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开什么玩笑
    “妹妹?”

    我和温州两个人正说话的瞬间,自他后面传来一声软软弱弱的喊声,三分柔弱七分魅,听了顿时叫人升起一股保护的**。

    我和温初阳两个人同时回头,便看到了正站在他身后,有些怯弱不安的莫心兰。

    莫心兰此刻一张小脸委屈巴巴的望着我,那一双眼睛里面溢出来丝丝的水光,眼看着那泪水就要落下来一般。

    贱货真是贱货!这演戏的功夫倒是蛮厉害的!这要是真的去演电视剧的话,怕是都能拿个奥斯卡影视奖了!

    我讪讪的笑了下,深吸一口气,抬着头凝视着她,“不好意思,我从来都没有姐姐,就是不知道你在这里乱认的哪门子亲戚,其实很简单啊,明天我们去医院吧,做一个血缘鉴定,还姐姐,还指不定是我的谁呢!你说是不是啊?亲爱的阳!”我说完之后,冲着温初阳妩媚的一笑,眨了眨眼,在他的胸脯上面轻轻地拍了拍。

    温初阳的脸色顿时便沉了下来,一丝温怒自他的眼底闪过,夹杂着一丝迷惘不解。

    他向后退了两步,拉开和我的距离,走到莫心兰身边,有些手足无措,张了张口,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妹妹,你这又是何苦呢?你若想要做血缘鉴定,那明天我陪你去就是了,这血脉相连的事情,我怎么会跟你开玩笑。”莫心兰的一双水眸里面,水汪汪的泛着泪光,那泪水眼看着就要落下来。

    这小模样让人看了,不由得心生怜惜,恨不得将她护在怀里。

    可这样的事情,我却做不出来,撒娇对于我来讲,陌生的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做过的事情一般。

    可偏偏我做不出来的事情,莫心兰做起来却行云流水,好像是天生期间会那样。

    她的一番话,叫我没有办法反驳。

    如果我答应的话,那就中了她的圈套了,她在这里的势力庞大,要想做一点手脚的话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是要是我不答应的话,就显得我心虚了。

    所以,现在我不管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对我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真是没事找事,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我刚刚怎么就会说出这样的话呢?看样子我的道行还是太浅了!

    “怎么了,妹妹,你还要我怎么做你才可以原谅我呢?我们明天去好不好?我知道你现在可能是有些怀疑我,可是我真的没有骗你啊!”莫心兰的眼泪像是不要钱一样哗哗的往下流。

    “小妹,我看,你还是去一下吧!既然你怀疑的话,那就去,不然你姐姐一直这样子难受,对眼睛不好!”温初阳轻轻的拍了拍莫心兰的肩膀,从旁边的一个柜子上面抽了一张纸巾,小心翼翼的帮莫心兰擦眼泪。

    真是,气死我了!

    我心里面怒火中烧,难受的厉害,像是插了一把刀子一般。

    哼!既然你不义的话,就不要怪我不仁了!莫心兰,你竟然想得出这样的主意,那我也有我的办法。

    我莞尔一笑,走到温初阳跟前,不顾莫心兰恨意滔天的眸子,也不顾温初阳往后退缩的身子,款笑连连的拖了他的胳膊,抬头,深情的看着他,温柔的跟他说:“初阳,你失忆了,所以不记得我了,我不怪你,可是孩子真的是你的,不信的话,你明天和我一起去做个亲子鉴定,那样的话,就可以证明我没撒谎了!”

    “妹妹,你这是什么话?”莫心兰瞳孔睁得老大,看着我,牙齿咯咯咯的打架。

    温初阳也懵了,张了张嘴巴,一句话像是憋在喉咙里面一样,没有说出来。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你先跟我去做亲子鉴定,回头呢,我就和她去做血缘鉴定,这样的事情很公平的,不是吗?再说了,你要不是我孩子的父亲的话,我以后也就不用缠着你了,不是吗?”

    呵呵!

    现在我看你们怎么办,还想拉着我去做什么劳什子血缘鉴定,还想把我这个名分落实了下来,做梦。

    你们会耍手段,我也会,我就不信了,汤姆连这一点小事都搞不定。

    我得意洋洋的看着一脸为难的温初阳和满脸黑气的莫心兰,心里别提有多爽了。

    “怎样?想好了没有,你要是不和我去的话,我会一直缠着你的!”我扯着温初阳的胳膊,不停的摇摆。

    额

    这就当做是我在撒娇吧!

    温初阳的脸色变了变,最后变得很严肃,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缓缓的点了点头,语气有些僵硬的说,“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不要食言,也要和心兰去做血缘鉴定,如果鉴定结果出来了,我不是你孩子的父亲,你以后不可以骚扰我,更不可以在心兰的面前耍脾气,行不行!”

    “可以啊,没有问题,只要她没有问题,我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好!”莫心兰不悦的点点头,满脸的火气。

    “好!为了公平起见,做鉴定的机构,由我选择,你们两个不能插手!”温初阳点点头,嘴角微微一笑,淡淡的说。

    “什么?”我跟莫心兰两个同时开口说道。

    “怎么?有意见?”温初阳的眸子冷了下来,一双眼睛里面透着无限的犀利。

    透过他的眸子,我似乎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他好像开始怀疑了,刚刚他看向莫心兰的时候,那眼神是耐人寻味的,是带着一丝审视的。

    “没有,当然没有啊!就是不知道心兰小姐是不是不愿意呢?”我眯了眼睛看向莫心兰,心里面早就做好了打算了,就算是温初阳最后得到的结果,我的儿子不是他的儿子,那莫心兰的说法也破了,到时候我只要添油加醋,一定可以找到莫心兰的破绽。

    总之,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的话,我也只能这样了。

    莫心兰淡淡的点了点头,看向我的目光却更加的阴狠了。

    “好了,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也就没有什么事情了,祝你两个晚上玩的尽兴啊,不过,要是莫小姐带不起你的兴趣的话,不妨来找我啊,从前你在我床上可是威猛又霸道呢!”我坏坏的一笑,朝着温初阳丢了一个飞吻,转身走了出去。

    本来我想着在温初阳那里弄了这么一阵子之后,那托尼应该早就回去了,那里晓得,我刚刚出了温初阳的宅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