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再见面了
    这屋子一共分为四间,正面两间,侧面两间,和整个院子一起形成了一个圆圈。

    这屋子看上去极为好看,每一块砖都像是留着岁月的痕迹。

    和外面那些显得十分破旧的就是楼房相比,这间屋子反而像是现代模仿古代建筑物建出来的一般。

    单单看这干净的程度,就觉得让人心旷神怡。

    因为像这样的建筑物实在是比较少,所以我就多看了两眼。

    直到身后传来一声吱呀的响声,这时我才回过头去。

    “怎么会是你?”

    我和对面的这个男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错愕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他的眼睛里面也同样闪着惊愕。

    “这是我家,我当然在这里了!倒是你,不会是阴魂不散吧!”那男人的脸色沉了下来,半眯眼睛看着我,眼睛里面有一丝的质疑。

    我张了张嘴巴,刚想说打扰了,就突然间想起外面的巷子现在没有路灯。

    假如我现在出去,要是再遇到一次醉汉这样的人,再想逃脱,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一想到这里我那一句抱歉的话就没有说出口,反而是嘿嘿的朝他笑了下脸上立刻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温声的跟他说,“这位大哥,你就好人做到底,再收留我一晚呗!”

    我扑闪扑闪的看着他,心里却开始有些打鼓。

    这个男人长得很帅气,浑身上下看不出一丝的瑕疵,就像是浑然天成的一般。

    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个帅气,所以我怀疑他并不是普通的人,身份地位一定极为特殊。

    我现在提出来要跟他借宿一晚,他未必会答应我。

    “好啊,你想住就住吧,反正这里还有另外三间空房子,你自己挑一件吧被套被子,房间里面都有,自己去收拾一下!”男人淡淡的开口,没有在理会我,径直进了最东边的一个房间。

    我没有想到他会那么大方,愣在那里站了半个,这才反应过来,匆匆朝着他旁边的那间房间跑去。

    你打开门,结果我发现这房间里面也是一尘不染,就好像是天天都有人过来打扫一般。

    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也有些犯困,所以也就没有多想,匆匆的在屋里环顾了一下,找到了被褥和套子,弄好之后直接被窝在被子里面睡着了。

    这一晚上我竟然没有做梦。

    要知道,自从我从美国回来之后,几乎夜夜都会做梦,而且每一次做梦,我都会从梦中惊醒。

    直到第二天早上,天空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子照射到我脸上,这时我才睁开眼睛。

    猛然间想起到昨天的事情,吓得我一跳,慌忙坐起身。

    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完好无缺,没有任何动过的痕迹之后,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那个人倒是个正人君子,并不是有所企图,所以才答应我留宿的。

    我常常起身,将被子叠好,准备出门跟他道谢。

    哎呀一声,我把那木门打开,朝外走去。

    可没想到,因为这木门前面是一处比较高的时间,我之前没有注意到,现在一脚跨过去,便直接踩了个空朝前跌了下去。

    啪的一声摔到地上之后,我只觉得脚上面传出了一阵非常肿胀的感觉,低头看去,却发现自己的双脚这时候已经肿了起来。

    该死的,真是屋漏偏逢夜雨,这才刚刚逃出来,这会儿就把脚给扭了,看样子这一次出来真的是凶险异常。

    没办法,我的脚现在痛得厉害不也没法走出去,只好一瘸一拐的重新回到房间。

    在屋子里面休息了一会儿之后,这脚上面的肿胀感觉还是没有要退下去的意思。

    也就是恰巧这时,我听到外面的木门吱呀一声响,透过这门就看到在大门处那个男人手里面提了一些包子早餐之类的东西往里走。

    他抬头看了一眼正在揉脚的我眉头皱了皱,朝我这边走来,冷着声音问,“怎么你还没有离开吗?不是说了借宿一宿吗?”

    我尴尬的笑笑,然后把脚抬起来,让他看了一下。

    我的脚现在肿胀的厉害,就算是两个包子贴在脚上面,那感觉诡异的很。

    “哟,你的脚怎么摔成这个样子了?还有你昨天为什么要逃跑?你离开之后,有一个男人匆匆忙忙的从楼上跑下来找你,还问我有没有看到你。”

    我倒吸一口凉气,慌忙的问他,“那你呢?你怎么说,有没有看到我?”

    男人尴尬的一笑,眼睛眯成一条缝,却是极为好看,“我哪知道你去了哪里,自然说没有看到啦!”

    听到他这样回答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只要陆哥哥找不到我的话,那他就没有办法拿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

    只要再熬一熬,再过几个月,等到我把孩子一生下来就万事大吉了。

    我这么想着,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行!送佛送到西!在这里等一下,我去给你拿点药!”说完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走到隔壁,捣鼓了一阵之后,拿出来一个小小的药箱递到我面前,“自己搽一点药吧,我还有事情就不管你了!”

    那男人款款的一笑,然后起身走到了旁边的屋子里,碰的一声将门一关。

    我打开他那个小药箱,发现里面除了一些云南白药的跌打损伤药之外,更多的就是像创口贴,酒精,还有碘伏这样的消毒用的东西。

    上好了药,包扎了一下之后,我便一瘸一拐的朝着那男人的房间走过去,轻轻地敲响了房门。

    “你好,我已经用好了,现在把药箱还给你!”

    里面没有人回答,只传出来嗒嗒的声响。

    我又叫了一遍,里面还是没有人回答,于是我便有些好奇,凑在那窗户纸上,用手指舔了一下口水,然后戳在那窗户纸上,将那窗户纸戳了个小洞。

    我透过那个小洞朝里面看过去,结果却看到那个男人在一台电脑前面,电脑前面是一个机械键盘,那修长的手指正在键盘上面翩翩起舞。

    我说呢,这个男人怎么不要上班,原来他是写的呀,难怪选择在这个幽静的地方!

    我正看得入神的男人,突然轻声的咳嗽了一下,抬头朝我这边望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