑脸足足一米八,而段飞不过一米七五左右,比他矮了半个头,身体也瘦小很多,丝毫没有把段飞放在眼里。

    段飞却是毫不畏惧,又上前了一步,淡淡的看着他道:“希望你们有命拿,还有命花。”说完,对着身后的李家兵夫妇道:“走吧,我们去四街看看。”

    临走时还不忘看一眼另一个协安卫,气得两人浑身哆嗦。要不是看到两个流氓不敢吭一声,知道这是硬茬,要不然他们早就棍棒伺候了。

    对于这些社会上的渣渣,只有比他们更狠,才能跟他们有得玩。这些都是孬种,只敢欺负比他们弱小的人,真要碰上个硬茬,他们立马就萎了。

    这么多年的群架经验,段飞深知这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