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线索
    “好!”拖成说了一句然后没有说话了,只是冷冷的看着车窗外面。

    到陆逸尘那里的时候,正好是凌晨了,天刚刚蒙蒙亮。

    陆逸尘听说我要来,煮了茶备好了早餐等着我。

    我和拖成在外面敲了敲门,很快屋里就传来了脚步声。

    门打开,陆逸尘下意识的看了看我身边的拖成有些疑惑的让出了路让我们进去。

    “他是拖成,是我找过来的帮手。”我看着陆逸尘脸上僵硬的笑有些尴尬的解释说。

    陆逸尘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看了看桌上的茶水缓缓的说了句:“喝一点吧!这茶我刚刚煮好,早餐也已经备好了。”

    他说完以后转身冲着厨房喊了一句:“刘妈,再热一热!”

    “好的,先生!”刘妈在屋里应了一声。

    “沁沁,你刚刚说什么?救温初阳?他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江逸尘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时不时的瞥向我,眼睛里面的一抹情义很是明显。

    可是现在我就是知道了他对我有情,我也不能跟他再有什么牵扯了。

    “现在我想要的是查出当年的真相,比如说莫雪茹为什么会有一枚和我一样的戒指?”我眯起眼睛看了看拖成。

    现在拖成在这里有一定的势力,而陆逸尘一直在研究莫心兰的事情,这两个人如果帮我的话,是可以轻而易举的知道很多消息的!

    “沁沁,既然你已经怀疑了,我也不和你绕弯子了。”陆逸尘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其实我已经查到了上次那个警察是在莫心兰手里,好像是关在了某个地方。”

    在江逸尘的讲述下,我才知道原来他一个手下在调查这件事情的时候捡到了女警察扔下来的纸条。

    但是他们的人去的时候人却已经转移走了,陆逸尘的人扑了个空。

    “温初阳之所以潜伏在莫心兰的身边可能是想调查出他母亲的下落!”陆逸尘的眸子眯了眯,眼睛里面露出一丝冰冷的神色。

    “什么?他母亲?和莫心兰又什么关系?”

    我知道温初阳家里只只有一个后妈,我也曾经问过他母亲的时候,但是他从来没有和我说过。

    “温初阳的母亲没有死,而且好像和莫心兰有联系!他甘愿在莫心兰身边,大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江逸尘深吸了一口气看向窗子外面的时候眼睛里面的神色不明。

    “难怪?”我用手指在桌子上面轻轻的敲击着,心里却渐渐平静下来,之前的疑虑顿时消失不见。

    现在看来,温初阳和莫心兰两个人怕是各怀鬼胎。

    莫心兰这样一个女人,对温初阳的感情不一定是真的。

    可是现在知道莫心兰底下的褚玉华已经死了。

    “沁沁,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吧!”江逸尘站起身来,冷冷的说了一句,最后嘴角勾出一抹尴尬的笑,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点点头,心里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一时半会却想不出来哪里不对。

    “那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先带她回去!我早就累坏了,到时候你们有什么事情再联系吧!”拖成站起身,打了个哈欠,冷冷的看了一眼窗外,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慵懒的气息。

    我点点头,跟在他身后往回走。

    回到拖成家里之后,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睡不着觉,只要一躺在床上,就会想起温初阳来。

    好不容易快天亮的时候,我这才稍稍有点睡意,勉强的睡了几个钟头。

    第二天一早,我刚刚起床,江逸尘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沁沁,你现在过来一下吧,我有消息了!”江逸尘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焦急。

    “好!我马上就过去了!”我应了一声匆匆的换了一身衣服出门,也顾不得拖成现在还没有起来了。

    到江逸尘这里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八点了,太阳刚刚好升到了半空里面,照的人身上暖洋洋的。

    “沁沁,你来了!”江逸尘将门打开放我进去。

    屋子里面弥漫这一股淡淡的烟味,江逸尘看着应该是抽过烟了。

    “你吃了没有?”江逸尘拿了桌子上面的一点水果递到我面前。

    “你还是赶紧说正事吧,我一点都不饿!”

    “据我查到的消息称!温初阳最近在吃一种止疼药,似乎是身体上用非常大的痛苦。”

    “而且另外还有一个,莫心兰手上的那一枚戒指我也查到了,这是一位大师打造的,他一共打造过两枚,是一模一样的。

    给你的那一面应该是早些时候打造的,在你之后大概过了十几年的时候,他又重新在朋友的手腕上面又打了一枚。”

    “有些事情我不得不开始告诉你了!温初阳这一切的确很有可能是装出来的。”陆逸尘说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人脸上的神色都变了下来。

    他这一句话就像是一记闷雷,直接砸在我的头顶,让我整个人顿时愣了下来。

    “那我们现在应该要怎么办?”

    我惶恐的望着窗外,手都不知道要放到哪里去。

    “你听我讲,这一切都得慢慢来,我调查到的所有资料全部都指向莫心兰,她这个人手里面有很多的犯罪证据,只要能将她送进监狱,其他的一切事情都好办了,只是……”

    江逸尘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就忽然之间停了下来,眼神当中带着一丝犹疑的神色。

    “只是怎么了你快点说呀!”

    “只是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证据,就在莫心兰的家里,我暂时没有办法拿到。”

    “在莫心兰那个书房里面有一个保险柜,保险柜里面放的东西就是最后可以用来指证莫心兰的证据。”江逸尘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神有些闪躲。

    “你等着,我去把它拿过来!”我深吸一口气决定了这件事情。

    “可是莫心兰他家里是很难进去的,要不然我也不会一筹莫展!”江逸尘拉住了我的胳膊,摇着头,拒绝我去她那里。

    “没关系的,我自有办法!”我想到温初阳,突然之间觉得心里有些十足的把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