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噩耗
    “等等,你刚刚说什么?刚刚那个男人是你在一次生日聚会救的?你是在哪里救的?”我突然之间就想起了多年前发生的那一幕,当时我哥哥他不知怎么了,疯了一般要抢我的东西,并且还要凌辱我,我在情急之下便拿了桌上的烟灰缸,猛的砸到了他的后脑勺,当时我只看到他倒在地上,浑身是血,也来不及去看他是不是还活着,就匆匆的逃了出去。

    虽然出去以后我叫了救护车,可是那医院的人并没有找到人,他们去的时候,那地上就只剩下了一滩血迹,那人早已经不见了。

    虽然当时我哥哥对我做出那种事情,我对他恨之入骨,但事后想想,他毕竟是我唯一的哥哥,对他的恨意就悄然之间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在此之后,我曾经去找过他,可是茫茫人海,要找一个人是何其的艰难。

    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

    所以现在这个男人是不是我哥哥,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我问完他之后,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心里面却像是打鼓一样,嗵嗵的跳个不停。

    陆逸尘可能是没有想到我会问他这个问题,愣了一下,皱了皱眉,抬了抬眼皮,想了半天,眼珠子在眼眶里面转了两圈,这才突然之间像是醒悟一般,点点头,说道,“我想起来了,当时呢,我是参加聚会,喝醉了酒,然后被朋友带回家,第二天早上我起床准备出门去买早点的时候,一出门便看到我隔壁的房间,大门敞开着,在房间的地板上躺着一个壮汉,脑袋被人砸开了花,血流了一滩,我当时那么一看,喊了半天见没人,于是便过去把那大汉给救了!”

    “你那个朋友是不是住在琴花街?”我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多年前那血腥的一幕再次浮现在我眼前。

    陆逸尘问了一下,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问我,“你怎么知道的?难不成?”

    他一下子像是喉咙被什么东西噎住了一般,咽了好几口唾沫,难以置信的看着我,惊讶的说,“难不成他真是你哥哥?”

    我点点头,浑身忽然像是瞬间被人抽走了力气一般,直接瘫软下来,瘫坐在地上,望着那黑漆漆的水面发呆。

    金河距离桥墩大概有二三十米的距离,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再加上这水清冷无比。

    从这桥上掉下去,必定是九死一生。

    “那有件事情我可就不得不跟你再说一下了!”陆逸尘忽然板起了脸,眉头皱着,沉默了一下,叹了口气,缓缓的开口说,“我当初在救治你哥哥的时候,医生告诉我,你哥哥因为小时候受过一次伤,所以脑袋里面有一个血块淤肿,因为那血块淤肿,你哥哥可能情绪上以及智力方面都会有所缺陷,所以他以前如果有什么狂躁或者是不对劲的地方你可能得谅解一下!”

    “什么?”我只觉得自己心里面像是有一块东西,忽然的坍塌了下去,惊恐的抬起头去望着他。

    原来这都是真的!

    以前我一直怀疑我妈妈说我哥哥是因为就我摔了一跤,所以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也正是因为这一份怀疑,在这紧要的关头,让我毫不留情的对他下了手。

    可现在?

    这一切竟然全部都是真的!

    “没有错的!这是医生亲口告诉我的!而且他现在经过救治以后各方面已经变得跟从前完全不一样,上一次你也见过,他现在完全是一个能力卓越的人,在我身边也算得上是一个得力助手了!”陆逸尘双手叉腰,站在桥上左右看了看,最后将目光落到了那黑黝黝的河水当中,漫不经心的接着问我,“对了,你哥哥当时怎么会伤的那么重?他是一直一个人住在那里吗?”

    “我,这件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你的人怎么还没有在这里?再不来……”我也想到那后果,便忍不住落下泪来,整个人都感觉像是快要虚脱一般蹲坐在桥边上,感觉眼前这一切全部都变得眩晕眩晕的,自己随时都要掉下去一样。

    可也就在我几乎快要绝望的时候,几盏大灯突然之间朝这边射过来,我抬头一看,却是陆逸尘的人已经到了。

    几辆商务车噌一下停在道路的两边,那刹车声尖锐刺耳,车灯明晃晃的照在桥边上。

    车门打开,从车上陆陆续续的走下来十几个手里面拿着氧气瓶的青年男人。

    他们一个个身上套着泳装,十足十的救护套装,走到陆逸尘的跟前,点点头也算是打了招呼,然后便一头扎进了河里。

    这十几个人陆陆续续的下河之后,我站在桥上便可以看得到河里面那若隐若现的光点,在水里面沉沉浮浮。

    没多久,又有一批车子蹭的一声停在了桥两边,从车子上面走下来二十几个警察,为首的是一个十分年轻的女警官。

    这女警官神色慌张的,带着人走到桥边,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脸色便阴沉了下来,摘下胸牌递到我面前,冷冷的说,“我是周警官,我有权利对你进行盘问!这位女士,麻烦你告诉我你在这里做什么?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有谁掉到里面去了吗?底下又是谁在下面搜救?”

    这女警察看着十分标致,脸上白皙的皮肤,非常光滑,不像是饱经风霜的样子。

    我本来心里就烦,她这么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通,更是挑起了我心里面的那一股怒火,蹙了下眉,捏紧了拳头,刚要发作,却被陆逸尘给拦住了。

    他将我护在身后,抬头冷冷的看向那女警官,语气里面夹杂着一丝不愿,沉声说道,“女警官,现在人已经下去了,你们不快点派人去救人,反而在这里啰嗦那么多,是不是等着人死透了再捞上来才能立案呢?”

    陆逸尘故意将声音拉得老长,眉头一扬,满脸的不屑。

    “你!”那女人本就绷着脸,现在被陆玉成这么一句话一刺激,整张脸唰的一下就黑了下来,眉头微蹙,一口洁白的皓齿紧咬着,一句话憋在嘴里,没说出来,胸膛不停的起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