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回去
    我轻轻的走过去,推开门,便看到了躺在床上午睡的温初阳。

    阳光透过窗帘薄薄的洒进屋里,在地板上面发出点点的金光。

    温初阳的眼睛紧闭着,眉头微微皱起,一张好看的脸上带着几丝的忧郁。

    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显得更加的像是忧伤的王子。

    我在旁边安静的看了一会儿之后,莫名其妙的有一种冲动,想要过去摸一摸他的脸。

    可是我刚刚走了两步,还没有到他的床前边,看到温初阳猛烈的咳嗽两声,然后整张脸上露出一副非常难受的表情,睁开眼睛,双手乱挥。

    看到他这副样子,我赶紧侧身躲到了一旁的柜子后面,紧接着温初阳从床上爬起来,摇了摇脑袋,似乎很痛苦。

    他挣扎着跑到旁边的茶几边倒了杯水,从一个瓶子里面拿出一颗药丸吞了下去。

    怎么回事?难道温初阳生病了吗?他为什么突然之间会露出一副这样的神情?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皮剧烈的跳动了几下,总觉得哪里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也就在这时,温初阳他突然之间掐住了自己的脖子,那感觉就好像是突然之间被噎住了一般。

    我心里一急,也顾不得其他,赶紧朝着他那边冲过去,猛的在他的背上拍了几下。

    “怎么样你没事吧,现在有没有好一点?”我慌张的朝前看去。

    温初阳这时却猛然一转身将我死死地抱紧在怀里,力道之大,几乎要将我碾碎。

    我挣扎着想要从他的怀里面挣脱,冷冷的压低了声音质问他两句,“你这是要做什么?赶紧放开我!”

    结果问初阳,他好像并没有听到我的话,也并没有回答,我,只是适时的将我抱住,良久之后,他嘴巴里面突然间叫了个名字。

    “沁沁”

    那一声叫,直接让我整颗心全部都融化了,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他这是在叫我的名字,没有错,我听得真真切切,这的的确确是在叫我的名字。

    我一想到今后可能再也看不到他了,我这次离开之后可能再也不会回来,心里面便像是糖果一般的融化,抱住了他。

    可也就在这时,我这才突然之间发现温初阳似乎有点不大对劲,因为他身体滚烫得厉害,就好像是在发烧。

    “初阳,你到底怎么了?你身体怎么会这么烫?是不是感冒了?”我试图将他推开,可是他却抱得很死,我的力气在他面前简直就是蚍蜉撼树,根本就推动不了半分。

    紧接着,我还想试图推开他,但是他现在完全听不进我说的话。

    这个时候,温初阳忽然一口擒住了我的脖子,像是婴儿吸允一般的吸着我的皮肤。

    “初阳”我呢喃的叫了一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他的一双手,已经不安分的在我的身体上面游来游去。

    这让我瞬间就想起了从前的事情,身体里面的那股暖意像是洪水一般汹涌出来。

    ……

    然后我们之间就好像是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彻底的交融在了一起。

    他带着我就好像是飞到了天空里面,一起在云端遨游。

    我也不记得到底过了多久,只知道最后的时候浑身就好像是酥软了一般,没有任何的力气。

    温初阳抱着我,用力的在我身上留下痕迹,几乎将我身上所有的皮肤都吻遍。

    我足足休息了两个小时才从他身上爬起来,看了一眼四周,发现莫心兰现在还没有回来,于是将屋子里面好好收拾了一下,洗了个澡这才偷偷的从温初阳家里离开。

    再见了,不要怪我没有勇气继续下去。

    我害怕儿子会出事情!

    莫心兰这个人我没有足够的把我可以对付她,更没有足够的把握她不会对我的孩子做出什么事情。

    我深吸一口气,拦了一辆车直接到了机场,和醒儿他们一起离开了。

    ……

    三天以后,我们回到家里,好好的休息了一番。

    为了不让我想起以前那些不好的事情,陆远之又买了一栋房子,远离这个城市,住到了海边。

    而醒儿也没有再提温初阳,只是有时候会一个人默默的发呆。

    而我的生活也好像是回到了原来的样子,江逸尘找过我一次,对于我的选择很是惊讶。

    但是因为美国那边有事情,所以他很快就回去了。

    陆哥哥跟我求婚,我没有答应,跟他说我需要一个时间来缓解。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笑,眼底里浮上了一抹忧伤。

    本来,我以为我的生活会一直这样下去的。

    到时候等我彻底的想通了,我就会和陆远之结婚,然后左一对普普通通的夫妻,本来嘛,这个世界上的有情人能够在一起的本来就少。

    可是世事往往不如人意料,一个月以后的一天。

    早上的太阳暖暖的,带着一丝清新的味道,我打开窗子,正准备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胸前就猛然涌现出一股难以抑制的恶心感觉。

    我不是未经世事的小女孩,联想起这几天日日睡不够的情形,心头没来由的跳了几下。

    当天晚上我便直接买了一根验孕棒,在家里面试了一下,当我看见那两道红色的杆杆的时候,整个人崩溃了。

    因为医生曾经说过,我并不适合怀孕,所以那天和温初阳发生了关系之后,我并没有采取过任何措施。

    当然除此之外,我也是抱了一丝的侥幸。

    假如真的能替温初阳生下一个孩子,也算是圆了我这辈子的一世深情。

    于是这件事情我谁也没告诉,打算等孩子稳定下来以后再和陆远之说。

    倘若他能接受我肚子里的孩子,那我就跟他在一起,这一生一世也不再去想温初阳。

    倘若他没办法接受我肚子里的孩子,那我便带着醒儿远走高飞,做一个单亲妈妈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差劲的事情。

    但事实上,我的想法是非常天真的,这在以后我才突然醒悟。

    没过一个礼拜,我的妊娠反应变得非常激烈,有时甚至是在吃早餐的时候,都会忍不住的呕吐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