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 恶斗
    把最后一张椅子搬上车后,段飞大呼了口气,总算是搞定了。手在围裙上擦拭了几下,看到还在忙乎的红姐,走了过去,问道:“红姐,搞定了没?你都烤了十分钟了,熟透了!”

    红姐一笑,麻利的拿着刷子在鸡翅上来回几次,然后迅速翻转鸡翅。焦黄的鸡皮在与佐料接触的瞬间,被火气的烘烤下,发出嗞嗞的声响。

    诱人的香味伴随着烟雾飘入鼻孔,让人忍不住咽下口水。尽管已经闻了一晚上的烧烤味,但是在面对红姐这特制版的鸡翅,还是毫无抵抗力的。

    “好了!!来,架子交给你了。”红姐笑着把最后鸡翅放入盘里。

    “好咧!!”

    段飞把烧烤架里面的火炭清理后,把一百来斤的烧烤架扛起朝货车走去。

    “搞定!!!”

    段飞解下围裙后,又推了推车上的桌椅,确保都摆放好了,避免到时候颠簸几下就倒下了。

    “段飞,快点过来,都凉了。”红姐看到段飞忙完,大声叫道。

    段飞笑呵呵的走了过去,拿起桌面的一罐啤酒灌了起来。

    看着段飞,李家兵夫妇露出了微笑。

    “唉,好在阿飞,要不然,我们不得到三四点才能收工。”

    “是啊,单靠我一个人的话,收拾完了都天亮了,还是阿飞力气大。来,多吃几块鸡翅,补补身子。”红姐把最大块的鸡翅放在了张天的盘子里。

    段飞啃着鸡翅,有些怀疑的看着两夫妇道:“我说兵哥,你们这鸡翅确定有营养?我在你们干了一个月,也吃了一个月的鸡翅,也没见长肥啊!”

    李家兵摆着自己那似是怀胎五月的肚子保证道:“这还能骗你?你看哥这肚子,不是我吹,就哥的那配方,不但有营养,还能壮阳。”

    红姐嗤笑一声,白了一眼。

    “还有这功效?”段飞有些不信。

    “那当然,不信你问问你红姐。”李家兵没个正经的指自家婆娘。

    “你胡说些什么啊,你别听他鬼扯。”红姐拍打了下李家兵的手背。

    “这是事实,我这自从改了配方以来,腰都比以前利索了,三口气能上五楼,都不用你红姐背了,用不了多久,我估计就能抬桌子了。”李家兵站了起来,拍着自己挺拔的腰道。

    看到李家兵那迟钝的动作,段飞想起了今晚发生的事情。

    “兵哥,你的腰也是被那些地痞流氓弄伤的?”段飞放下鸡翅,看着李家兵。

    “就是那些流氓,还能有谁。”一想起这个,红姐就满脸的怒气,要不是那些流氓,她老公也不会现在连一张椅子都搬不动,上个楼梯都要她背。

    李家兵显然是不想再谈论这事,坐了下来,看着段飞问道:“阿飞,你今晚怎么这么猛?一个打五个,你练过的?”

    红姐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段飞,今晚段飞那一打五的神勇画面至今历历在目。一眨眼的功夫,五个人就倒下了。

    段飞耸了耸肩,解释道:“呃,我爷爷以前是当兵的,他教过我几招。”

    李家兵释然:“哦,原来是这样,我说你怎么这么猛,三下两下就把五个流氓干倒了,真是生猛。”李家兵对着张天竖起了大拇指。

    “那明天还开档吗?”红姐突然道。

    李家兵沉吟一会:“还是先停停吧,我们明天去四街看看还有没有地方摆,我刚刚打听了一下,只有这三条街是红毛管的。”

    段飞也没心情吃了,一想起就那些收保护费的流氓就没味口了。

    李家兵夫妇两个月前才开到这里,摆摊不过一个半月,但是已经挪了三个地方,从刚开始的一街搬到二街,再从二街搬到三街。每一次都是想躲避那些隔三差五来收保护费的流氓,却没想到,这几条街都被红毛垄断了。

    今晚,又有人来收保护费,这个月已经是第三次了,但这都不是重要的,而是几个流氓竟然调戏红姐,本就气愤的到极点的段飞再也没有忍住,出手教训了几人。

    经过今晚的事情,他们也不打算继续在这里摆下去了,准备般到四街去。那里虽然也收保费,但是起码收保护费的有原则,说只收一次就只收一次。

    两夫妇为了生活,只能忍了,但是段飞却是没法忍受,非常的憋屈。要不是两夫妇对他很好,他怕是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段飞每晚从十点钟上班到凌晨两点,短短的四个小时,两夫妇给他100块钱的酬劳。虽然有些累,但是这里伙食很好,老板夫妇人也很不错,这是他最近找到的,待遇最好的工作了。

    踩着破旧的自行车飞驰在马路上,竟有些说不出的舒畅。这个时候,是他除了睡觉,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候。如果不是怕扰民,被人泼冷水,他都想大嚎几声。

    “噗!”

