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孽缘
    我那么不经意间的一瞥,那抹身影撞入我眼帘的时候,立刻震得我浑身一僵。

    现在的我站在这里,就如同站在一面镜子前,对面那女人除了身上的手势还有发型和我不一样以外,那脸,那衣服简直如出一辙。

    莫心兰此刻站在我对面三四米远的地方,穿着和我一模一样的衣服,甚至那鞋子的高度也相差无几。

    她一脸错愕的望着我,眼底里的神色很古怪,看不出是生气还是得意。

    我看到她,这时回想起刚刚那些人的目光,才焕然大悟。

    难怪,难怪刚刚我进来的时候,那些人看我的目光这么奇怪,既有惊艳,也有惊讶。

    我却不曾想,竟然在这种地方和一个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人撞衫。

    说来也奇怪,我见到对面的莫心兰之后,竟然没有半点的怒火,反而是莫名其妙的想起了那西游记当中的真假美猴王。

    呵!我今天倒是要看看这莫心兰到底能有什么花招,只要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和温初阳见上一面,我便可以拆穿她的假面具。

    这么一想,我的心情便大好,于是看着她挑挑眉头,优雅的扬起嘴角,得意的笑了笑。

    我本以为她会火冒三丈,冲过来和我大干一场,我没想到的是,这女人的耐性比我想象的要好许多,她竟然微微一笑,松开温初阳,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然后便扭着腰肢朝我走来。

    “哟,这可真是巧啊,看样子我们俩可真是有缘,竟然买衣服都能凑到一块?可就是不知,这东施效颦竟不知什么时候这么流行起来了呢!”莫心兰款款的笑着,嘴角满是笑意,伸出手,抚了抚鬓角,那样子妖娆邪魅。

    我看着她,见她笑意里面带着一丝嘲讽,一些不屑,心情没来由的沉重起来。

    我的的确确有足够的把柄可以让这个女人在温州杨面前原形毕露,可我却不知道温初阳对于我的话到底会相信多少?毕竟我现在手头里除了我们当年一起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之外,就没有其他的证据可以证明我就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

    “怎么?是不是觉得自己脸上挂不住了,就这么薄的脸皮,还敢来跟我争什么东西,赶紧滚回老家去吧!是不是上次我在你身上使的那些手段你还没有尝够呢?难不成还想再试一次,我看你这身上哪个物件比较好?这心脏倒是应该活蹦乱跳的吧,要不然把你的心脏让给别人?”莫心兰舔了舔嘴唇,得意的笑了下,眼睛死死盯着我胸口的位置,眼神里面却带着一丝玩味。

    “温初阳,你可听见了?你身边的这个女人可是恶毒的很呢!”我故意越过莫心兰的肩膀,朝后看了一眼,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那莫心兰听到我的话之后,浑身一惊,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不安的朝后望去。

    不过她一眼看到温初阳还在原来的位置时,脸上的青筋顿时暴了起来,双手捏成拳头,回过头,呲着牙齿,冷哼一声,咒骂了一句,“你个臭婊子!看我……”

    莫心兰那一句,怎么教训你还没说出口,我身后的汤姆便挡在我面前,往前推了下,将莫心兰推离我跟前。

    “这位小姐,麻烦你说话做事注意点,这里是高档场所,可不是什么菜市场!”

    “你!你们俩给我等着,我一定要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莫心兰一甩衣袖,眼睛眯成一条缝,冷哼一声,转身便扭着腰肢朝温初阳那边走去。

    我和汤姆两人相视一笑,汤姆摇了摇头,一副无奈的样子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人,看样子那位先生不是瞎了眼就是瞎了眼了!”

    “那也未必,你听过真假美猴王吗?那是中国一本非常有名的书里面的一个故事。”

    “西游记?”汤姆挑了挑眉头,似有所悟,哈哈大笑起来。

    “没想到,你看的还挺多的,怎么样?等下帮我一把,帮我想办法引开那女人,我得找那位先生谈点事情。”我朝温初阳努了努嘴,对着汤姆浅浅的笑了笑。

    “ok!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汤姆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做了个ok的手势,然后转身便朝着走廊的另外一边走了。

    我走到桌前,端起一杯红酒,抿了一口,淡然的看着来来往往的挽在一起的男男女女,在心里盘算着等一下要怎么样和温初阳解释多年以前的那一些事情。

    这莫心兰既然可以让温初阳相信她就是当年那个女人的话,一定是用了某些手段。

    算了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我摇了摇手中的酒杯,望着远处的温初阳和莫心兰,在等待着时机。

    估摸着,汤姆这会应该快过来了吧。

    我抬头看向温初阳,望着他轮廓分明的脸,忽然的就想起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不由得心里一甜。

    这时,汤姆站在对面的走廊朝着我这里做了个手势,我便看到一个中年大叔朝着温初阳和莫心兰走去。

    不知道那个中年大叔是什么人,莫心兰看到他以后眼睛都亮了,笑着朝着他走了过去。

    然后,让我激动的一幕就那样发生在了我的眼前,莫心兰竟然跟着那个中年男人离开了温初阳,朝着走廊的另外一边走去。

    汤姆这个时候在远处对着我竖了竖大拇指,笑着走开了。

    我点点头,然后将自己的衣服整理了一下,款款的走到温初阳身边,到他跟前的时候故意的扭了一下脚,双手抓住了他的衣服,顺便将手中的酒倒在了他的衣服上面。

    温初阳显然的是被我吓了一跳,慌张的伸手过来扶我,我顺势倒在了他的怀里,洒了他一身的红酒。

    这一套弄下来,温初阳现在整个人就像是一个落汤鸡一般,从上到下都被我撒上了红酒。

    那雪白的衬衫上面更是像沾了鲜血一般难看的要命。

    “先生,真是不好意思,真对不起,你看,要不然这样,我那里正好有一套备用的西装,是我助手的,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们过去那边换一下吧,你现在这样也没法再继续参加宴会。”我两眼泪汪汪的看着他,抿着嘴,一副受尽了委屈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