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这是什么节奏
    “等等!”我咽了一口唾沫,实在是不知道他们两个到底是在做什么?这是什么节奏?我完全摸不着调?好吗?

    “那个,这样啊,那我不打扰你们了,你们好好的聊一聊吧,我就不奉陪了!”我掐着泪说出这几个字,心底里已经凉成了冰块。

    这两人,是在吵架吗?夫妻间的那种吵架,我只是一个炮灰吗?

    这么一想,我就巴不得给两人一人来一拳!

    要不是我现在着急着要温初阳的骨髓去给我儿子做配型,我才懒得站在这里,看他们秀甜蜜。

    我斜了他们一眼,抬起腿便朝外走。

    “等等!”

    我才刚走两步,温猪羊的声音便从我耳边响起。

    紧接着我便感觉胳膊一紧,温初阳那双修长而有力的大手,将我用力一拽。

    我本来就穿着高跟鞋,被他这么用力一拉,脚下便立刻不稳,直接往后载去。

    可我并没有倒在地上,而是落入了一个温香的怀抱里面。

    再抬头一看,便只看到了温初阳一对笑意盈盈的眼睛。

    “走什么走?好好的呆在这里就是了,从今往后这地方就是你的,你想去哪就去哪,你想怎么呆就怎么呆。”温初阳看着我,眼睛里面浓情蜜意的,叫我看得有些恍惚。

    “温初阳!初阳”

    “我知道你还在因为褚玉华的事情在跟我置气,可那真的不是我故意的,他生前就这么希望……”

    “够了,麻烦你现在出去好吗?如果你还真的想争女儿的抚养权,那麻烦你从现在就消失在我面前!”温初阳脸色突然一沉,大手一挥指着窗外,眼睛里面蹦出几丝寒意。

    我呆呆的看着他们两个,有些踹不过起来。

    这?跟我想象的差了好多啊!

    没有了我,他们不是应该很快乐的在一起吗?

    当初,我之所以放弃了报复,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不想看到温初阳不开心。

    可是,现在,我的退让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吗?

    莫心兰现在脸上的表情,是我看过的最难看的,分不清黑还是红,又或者是黑和红都有。

    她气鼓鼓的看着温初阳,眼睛通红,里面隐隐的可以看得到泪光。

    “那个,我想你们还是聊一聊吧,我就不参合了!”我从莫心兰的眼睛里面看到了杀气。

    这个女人,是个疯子,做事情永远都不会计较后果,我不是一个人,所以,我不能任性,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现在,我只想离开,不要加入他们之间的战斗才好。

    这个温初阳,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沁儿”温初阳在我挣扎想要脱身的时候,忽然的一弯腰,在我的耳边轻声的说了句。

    那一声轻唤,像是一道电流一样的流过我的身体,麻酥酥的,让我忽然就软了下来。

    以前的记忆像是洪水一般的在我的脑子里面过。

    这个时候,我说不动情,那是假的。

    “初阳,我求求你了,看在孩子的份上,你就回来吧,那件事情,我已经后悔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是褚玉华自己的选择,真的和我没有关系啊!”莫心兰的眼泪像是大水一般,在脸上已经泛滥成灾了。

    温初阳的身子在听到女儿的时候,明显的僵硬了一下,抱着我的手,莫名的抖动了一下,眼睛里面也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看不清里面的情绪了。

    轰轰

    我的一颗心,轰然的又碎了一遍。

    好吧,我已经很明显的看出来了,温初阳的心里,他女儿是很重要的。

    趁着他发愣的片刻,我用力站起,朝后走了几步,挣脱了他的束缚。

    “莫心兰,你走吧,我已经说了,不会和你在一起了,女儿的事情,你不要拿孩子来压我。”温初阳的声音淡淡的,里面满是忧伤。

    莫心兰没有说话,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不情不愿的缓缓转身,拉门出去。

    她在合上门的时候,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犀利的可以杀人了。

    莫心兰走了以后,我和温初阳两个面对面的坐着,没有说话。

    空气尴尬了几秒以后,温初阳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和刚刚的莫心兰一样的面无表情。

    “那个,你要怎样才可以答应我帮我去赔骨髓?”我咽了一口唾沫,看向了窗外,木讷的问他。

    “江沁,是不是陆远之现在没落了,所以你才想要回到我身边来的?”

    “什么跟什么?”

