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受伤
    “你醒了?”

    “额!”我抬头,看见门口站着的认识吴兵。

    “我可以进来和你说几句话吗?”吴兵的态度很客气。

    我点点头,示意他进来。

    吴兵进来以后我才发现他身上也受了一点小伤,左手包着纱布。

    他看到我点头示意以后就缓缓的走了进来,拉了一张椅子坐在我床边看着我笑了笑说道:“你不用紧张,我不过是问你几个问题而已!”

    “嗯,你问!”现在我可以确定他是可以值得信任的,所以也就没有打算跟他隐瞒什么了。

    “如果说现在我可以帮你让莫心兰进监狱,但是有个前提条件是温初阳也一样会进监狱,你会同意吗?”

    “你怎么问起这个问题来了,我和温初阳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吗?”我有些诧异,没有想到他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

    “这个你看看,是最新的资料,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我们希望你可以配合我们,而且我相信这也是温初阳自己的意愿。”

    吴兵说完以后直接将资料放在了我的床边,然后转身离开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消失累走廊口,这才回过神拿起文件打开来仔细看过去。

    文件的开头写的是温初阳的名字,里面是他的所有的详细的资料。

    我一点点的看过去,在看到他母亲这里的时候停了下来。

    温初阳的妈妈上面写的是和莫家老大双手消失在海里。

    也就是说温初阳的妈妈很有可能已经死了,而且还是很多年前就死了。

    但是那个男人的姓氏,一下子就让我的心提了起来。

    难道温初阳呆在莫心兰的身边,为的就是找到他妈妈的死因?还是说他想为妈妈报仇?

    我深吸了一口气,接着看下去。

    莫心兰,从事的竟然一直都是一些灰色的产业,家里的事情很多忙不完所以交给她做。

    我接着往下面看过去,心里的一块石头不由得悬了起来。

    因为我越是往下看的话,越是看得出来温初阳和莫心兰现在的关系已经是难分难解的地步了。

    关键是温初阳参与了很多的莫心兰的事情,警方现在连照片都有了,不管他是不是真心的想要犯法,可是已经成了事实上的帮凶了!

    也就是说,现在抓了莫心兰的话,温初阳是肯定逃不了。

    但是现在不抓莫心兰的话,难道温初阳就不会有事了吗?

    而且刚刚吴兵的意思是什么?难道我还能决定要不要去抓人吗?

    不行,我得打个电话问问拖成。

    我飞快的拿出手机拨通了拖成的电话,“你现在在哪里?我想问你一个事情!”

    “说!”拖成的语气里面带着一丝烦躁。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来找我吧,我在医院。”

    “我也在医院,而且还是重症室,估计这会出不去。”拖成的声音听着浑厚,根本就不像是病的厉害或者是伤的厉害。

    “那算了,就在电话里面说吧!”我叹口气,只好在电话里说道,“你对温初阳这件事怎么看?”

    “吴兵跟你说什么了?”拖成压低了声音回答说。

    我想了一下,还没有回答她,这时候外面的门却被人推开了,我一抬头,便看到托成的轮椅在门口。

    看到他来了我还的笑了一下,然后抬头跟他说道。

    “对,他问我要不要抓莫心兰。”我实在想不通,他到底要干嘛。

    “这叫事情很容易解决的的。他的意思很明显,只是你没有听明白而已,你还记得那个保险箱吗?”

    被他这么一说,我忽然想起来关于那个保险箱的事情。

    当时我往里面放了一份资料,紧接着我便下楼了,再然后就发生了爆炸,我根本就还没来得及见过那个保险箱。

    “你的意思是说?刚刚他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那意思是告诉我你要想活下去就必须听他的吗?”我是处张望了一下,发现并没有那两个人的影子,于是疑惑的问。

    拖成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最后否定了我的想法。

    “现在这个事情既然已经闹到这个地步的话,其他的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反正你有什么话就跟我说,我会帮你帮到底的!”拖成的声音柔柔的,像是刚刚从浴室里面传来的声音一般。

    “那现在那个保险箱的下落有人知道吗?”

    “没有,但是发生了爆炸,所有的人都被一股热浪给冲出去了,紧接着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医院。”温初阳说的伤似乎要比我受的伤还要重一些,摊看来四处望了望最后把目光停在了伤口处。

    这时候我才猛然间发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也就是在拖成的小腹处,那个伤口竟然成撕裂的形状蔓延了很远。

    刚刚我们一直都没有注意,是因为托成说话的语气,还有语调都十分的正常。

    可是现在忽然之间想起来,他觉得原来托城说话的语气正常,是因为他身体太虚的缘故。

    恰恰是因为他的这种正常,才是不正常的表现。

    “你这伤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早一点说?”我没有想到拖成的伤竟然会有那么重。

    “没什么事情的,只不过是看着比较严重而已,休息休息一样会好起来的!”拖成尴尬的一笑,那发白的嘴唇更加显得没有血色。

    我真是没了想其他事情的心思,直接按响了床上面的铃子。

    我隐约觉得这件事情可能有点不太对劲,拖成他一向来都是一个非常冷静的人,今天为什么会那么不冷静的拖着一幅生了病的身子过来看我?

    “拖成现在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的?”我皱着眉头偷偷抬头望向他。

    拖成摇了摇头,那闭着眼睛就像是即将要睡着一般。

    就在拖城快要睡着的时候,这时候从门外冲进来一群护士?

    “怎么啦?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为首的是一个大约30来岁的中年妇女,看上去精明利落的样子。

    “快点帮我看看他,他是不是有点反常?”我一颗心咚咚咚的跳个不停,总觉得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