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神秘的男人
    我现在住的的病房是在二楼,浴室里面有个窗户,是可以出去的。

    虽然外面没有落脚的地方,可是在距离浴室窗子半米的地方有一个下水道的管子。

    我只要踩到那下水道的管子上面,这样的距离,我是可以爬下去的。

    想到这里,我也没有犹豫,直接从窗户这里爬了出去。

    当然了,我出去的时候,还特意的将浴室的门反锁了,那样的话就可以下来一定的时间内将陆远之挡在外面。

    窗子外面的风很大,我刚出去,就觉得浑身发冷。

    该死,早知道的话,我就多穿一点衣服了!

    我哆哆嗦嗦的将脚朝着刚刚那个下水道管子踩了过去。

    等到我的脚踩稳了以后,我这才慢慢的朝着那里靠了过去。

    好了,这些踩稳了。

    不过现在一个新的问题产生了。

    我下面是一个篷子,刚刚好挡住了我下去的路。

    之前这个篷子是没有的,应该是刚刚搭起来的。

    医院后面的小街道里面,有一个做宵夜的,到了晚上的时候就会用篷子将自己家小小的店面撑大一些,以便可以容纳更多的人。

    可是现在我却苦恼了,上去是不能了,下去的话很有可能直接从那个篷子里面甩出去。

    算了,大不了就是再进一次医院了,既然出来了,就折腾一下吧,反正就是回去了,我肚子里面的孩子也是保不住的!

    这样一想,我也就释然了。

    一二三……

    我缓缓的爬下去,一点点的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出什么事情。

    不过还好,我已经到了底部来了,就要踩到这个篷子上面。

    可是,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的发现自己的脚下面好像是踩到了什么滑腻腻的东西,脚下面的力道一松。

    不好!

    我死死的抓住了下水道的管子,可是还是没有支撑住自己的身体。

    完了!

    这下可就真的完了!

    我心如死灰的闭上了眼睛,却没有预料里面的疼痛。

    一双手,直接将我禁锢在怀里,温软馨香。

    我睁开眼睛,看到一张帅气的让人没发呼吸的脸。

    不过,现在我的心里是有温初阳的,对他自然就没有任何的感觉,只是单纯的觉得他长得很帅气而已。

    “这位!你现在可以下来了吗?我知道我自己长的帅,可是你也没有必要赖着不走吧!”男人一开口,嘴巴里面发出好听的儒雅的声音,很是动听。

    “喂,这位男士,是你自己在抱着我好不好?你放开我好不好?”我心里有些去窃喜,看样子是老天爷在帮我,让我在困难的时候有人出现救了我。

    “喂,你是哪里冒出来的啊,你不知道受人恩惠是要道谢的吗?家里的父母没有教过你?”男人抬了抬眸子,眼神变的冰冷,望着我的时候眼睛里面闪过一丝耐人寻味的笑。

    “那个谢谢你啊,麻烦你放我下来好不好?我怀孕了,不能直接跳下来!”我只觉得脸上微微发烫有些难为情。

    “沁沁”

    就在这时,我头顶上空传来一声十分大声的叫喊。

    我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回头一看却看到陆远之现在正朝着窗外探头四周查看。

    完了,我得走了!

    我回过头冲着那男人微微一笑,十分客气的跟他说,“这次真的谢谢你了,后会有期,如果再有机会遇到的话,我再好好谢谢你吧!我没时间了,我得走了!”

    说完之后,我便像是长腿的兔子一般飞快的从夜宵摊沿着旁边的一条小巷钻了过去。

    本来嘛,我就是乡下长大的孩子,这种地方对于我来说并不是很陌生,所以走起来也格外的快。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一直在想象着走了大概20多分钟之后,忽然之间那巷子的尽头,冲出来一个醉醺醺的男人。

    那个男人看着有1米8几,浑身散发出一股非常浓厚的酒味,手里面还拎了个酒瓶,醉眼朦胧,脚步不稳。

    本来我就怀了孕,所以格外的小心,见到这几个男人之后变心里面生出了一丝警惕,朝旁边的巷子看了看,悄悄的往旁边挪了过去。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事,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这一个小动作惹怒了他还是怎么样,他的眼睛一下便望着我,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看。

    不行不行,我得赶紧想办法离开!

    从这个男人身上闻到了一种不好的气息,总觉得他会对我不利。

    我深吸一口气,掉转头拔腿就开始跑。

    因为我现在怀着身孕,所以根本就不敢跑快了,只是认识用竞走一样的方式,只是比平常走路的速度快了那么一丁点。

    我是照着这个方式跑下去的话,我一定会被后面的这个人追上,到时候要是他对我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的话,那我就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该死,我怎么会选了这么一条路?

    先前明明有更好的路的,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在这种阴暗的小巷子里面还有一些我没法预料到的事情。

    “哇塞,你后面怎么有个美女?”我抬头指着那醉汉的后面,眼睛睁得老大装作十分惊讶的样子。

    果然,那醉汉愣了愣,问了句哪里?然后便转过头去朝后面看了看。

    就趁着醉汉转头的功夫,我闪身躲进了旁边的一家庭院里,且迅速的将门掩好。

    等到那醉汉从这门前走过去之后,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准备开门,却猛然间发现,这门怎么好像是锁了,我怎么样也打不开。

    没办法,我只好回过头去,打量着院子里面的情况。

    这间院子里面种着一些玫瑰花,有红色的,蓝色的,还有一些是粉色的。

    看得出来,这屋子的主人对这院子十分用心的花,修剪得十分整齐,院子里面看不到一丝杂草,就连地面上的小石子已被归拢到了一边。

    我抬眼继续朝屋子看过去,却被眼前的这一幕惊艳到了。

    这屋子是典型的六七十年代的建筑,看上去有些古朴,但是却被保存得极为完好,应该是经过后期重新修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