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再见故人
    我叹了口气,点点头,从他身旁走过,闻到了一股如青草般的香味,不由得浑身一颤。

    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和从前那样子,可是一点都没有变,就能体香,也还是那个味道。

    一进屋,环顾四周,我发现温初阳的房子并没有任何的改变,就好像两年前我离开时候的那个样子,这里就好像是封存在记忆里一般,我一打开门,有些恍惚,以为自己是回到了从前。

    “坐吧,还是和以前一样,来杯柠檬汁吗?”温初阳走到我身边,声音从我耳边传来,我一侧头,便看到他目光灼灼的盯着我的脸看。

    气氛有一瞬间的尴尬,我俩对视着,眼睛里面像是有火花,即将要迸裂出来。

    只不过下一秒,我就觉得自己的心脏慢了半拍,呼吸便觉得有些困难。

    所有的感觉所有的感慨,全部都在这一瞬间化为灰烬。

    从我心底里依然是一丝恨意,将我整个人都占据满了。

    我突然间就想到了莫心兰对我做的那些事情来,假如不是他们两个的话,我现在也许还有美好的人生,还有大把大把的日子可以挥霍,可却是因为他们两个我不得不过早的凋零。

    我冷哼一声,然后扭头往沙发里面一坐,从兜里抽出一支烟,刚想放到嘴边,却被温初阳一下子给抓住了手,抢过了烟去。

    “女人不要忘了,你来这里是有目的的,既然来了,那就好好的听我的话吧,要想要拿我的骨髓,不是那么简单的!”温初阳回过头,斜睨着看着我,眼神带着些冰冷。

    被他这么一说,我才忽然之间想到,我孩子现在还必须要依靠他的骨髓去救命来着。

    这么一想,我整个人的气势便直接焉了下来,咳嗽了两声,然后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讨好似的看着他。

    “那个温总,请问您现在肚子饿吗?也没有觉得腰酸背痛的,要不然我给你按摩一下吧!”我嘴角扯出一丝弧度,极力的让自己保持着镇定,镇定,一定要镇定,现在我儿子的命就掌握在他的手里。

    温初阳的眉头挑了一下,缓缓的朝我走来,嘴角带着一丝嘲讽的笑。

    我原本以为他会让我给他按摩,或者是叫我做饭给他吃,毕竟他曾经最爱吃我做的菜了。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他走到我跟前,趁我还不注意的时候,竟然一伸手直接把我拎到了半空。

    “女人,你这些年都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我把整个榕城都翻了个遍?”温初阳的眸子里透着一丝凶狠,他看着我的时候指节还在用力,骨头被他捏的嘎嘎作响。

    这么近的距离,他和我的鼻子几乎凑到了一块,他呼出来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身上,几乎让我整个身体全部都融化了。

    温初阳身上有一股非常特殊的魅力,只要靠近他,我便觉得自己就快要沦陷一般,身体和灵魂就开始有些不受控制的被他吸引和影响。

    “那个你能不能先把我放开?你要是想让人陪你聊天的话,那没关系啊,你看看我们俩面对面坐着好好的聊一聊?”我咽了口唾沫,左右张望,心里紧张的厉害。

    这温初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霸道不讲理了,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就这么把我提溜在半空,就不怕直接把我的心肝命给吓出来了?

    温初阳听到我的话,缓缓的把我放在沙发上,然后一转身一屁股坐在我对面,冷冷的看着我,一张口,语气森寒,“说!”

    “其实这些年我一直都在这边啊?你自己找没找?我不知道,不过我的确是从来都没有见过你,我和你之间就隔着半个小时的车程,好了,就这么多了,你想要知道的我都告诉你啦!”我拍拍手,站起身,转头看向了窗外。

    可这一眼却直接把我的小心脏都吓出来了。

    我这么无意间的一瞥,竟然看到莫心兰气势汹汹的朝着这边赶过来。

    “喂,你老婆过来捉奸了!我现在该藏到哪里去?”我匆忙回头躲在温初阳的身后。

    一看到莫心兰,我就想起那些不愉快的记忆,不知道为什么,就会觉得整个人都,难受的厉害!

    我原本以为温初阳会紧张会害怕,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温初阳却直接拽住我的手,肆意而猛烈的直接吻了下来。

    他炙热的唇一下子就将我的嘴唇和呼吸全部都堵住,我挣扎了几下,却并没有挣脱。

    恰巧此时门哐当一声被人从外面踢开,莫心兰一脸怒气的看着温初阳,但剧烈的起伏,整个像是面对着自己的杀父仇人一般,伸出手,指着温初阳,大声的呵责他,“你算什么男人?我为你付出那么多,竟然就得到你这样子的回报吗?”

    他这一句话一说出口,我脑海里面立刻就浮现出了两个字,渣男!

    难不成我之前一直都看错了,温初阳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渣男,跟我在一起是这样子,跟莫心兰在一起还是这样子,总是要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不然的话,他怎么又会把我找来?我要当着莫心兰的面吻我。

    “还有你你这个小贱人,你不是早就应该已经死掉了吗?怎么还来这里祸害人?你们俩都不是好东西!”莫心兰骂的难受,一跺脚,两颗眼泪直接飙了出来,你坐在沙发里面,扑在沙发上面,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看着哭的这样子,伤心的她心里面竟然觉得有一丝内疚,好像是自己破坏了她幸福的生活似的。

    不过当我一想到他对我做的那些事情,那一丝内疚,也突然之间烟消云散,只剩下了大快人心。

    “这位小姐?我们认识吗?这是我男朋友,你在这里大吵大闹的又是什么意思?哦,难不成你是我男朋友的前任吗?难不成就是他嘴巴里面说的那个又蠢又泼辣的女人?”我故意捂着嘴,咯咯的笑了出来。

    就连我自己也觉得那项特别的欠扁。

    我本以为温初阳会站在莫心兰的面前说两句话,这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却一把拉过我的身子,将我搂在怀里,冷冷的看着莫心兰说,“宝贝,你说的没错?她的确是又蠢又泼辣,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他不是我的前任,他是我的老婆呀!不过很快就不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