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命运
    “嘟嘟嘟嘟”电话还是急促的响了起来。

    接还是不接?

    接的话我要怎么面对?

    我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拿起电话按了接听键。

    “在哪?”温初阳的声音有些哽咽,从电话里面传出来,恍恍惚惚的,让我觉得有些不太真切。

    本来我想着接通了他的电话之后,他应该会直接骂我一顿。

    但绝对没有想到,他一开口说的竟然是这两个字。

    在哪?

    这两个字看着简单,却让人不太好回答。

    这两个字太温情了,听着像是两个情人之间的对话,而绝对不是已经相隔的两年未见的故人。

    “我问你现在在哪?”温初阳的声音听着比之前还要更加的沙哑,一张口,喉咙里面就像是插了一张老树皮一般。

    “那个麻烦你一件事情好不好?”我惊咬了一下唇,犹豫了半天,一想到醒儿的状况,却还是咬了咬牙张口说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这几秒钟对于我而言,就好像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说!”

    “可不可以去医院做一个骨髓配型?我儿子得了白血病,麻烦你了,就算是我求求你好不好?”我的心猛烈的跳着,一想到温初阳的脸,就觉得自己一颗心已经停在了半空当中,随时有可能掉下来,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变成好几瓣。

    “可以,不过在此之间有一个要求,我给你一个礼拜的时间,你赶紧滚回来,要是取悦我,让我开心了,我马上就去医院做骨髓配型!”温初阳的声音淡淡的,不含一丝情绪,夹杂着一丝生冷。

    他的这一席话如一记闷雷,直接砸在我头顶,让我半天都回不过神来,直到温初阳啪的一声把电话挂断了,我这才反应过来,看着电话发呆。

    恰巧这时,陆远之推门而进,我惶恐不安的情绪可能落到了他的眼里,他抬头,一脸关切的问我,“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医生不是说骨髓已经找好了吗?”

    “那个那个,对呀,医生说骨髓已经找好了,我只是刚刚在想一个问题,可能由于最近没有休息好,所以才会显得神色不太好吧!”我不安的往后退了两步,然后勉强的挤出一丝笑,伸手去端桌上的水杯,猛地喝了两口。

    “不对!沁儿,你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们两个人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到底有没有事,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陆远之上前两步走到我跟前,直接拽住我的手,然后掰过我的脑袋,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冷冷的问道。

    完了完了,这时候我该怎么跟他解释,直接跟他说是绝对不行的,要是被他知道我和温初阳两个之间还会有什么牵扯的话,他肯定会直接抓狂的。

    可现在,他已经发现了情绪的不对劲,这可怎么是好?

    而且温初阳在电话里面说要我用一个礼拜的时间去陪他,那么我怎么样才能在陆远之面前请到这一个礼拜的假呢?

    “沁儿,你快点跟我说,是不是骨髓有问题?”陆远之紧拽着我,气势咄咄逼人。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我脑袋里面突然之间灵光一闪。

    “陆哥哥,医生说这捐献骨髓的人最近出了一点事情,所以可能要我亲自去跑一趟,大概要花一个礼拜的时间才可以将骨髓从别的地方给运过来!”我紧紧的捏着自己的衣袖,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紧张全部都藏了起来。

    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想了,只能半真半假的跟他说了,等下我必须要跟医生商量一下,不能让陆远之知道了捐献骨髓的人就是温初阳。

    “这样啊,那既然是这样的差事,那就让我去吧,你在这里陪着醒儿就好了,我一定会按时完成任务的!”陆远之脸上的神色缓和下来,他伸出手在我的后脑勺上轻轻的摸了摸,然后宠溺的将我的脑袋摁进了他的怀里。

    啊这怎么行,如果让你去的话,那你们两个还不得打起来!

    我拼命的在心里面摇了摇头,慌忙的回答说,“不行,这医生说了这一次必须要我去,因为要我用我的血液协助医生去做最后的骨髓配型,确定最后的人选!你去了是没有用的,你就在这里好好的陪着醒儿吧,我一定会在一个礼拜之后按时的赶回来!”我咽了口唾沫,推开他,悻悻的朝着他笑了下。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我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路远知乎也的抬了抬眉毛,疑惑的望着我。

    我刚想开口说,这时候门开了,那护士冲着里面探了头,望了我一眼,然后冲我招了招手,表情略带严肃的说道,“你就是醒儿的妈妈吧,你过来一下,医生还有事情找你!”

