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想通
    那中年妇女点点头,一手扳过了拖城的眼睛,扒开她的眼皮看了看。

    只是一瞬间,她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冷冷的朝后面附了一句,“现在赶紧叫人准备抢救!”

    “他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有些慌慌不安,一想到这个人发生的事情可能跟我有关就觉得后背起了一层疙瘩?

    “现在没空跟你解释!”那祝你父母冷冷的回了我一句,低着头便直接做起了人工呼吸。

    看到他这般举动,我这时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从刚刚到现在,我一直都以为托成只是有点累了,或者是因为受的伤太重,所以才会表现出那种没有精神的样子。

    可是现在看来,事情可能根本就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拖成现在已经被送进了抢救室,他刚刚坐过的那张椅子,现在还散发出一点点的余温。

    可是这一切实在是来得太突然了,让我不得不怀疑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人在做梗?

    当天下午,医院便传来了一个噩耗。

    拖成因为抢救不及时在医院不治身亡,在下午415离开人世。

    这一个消息对于我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本来我还幻想着,等到所有的事情全部都结束以后,也好好的谢一下他。

    你又不是他带我重新回来,也不是他帮助我打听这打听那,也许现在我还抱着一颗仇恨的心对待和温春阳的感情。

    我摸了摸小腹,眼睛里面泛着一些泪水,双手都有些发抖。

    如果不是因为拖成的话,我肚子里面的孩子的早就保不住了。

    我深吸一口气,犹豫着到底该怎么做,这时外面的人打开了。

    吴兵从门外走进来,脸上带着一丝颓废的神色,大大的黑眼圈挂在脸上,一看就是很久都没有好好睡过一觉的人。

    “拖成他以前最喜欢和我吵架,没想到他离开了之后竟然会这么清冷!”吴兵叹了一口气,拉了条凳子坐在我床边缓缓的抬起头来看着我。

    他的这句话就像是一把尖利的刀子,一下子刺进我的心脏,让我一时半会喘不过气来。

    “好了亲爱的,你也不要多想了,拖成其实他很早以前就想离开了,只不过他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方式而已。现在这样的方式对于他来说可能是最好的选择!”吴兵的语气带着一丝忧伤,看我的时候,眼睛里面隐隐有些发红。

    说句实在的,拖成对我一直以来都非常好,他现在突然间这么离开,让我一时有些难以适应,总感觉像是少了一块什么东西一般。

    “对了,上次我跟你讲的那件事情你想的怎么样了?只要你帮我把那密码给解开,把里面的资料拿出来我就可以定莫心兰的罪,就可以让温初阳解脱出来,我尽量的给温初阳多争取一点宽大处理,到时候应该不会判太重的刑,过个两三年,他就可以从牢里出来了。”

    吴兵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时不时的抬头看我,观察我的神色。

    “这件事情你先让我想一想吧!”我没有立刻答应是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样想的。

    我便点点头,站起身,在我的床前站了一会儿,然后跟我说了声早点休息,然后便离开了。

    我见他走远,消失在门口,忽然之间感觉自己身体里面有一种冲动,不行,我必须要和温初阳见一面。

    只有见到了他的面,我才能知道温初阳到底是怎么样想的。

    假如说那个保险箱里面的资料,真的是温初阳交给我的话,那就说明温初阳是想把这份资料公之于众的话那样我不会尊重他的意愿。

    可是如果温初阳还有其他的打算的话,我也必须支持到底。

    这么一想,我便直接打定了主意,趁着外面没有什么人的时候匆匆起身换了身衣服戴了个鸭舌帽就从医院的后门溜了出去。

    这会儿他应该和陌生的两个人在家里睡大觉吧!我看着那天刚朦朦亮的样子,直接在路上拦了辆车,往温初阳现在居住的别墅赶了过去。

    15分钟之后,当我站在温初阳别墅底下的时候,一抬头看到了二楼的窗子正亮着,窗户边上似乎有个人影在那里晃来晃去。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个人应该就是温初阳。

    奇怪!这么大早上的,他不在家里面好好睡觉,这是在外面瞎晃荡什么呢?

    按道理来说,这个时辰应该是还在熟睡当中,可是温初阳现在明显的就在窗子边上走来走去。

    难不成他现在和莫心兰两个人还没有睡到一块去吗?

    一想到这里,我一颗心忽然之间就沉了下来。

    既然这样的话,那他和莫心兰之间一定还有着很多的问题,这就足以说明温初阳和莫心兰两个人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

    这一切全部都是温初阳故意的,他故意装成一副失忆的样子,故意潜伏在莫心兰的身边,故意装作对我望而不见。

    可是?

    难不成真的是和吴兵猜想的那样?他是为了他母亲,所以才留在莫心兰身边的吗?

    假如温初阳的母亲现在已经死了的话,他是没有必要留在陌生人的身边那么长时间。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温初阳的母亲还活着!

    只有他的母亲还活着,才会让温初阳有那么强烈的**想要将他找到,才会支撑他走过那么长的路,才会让他的一颗心变得铁血无情!

    我想通了这个问题突然之间大彻大悟,匆匆往后倒退了好几步,差一点就撞到了树上。

    假如是这样的话,那么所有的一切就全部都可以解释得通了。

    我深呼吸一口气,缓缓的走到窗子底下从路边捡了一个小石子朝着窗户上面砸下去。

    啪的一声轻响,石子刚好砸到温初阳玻璃门上。

    我的一颗心揪了起来,也不知道温初阳到底会不会开门。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已经过去了好久。

    就在我以为温初阳不会开门的时候,那房间的玻璃窗忽然哗的一声被人推开,紧接着从上面丢下来一团皱巴巴的纸巾。

    不对,不对,温初阳向来没有这个习惯!他从来不会乱扔垃圾!

    我深吸一口气,心里冒出一丝一样的感觉,走过去将那东西给捡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