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记忆修复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看到这几个字以后,心里面咯噔的跳了几下,就好像是有一种冥冥中的熟悉感一般。

    记忆修复,现在温初阳需要的不就是这个吗?

    只要我将温初阳带到那里去,是不是就可以借助别人的力量让他恢复记忆。

    只要温初阳恢复了记忆,就没有莫心兰什么事情了,不是吗?

    一想到这里,我就兴奋的睡不着觉,也不管对方是不是已经下班了,直接拨通了上面留着的一个电话号码。

    通了!

    太好了!

    我清了清嗓子,准备用最好的状态来和对方说这件事情。

    嘟嘟的几声声响响过以后,对面传来了一个慵懒的声音;“哪位?”

    “你好,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失忆了,我想咨询一下,这样的情况可以治疗吗?”

    “喂喂?”我说完了一会,对面没有人回答我,只有粗重的喘息声音。

    这?不会是在做运动吧!

    我叹了口气,刚想挂掉,电话里面传来一个激动异常的声音:“沁沁,真的是你!”

    “你?”我愣了愣,想了半天却没有想出来对面的人是谁。

    “是我啊,我是江逸尘,你不记得了吗?”对面的声音很是激动,隔着电话我好像都能听得到他的心跳声。

    “逸尘!是你?”我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没有想到,这一通电话打过去之后,电话那边的人竟然是他。

    “可是你的声音?”我的心脏没来由的跳动了几下,脑子里面出现了那天车祸的场景。

    江逸尘为了就温初阳,跳下水以后,就没有了消息,和温初阳一起消失了,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个警官。

    那个美丽而又高傲的女警官。

    他们三个一起失踪了,下落不明,官方的人打探了很久,也找了很久,可是都没有任何的结果。

    “没事,我的喉咙受了一点伤,好了以后嗓子就变了变,是不是听着比以前要沧桑了一些啊,这可是我一直以来都想要的嗓子呢?”江逸尘在电话里那边笑了笑,接着问我,“刚刚你说记忆修复,是不是找到温初阳了?”

    “你怎么知道?”我有些诧异,这件事情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包括陆远之,我想象不到,江逸尘是怎么知道的,只是因为我说的那句话吗?

    可是我并没有指名道姓啊。

    这个江逸尘?

    我忽然的起了疑心,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当然是猜的了,没有想到我一猜就猜到了!”

    “嗯,是,没错,他失忆了,是真的可以治疗吗?”

    “你在哪里,我想见见你,治疗的事情,也得当面说清楚才会比较好。”

    “好,我发给你吧。”我听到对面说了一声好之后,挂掉了电话,给江逸尘发了附近一家咖啡馆的地址。

    砰砰砰

    我刚刚发完,门外就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有事吗?”我不耐烦的问了句,走到门边,拉开了一条缝隙,朝外面看过去。

    托尼就站在门口,手里面拿了打包盒,隐隐的可以看到打包盒上面的水珠和冒出来的热气。

    “吃的,你一定饿了吧,你出来啊,我不止带了给你,也带了给汤姆,你就当做是朋友请你吃饭,不要有心里负担。”托尼淡淡的笑着,眼神里面有一丝的忧伤。

    我看着他大大的眼睛,心里面有些愧疚。

    不过一想到他难缠的样子,顿时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那个,我不饿,你自己吃吧。”我讪讪的一笑,关上门,换了一身衣服,整理了一下头发,打开门,准备出去。

    可是,我刚刚一拉开门,就差一点撞到托尼。

    他还站在门口,而且还是紧紧的挨着门,刚刚要不是我及时的收住了力道,现在怕是已经到了他的怀里了。

    “江沁,你就吃一点嘛,你今天一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托尼近乎哀求的看着我。

    他越是这个样子,我就越是反感。

    白了他一眼,我丝毫没有犹豫的推开他,快速的朝着一楼走了过去。

    爱情就是这样自私的,他喜欢我,和我喜欢别人,是一码事。

    所以,他喜欢我,是不关我的事情的。

    人都是这样的,不是吗?

    要是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就会不遗余力的去追,然后幻想着可以给喜欢的人一个属于他的天空。

    但是,每个人都是这样,等到对方爱上了,就不负责任的放手了。

    温初阳不也是这样的吗?

    当初他那么疯狂的追我,可是在得到我以后,却因为阿义的一句话,而怀疑我,不信任我。

    我越想越是难过,等到了咖啡厅的时候,我已经没有心情再多说什么了,一屁股坐进椅子里面呆呆的看着前面发呆。

    “怎么了?不开心?”一个儒雅的带着一丝沧桑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一回头,就看到了江逸尘满脸笑意的站在我的身后,安静的看着我饶过我,坐进了对面的椅子里。

    “没有,只是想起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情,你呢?你的嗓子真的没事吗?”我下意识的去看他的喉咙处。

    在这样的天气里,江逸尘的领子是紧扣着的,这和他以前的习惯有些不一样。

    “留疤了吗?”我伸出手,想要解开他的口子看看。

    伸到一半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我们的关系,脸上一热,将手缩了回来。

    “没事,现在还在恢复期,以后还要做修复的,不会留疤,你放心。”江逸尘低着头,看着菜单,随手招了一个服务生,指了指餐牌,淡淡的说道,“这个,还有这个。”

    “你还记得我喜欢喝什么啊!”我心里一暖,想起了我们以前在一起喝咖啡的日子。

    我这个人向来都懒,也不是很喜欢喝咖啡,讨厌咖啡的那股子苦味,所以每次到地方的时候,我都是随意的点一杯。

    后来和江逸尘出去,他看见我每次点的都是最不好喝的,于是给我点了一杯。

    喝了他点的拿呗咖啡之后,我才知道,原来那么多人喜欢咖啡不是没有道理的。

    事后,江逸尘问我为什么以前会点口味那么差的咖啡,我告诉他说,是我小时候一个大哥哥说的,他说他最喜欢的就是那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