    一声闷响后,自行车激烈地颠簸了起来,好像碾压到了什么。段飞一个急刹车,整个人顺势从车上跳了下来。

    “呃,爆胎了……”

    正在张天低头看轮胎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嘈杂的脚步声。

    “ct妈的,给我弄死他……”

    “弄残他……”

    段飞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就知道不对劲,手一抓,把单车挡在了身前,正好看到一个长条形暗器飞了过来,伸手一抓,却一条木棍。

    只见二十来个打扮得不伦不类的年轻人,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兵器,喊打喊杀地朝着他冲了过来,首当其中的,是熟悉的身影,正是今晚被他揍过的红毛。

    “给我弄他……”

    “围起来。”

    段飞很快就被围了起来,面色凝重,这二十个,有点难搞。不过他没有紧张,知道紧张也没用,思绪电转,看清楚了形式后,把手里的单车提了起来,像转棍子一样旋转了起来。

    众人见后,一惊,所有人都没想到段飞力气这么大,不由后退了几步,都怕被砸中。

    段飞冷笑一声,把“旋转飞车”朝那红毛砸了过去。

    “我擦……”

    那红毛一脸惊恐,这要是砸中,脑瓜子还不被砸个稀巴烂,连忙用手臂还在了脸上。

    红毛等人避之不及,被砸了个正着,好在,人多,大家分担了很多重力,竟都没有受伤。

    段飞趁机朝着杂乱的人群冲了过去,奋力跳起,踩着单车高高跳了出去,逃出了他们的包围圈。

    众人见后大惊,以为段飞要逃跑,却没想到,段飞不但没有逃跑,而后拿着手里的棍子对他们先发起了进攻。

    “啊……”

    “嗷……”

    凌晨两点多,街头阵阵的狼嚎声,吵醒了住在街道两旁的住户。

    半个小时后,段飞拖着那轮胎已经变形了的自行车回到了家,掏出钥匙,轻轻打开了门。

    “嘘~”

    不小心碰到了伤口,痛得他差点叫了起来。

    虽然他身负内功,但是却没有学过一招半式,跟那些地痞流氓打斗,都是瞎来的,要不是仗着自己力气大,恢复能力好,他怎么敢一挑二十。

    尽管他皮厚,但也经不住二十几个人的群殴,全身上下少说也挨了十棍以上,最要命的是他头上一击,差点让他晕过去,要不是他下手够狠,估计今天躺在街上的就是他了。

    段飞轻手轻脚的把自行车放在杂物房,等有空的时候再来修。走出杂物房后,又返回去,捡起地上的木板,把变形的轮胎给遮掩好,如果不藏好,被他婶婶发现就惨了。

    忍着身上的痛,花了足足半个小时的时间才洗完澡。摸着还隐隐作痛的后脑勺,长吁了口气,看来今晚得侧着睡了。

    走到大厅,刚一坐下,段飞疼呼的一声弹了起来,背后的也被砸了好几棍。

    “没得睡了……”

    段飞挠头哀叹,想了想,还是打坐修炼慢慢恢复伤势吧,这要是明天被发现身上的伤,不得被骂死才怪。

    喝了杯水后,段飞便打开大门,慢慢朝着后山走去。

    在段飞打开门的时候,睡在二楼的宋湘从床上坐了起来,走出门,在看到张天朝着后山走去的时候才又回到了房间,继续睡觉。

    后山,一处三十来米的峭壁夹缝中,一个人工凿开,用木板搭建,大约两米左右的正三角形平台,正是段飞平常修炼的地方。

    轻车熟路的从夹缝中来到练功台,不做多想,便盘膝坐下,开始运转体内的真气。

    练功台是凿开了峭壁,在峭壁上搭建的木平台,因为正好在夹缝中,而且做足了各种措施,不怕风吹雨打,也不怕蚊虫叮咬,因为有蚊帐在,完全可以作为临时住所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