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沉默
    时间一会儿一会儿的过,我望着墙上的钟,转了一圈又一圈,却始终都不敢再提半句话。

    因为我觉得现在面前的温初阳,他脸上的神色实在是难看极了。

    如果将心情形容成一种颜色的话,那他现在脸上的神色大概就是一个打翻了的调料盘,浑浊不堪看不清脸上到底有什么情绪?

    “你就不累吗?要不要上去休息一下?反正一个礼拜的时间还很长,你慢慢的想,要我做些什么?你才愿意答应我去配型?”我慢条斯理的端起桌上的茶杯,倒了杯茶,一仰头,一口喝干。

    如果这是酒就好了!那样的话,酒精可以麻痹我的身体,这样我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可我已经好多年都没喝酒了。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我这副身体,一旦喝酒的话,就会支撑不住。

    可是就算不是喝酒,我也不能长时间的劳累。

    就是像现在这样一个姿势坐久了,我便觉得头昏眼花,昏昏欲睡。

    好在这里是沙发,我微微的靠着后背,还能缓解一下身体里面的那种不适感。

    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觉得眼前的东西越来越模糊。

    在看向温初阳的时候,这眼前就好像蒙了一层薄薄的雾一般看什么都觉得不太真切。

    “初阳?你看到了吗?面前有好多星星呀!”我痴痴傻傻的笑了一声,心里跟明镜似的,明知道自己就快不行,马上就要倒下去,可见还苦苦的支撑着自己,让自己再坚持一会。

    直到面前的东西越来越模糊,胸膛里面一阵翻滚,直觉得恶心之后,我才放弃了抵抗,软绵绵的瘫倒了下去。

    “江沁!你醒醒?怎么现在这副样子?这装的也太像了吧!你以前的身体怎么样我又不是不知道……”

    在我意识的最后一刻,我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我的耳边细细碎碎的念叨。

    可是再之后说了什么,我便听不清楚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一次醒过来的时候,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我们天花板的星星。

    这次不是我头脑发晕,看到的那种冒光的星星,而是真真实实的星星,一颗颗的纸星星挂在天花板上,上面的金属粉末还在冒着光,一闪一闪的在灯光底下特别的好看。

    我有一刹那的恍惚,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想了半天之后,这才忽然想起来自己很有可能是在温初阳的家里。

    就在我想挣扎着坐起来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我干脆假装没有醒来,只是微微的睁开一点点缝隙,查看着外面的情况。

    温初阳打开门,从外面走进来,身后跟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他们两个人走到我床边,居高临下的望着我,眉头都是紧锁着的。

    “你给我看看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身体会变得这么虚弱?还有她身上的这些疤到底是怎么回事?”温初阳伸出手指着我,手指尖都在不停的发抖。

    这样子恐慌的他,我还是第一次见。

    他向来都是冷漠的,无情的,在外人面前非常高冷的,居然在我面前表现出温情的一面,可他绝大部分的时间里,却还是表现得十分冷漠无情的。

    从来没有恐慌的他,却不知为何慌成了这副样子。

    那医生双手在我身上按压了几下,眉头始终紧抿着,站起身来,再看向温初阳的时候,眼神里面飘飘忽忽,有些闪躲。

    “你快说,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温初阳似乎是气极了,他的脸色忽的一下阴沉起来,然后拉着着医生的衣领,直接将他提到了半空当中。

    温先生的身高本来就是极高,再加上他现在怒火冲天,那医生虽然长得有1米8几,却还是被他给提了起来。

    “温先生,你不要生气!我并没有要隐瞒的意思,只是你现在一定要有心理准备。”那医生抿抿嘴唇,脸胀得通红,眼睛四处的瞟着。

    “废话少说!到底是什么事情?”

    “夫人的一只肾没有了,而且可能会有更多慢性疾病,这可能跟丢失的那只肾有关系,她身上的这些疤痕,一部分是生孩子,另外一部分,是摘肾手术留下来的。”

    那医生说这段话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到了温初阳的浑身一震,他哆哆嗦嗦的将医生放了下来,喉结耸动,吞咽了好几个唾沫。

    “你说的这些全部都是真的吗?你是说她现在只有一只肾?而且还患了慢性病?”温初阳的嘴唇颤抖,他的牙关打着颤,发出咯咯的响声。

    我躺在床上,朝上看过去,便看到了他紧握着的拳头,已经拧成川字的眉头。

    “吩咐下去给我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要血债血偿!”温初阳。猛的一锤在旁边的一张桌子上,啪的一声,直接将那桌子捶为两半。

    “是!”

    那医生应了一声是,仓皇的掉转头,直接小跑着跑了出去。

    恐怕他也是被温初阳现在这副样子给吓到了吧!

    我在心里苦笑一番,闭上了眼睛,没有在理会外面的情形。

    温初阳啊,温初阳,希望你不要再做傻事,赶紧给我儿子配骨髓吧!

    我叹了口气,在心里面暗暗的祈祷。

    “江沁?你醒了对不对?你快点醒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变成了这个样子?”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这一声叹息声让温初阳听到了,还是他察觉到了什么?突然之间她蹲下来,拉着我的手,将我的手贴在他脸颊上面,十分激动的跟我说。

    我一声不吭,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

    他到底要我怎么说呢?难道要我醒过来告诉他,这一切全部都是莫心兰做的?

    而当初害我的帮凶他也有份?

    如果不是当初他相信我,后来又怎么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

    这一切,是他们带给我的,可是现在我说出去的话,他会相信我妈?他会相信就是因为他的不相信,我才会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吗?

    我在心里冷笑了一声,纠结的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