    我一下没反应过来,气的心尖打颤。

    “如果不是这样?你会回来?你舍得回来?就因为我当初没有陆远之的权势,所以你就狠心带着孩子一声不吭的就离开我?”温初阳咬着牙齿,一字一顿的,眼睛里面现出一抹凶光。

    “拜托了,不是我想要离开的好不好?是你自己不相信我?现在在这里说这些你觉得有意思吗?”我深吸了一口气,才让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接着说,“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要你帮我去做一个骨髓配型的,好歹醒儿也叫了你那么久的爸爸,难道你就忍心看着他受苦吗?受折磨吗?”

    一想到醒儿,我就觉得自己的脑袋都是晕的,站都好像要站不稳一样。

    可是我说出这些话以后,温初阳整个人并没有什么变化,好像刚刚我说的那些都是在和他开玩笑一样。

    他依旧用那种淡淡的,冷冷的眼神看着我。

    “怎么,你不相信吗?那你跟我去,我让你看看,醒儿现在是个什么样子!”我气急败坏的拉着温初阳的手,拖起他就往外面走。

    “江沁,算了,我不管是你以什么目的靠近我,你只要陪我度过了一个礼拜,我自然跟你回去配型。”温初阳叹了一口气,似乎是想通了什么一样,站起身,也没有搭理我,转身开门出去了。

    房子里面一下子就只剩下我一个人,空气里面安静的可怕,墙上的时钟的滴答声,都听听得一清二楚。

    “哼!果然,叫我来,就是想要让我当炮灰吗?还当我是以前那个傻傻呵呵的姑娘?他说什么,我都会信吗?”我自言自语了一声,失落的坐会啦沙发里面,猛地抽了好几支烟。

    我本来身体就不是很好,这下一来,整个人都是晕的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晕乎乎的睡了过去,一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黑了,眼前有一个黑影,就在我面前几寸高的地方。

    我一个反应不及时,吓得尖声的叫了一下,然后猛的站起来。

    可是也因为我压力过猛,一下子脑袋发晕,直接倒了下去。

    温初阳伸手一捞,便直接将我楼进了怀里。

    他怀里的味道很好闻,淡淡的,草地的味道。

    这样的温度,这样的柔软,是我多年不曾有过的。

    记得刚刚开始离开的时候,我还会时常的在梦里梦见和他在一起。

    后来时间久了,也就彻底的淡忘了。

    现在忽然间重新被他抱着,我的一颗心也不受控制的跳动了起来。

    “你到底想要怎样?”温初阳在我耳边淡淡的说了一句,吐出来的气息吹拂在我的耳垂,痒痒的。

    “好了,温初阳,我也不跟你多说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只要你开心,让我做什么事情都可以!不过你记得你的承诺,等你开心了以后,一个礼拜之后,还麻烦你信守你自己的承诺!”我将头埋得很低,努力的不让他看到我眼睛里面飘出来的泪水。

    温初阳没有回答我,空气忽然安静的可怕。

    既然这样,我就直接当他已经回答了。

    “既然这样,那就算是你正式的答应我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去遵守自己的承诺的!”温初阳的声音,冷冷的在空气当中传达开来。

    他将我松开,那股熟悉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不见。

    抬头看去,却看到他已经走到了门边。

    他有些恋恋不舍的朝这边看了一眼,然后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狠狠一咬牙,一转头,便消失在了夜色里面。

    我看着他的背影,忽然之间就不见,心里面默默的失落了一番。

    可是,他刚刚出去,没有多久,又走了回来。

    在黑夜里,他的身影修长而挺拔,一步步的朝着我这里走来,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魅力。

    他走到我对面坐下来,端起桌子上面的杯子喝了一口水,淡淡的问我,“你可以跟我说说你这些年在外面的经历吗?你到底去了哪里?过的好不好?”

    “有必要吗?和你也没有关系不是吗?”我一想到这几年在外面那些大半部分都是在医院度过的日子,就觉得鼻子发酸。

    虽然陆远之对我好,可是我却没有办法像一个正常人一样过日子。

    那些正常人可以做的事情,对于我来说,都是奢望。

    而这一切,都归功于莫心兰在我身体上面动的那一些手脚。

    “难道我们之间就那么没有话说吗?就当做我是一个普通的朋友也可以啊!只是说说,我想知道。”温初阳的语气冰冷的可怕,可是脸上偏偏又是一副焦灼等待的神情。

    我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自顾自的看着自己的鞋子。

    这要我从哪里开始说起呢?

    我和温初阳之间气氛一度尴尬到了极点。

    他不离开,我也不敢离开。

    他呆坐在沙发里面,我也不好去别的地方,只能陪着他坐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