    我应了一声,然后冲着陆远之笑了笑,转过头毫不犹豫的推门出去了。

    刚出门,我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刚刚幸好这护士来的及时,要不然的话我真的不好怎么回答陆远之的话。

    “护士小姐,陈医生找我还有什么事情啊?”我脑袋一片混乱,只想快一点离开这里去找温初阳。

    早一天拿到骨髓,儿子就早一天,脱离这苦海!

    “这个我怎么知道呢?我只是负责过来叫人,你跟我去吧!等下有什么事情医生会跟你说的!”那护士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在门一打开,冲着里面喊了一声,“陈医生,陆之醒的妈妈来啦!”然后便转身蹬蹬的踩着步子离开了。

    我推门进去,坐到医生对面,向内突出的乱跳个不停,生怕他又说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消息来。

    “这位妈妈,你儿子的情况现在暂时是稳定下来了,只要在这两个月的时间之内成功找到骨髓,随时都可以做骨髓移植手术,手术的成功几率在80以上,这个你大可以放心,在我们医院暂时还没有失败的案例!”陈医生说着抬头冲我笑了笑,脸上的神色十分温和,看上去像是白色的天使。

    太好了,总算从他嘴巴里面蹦出来了一条好消息,我刚刚还差点以为这一次又有什么不好的消息等着我呢!

    “真是太谢谢你了,我现在就赶紧去争取最快的时间把过去成功的找回来!”我站起身,连连冲她鞠了两个躬,然后转身便开门出去了。

    跟陆之醒打过招呼,我收拾收拾了一下行李,又发了一个信息给医生,叫他千万别透露这一次骨髓配型的人是谁?做完这一切之后,我便直接打了辆地,朝温初阳那边赶去。

    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就在这个城市里面并没有去别的地方,只不过温初阳他是在城东,我是在城西,两个人没有交集而已。

    其实去他那里并不远,我也曾偷偷的想过想要去看一看他过得是不是很好,你想要看一看他和莫心兰两个人到底现在是不是还在一起?

    可是每每我准备动身的时候,只要一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样子,就没有办法原谅他,没有办法原谅莫心兰,所有的念头便噶然而止。

    可没有想到有一天我却不得不去接近他,甚至是讨好他,单单只是为了他身上的某个小东西?

    车子很快,城东到城西也只不过是半个小时的距离,当出租车停在温初阳宅子门外边的时候,我还觉得有些恍惚,甚至是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知道那出租车司机喊了一声,“这位小姐30块!”我这才从臆想当中回过神,打开钱夹,拿了钱递到司机手里,然后转身便朝着温初阳的宅子走了过去。

    温初阳的宅子院门是打开的,院子里面种满了红色蓝色的玫瑰花,团团簇簇的开得正艳,我一进去便闻到了扑鼻而来的花香。

    这院子倒是和很多年前一样,一点也没有变,只是这花丛里面多了许多的杂草,像是很久都没有修剪过一般,我走到门边,轻轻地敲了三下门。

    随着咚咚的声音在空气当中传扬开来,我侧着耳朵一听,便听到了里面急促的脚步声。

    只不过一两秒的时间,门被哗啦的一声打开。

    这个时候正好是傍晚,太阳西斜,一道金色的光穿过门框,直接打在面前的男人身上,那金色的光映照在他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的脸上更显得他的眼睛特别的深邃。

    温初阳穿了一身白色的休闲装,脸上的胡茬剃得干干净净,就连头发也刻意的吹洗的十分的有型。

    这一看就是精心打扮过了。

    我很诧异,没有想到,即便是这么多年没有见了温初阳,却好像还是最开始时候那个样子,整个人站在那里,玉树临风,俊美得不像是这个凡间的人物。

    “进来说话吧!”温初阳的喉结抖动,手有些不自然的往里面挥一下,温声的说了句。

    这一点倒是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的她怎么看上去好像丢失了先前的锐利,整个人变得圆润起来了。

    不过这样一来,他眼里面的那种桀骜不驯的气势,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