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温初阳死了
    半个小时之后医院的一声就下了病危通知书,说是温初阳的身体已经恶化到了极点,恐怕活不上三天。

    在接下来的这三天里,温初阳虚弱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躺在床上,也不能吃东西,只能依靠营养液维持他的生命体征。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熬过去的,这三天里我一刻都没有睡过,一直在保持着清醒,生怕自己睡一觉过去,再醒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离开我了。

    可即便是我这么时时刻刻的看着他,在第三天的凌晨,温初阳还是离开了。

    他临死前说了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但是从他的口型可以依稀的分辨得出他应该说的是爱你。

    “初阳!”我紧紧的攥着他的手,可是他的手却突然之间一下子没有了力气,直接从我的手里滑落,然后垂在床上。

    他就那么突然的走了,不带一丝的痕迹,甚至是连一句遗言都没有留下,就这样离开了。

    “妈,你千万别哭,爸爸在天上看着我们呢!他看到你哭的话,一定会伤心难过的!”醒儿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一般把我抱在怀里面,轻轻的拍着我的肩膀。

    我瑟缩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怀里面碰碰的心跳,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麻木的。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才意识到人的这条生命是多么的脆弱,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天人永隔,想要想要回去也回不去。

    这一整天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度过的,只知道当医生来要把温初阳的身体带走的时候,这时候我才像突然之间醒过来一般紧紧的趴在他的身上,不肯松手。

    “妈妈,你听我说,你不要这样,你这样子的话,爸爸在天上看着我们会很难过的!”醒儿走过来用力的掰我的手,而我就像是麻木了一样根本就动弹不得。

    最后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把温初阳弄走的,直到到最后的时候我瘫软的坐在地上,整个人浑身都没有力气,就那样软绵绵的靠在一条凳子上面呆愣愣的看着前方。

    这一切虽然早就有所准备,可是真正到来的时候,我却还是没有办法接受。

    我没有办法接受原本活生生的一个人,现在却冷冰冰的躺在那里我再也看不到他笑,再也看不到他哭听不到他说话的声音。

    温初阳在临死之前就已经联系好了殡仪馆我处理后事的那些人,所以在无助的时候的第二天便有一群人之间上门为他举行了葬礼。

    这整个过程当中,我什么也没有做,只是跟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忙碌来忙碌去帮温初阳料理着后事。

    温初阳的葬礼十分简单,他谁也没有请,除了我之外便只有醒儿两个人,还有其他的一些组织葬礼的工作人员参加。

    等葬礼结束之后我带着醒儿两个人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行走,不知道下一步应该要去哪里?

    其实我应该回到陆远志身边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确实没有勇气再回到他身边去了。

    现在的我在他面前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假如我现在就这么回到他身边的话,只会让他操更多的心。

    “醒儿,那你就跟妈妈两个人相依为命好不好?”我宠溺的摸了摸醒儿的头看着他脸上的笑意渐渐凝固,心里面有些不知所措。

    我知道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刚刚失去了爸爸,现在我又想让他跟我一两个人一起生活,那就等于是再也看不到陆远之了。

    一夜之间失去两个爸爸对他来说压根就是已经没有办法接受的事情。

    “妈妈!我们回去吧!陆爸爸一直在等着我们,他对你好,对我也好,我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呢?”醒儿目光灼灼的看着我,眼睛里面扑闪扑闪的光像是两颗星星一般。

    “你让妈妈再考虑考虑一下好不好?”我叹了一口气,看着他这副样子,心里也有些于心不忍。

    我想了很久,一直到天快黑了,我这时候才回过头冲着醒儿点了点。

    “实在是太好了!妈妈,你能想通真的是让我很开心!”醒儿高兴得跳起来拉着我的手转了好几个圈。

    我随即就在大街上拿了一辆的士,直接报了陆远之的地址准备回去。

    可是车子刚刚行驶到一半的时候,我忽然之间就收到了一条信息,点开来一看,而且里面是一张照片。

    照片里面的男人不是别人,竟然是温初阳,信息是江逸尘发过来的。

    随着信息一同发过来的,还有一条简讯:“你现在在哪里?我看到温初阳了!”

    我看了一下日期,这条信息就是刚刚发过来的,照片也是刚刚才照好的!

    怎么可能?温初阳现在早就已经入土为安了,他怎么可能还出现在大洋彼岸?

    可是这张照片上面的男人的确看着就像是温初阳,我实在是搞不懂,于是只好一通电话给江逸尘拨了过去。

    “你发这个信息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知道温初阳现在已经死了吗?拿他的身份证信息做什么?”

    “先听我说,我也是无意当中拍到的,但是具体情况是什么样我并不知道!所以你如果可以的话可以来这边吗?万一真的能找得到他呢?”江逸尘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焦急,带着些浑厚并不像是我开玩笑的样子。

    “你说的这一切全部都是真的吗?可是你知不知道温初阳他才刚刚入土为安!他的葬礼才刚刚举行完!”我心中冒起那么一大堆疑问,于是只好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

    “信不信随你,反正我是真的拍到他了!”江逸尘说完这句话之后,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我呆愣愣的拿着电话,有些不知所措,一边是我亲眼所见,温初阳已经入土为安另外一边江逸尘他却说又看到了温初阳。

    “你把看到他的时间地址全部都发给我,我现在想办法过去!”我突然之间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恐怕这整件事情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我亲眼看到温初阳离开温阳台又怎么可能跑到千里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