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毒妇
    “是呀!你说我是在你这里开一个口子,还是在这里开一个口子,你在我身上开口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这样的一天呢?”我冷冷的笑着,将刀子在她的皮肤上面划过。

    其实我是真的想要将刀子滑进去的,可是我的手抖了抖,却还是下不了手。

    “你来吧,我落到你手里了,自然不奢望你可以善待我,我当初对你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我一点也不后悔,即便是现在,我也是不后悔的!你要来就来,不要那么多的废话!”

    “你!”我被莫心兰气到了,她是料定了我不会对她动手吗?

    “莫心兰,你不要以为自己现在就可以赢了,我告诉你,事情还没有结束,你让我落得今天这个地步,我是不会让你好过的!”我深吸了一口气,捏紧的刀子朝着她的脖子划了下去。

    以前那个大哥哥教过我,如果不是很用力的划脖子的话,人是不会死的!

    我要让莫心兰好看,至少,也要让她也尝一尝当初我受的那些苦!

    我的刀子在她的脖子上面划出一条细密的口子,那小小的口子往外渗着血,颜色鲜艳无比,看着就像是一道道盛开的玫瑰花,却又是那么的阴森诡异。

    我颤抖着将手拿开,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却忽然觉得心底里面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开心。

    “怎么?不敢吗?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像我一样心狠手辣,不知道你说在哪里嘛吗,你输就输在你那么善良,可以任人欺负,今天即便不是我取代了你的位置,以后也一定会有其他人取代你的位置!”莫心兰冷冷的看着我,她和我的身高一模一样,她站在我面前,我就像是在照一面镜子,只不过她脸上这种阴狠的神色我是绝对学不出来的。

    可我又怎么能认输?一旦我认输了,那不就是直接告诉她,我输的理所应当吗?

    我深吸一口气,拿起刀子在她的脸上轻轻的一划,划出了一条细细的小口子,咬着牙齿狠狠的说道,“莫心兰你给我听好了,即便我没有你那么狠毒,但是对付你这种人我还是绰绰有余的,你当初是怎么样对我的,今天我就要让你尝一个遍!”

    说完,我便捏起了刀子,然后下定了决心,这一次一定不能手软。

    可就在我的刀子刚刚下去的时候,忽然之间从门外传来一声住手。

    这声音极为的熟悉,哪怕是化成灰我也认得。

    我侧过头一看,温初阳被人绑着双手,神色慌张的站在门外,见到我回过头来,挣扎着想要从他们的手里挣脱开。

    但是他们绑的很死,温初阳便只好咬着牙齿冲我大喊,“你放开她,我承认是我对不起你,是我有错,是我不应该对莫心兰念念不忘,是我不应该跟你在一起的同时,心里面却还想着她,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离开你,如果不是你主动离开我的话,我会一辈子对你好!你有什么你就冲我来,不要伤害她,你打我骂我,杀了我都可以!”

    温初阳头发和衣服全部都凌乱不堪,像是刚刚和人撕斗过,他眼睛里面的着急不是装出来的。

    “你真的就这么在乎这个女人吗?”我发现将小道藏在了身后,走到温初阳的跟前,举起小刀,在他的脸上轻轻的划了一划。

    “她并没有什么错,对不起你的是我!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她是无辜的,你放她走!”温初阳挣扎着,想要挣脱这两人的束缚,但是却被死死地扣紧了胳膊,他神情恍惚的看着我,眼里分不清是悲伤还是绝望还是失落?

    我看着这个我昔日爱得那么疯狂的男人,心里面此刻就像是有一把刀子在不停的搅,疼得死去活来。

    可就是这个昔日我爱得疯狂的男人,现在却在为另外一个女人说情,竟然可以拿生命去保护另外一个女人,还在这里说什么?所有的错全部都是他!

    我冷笑一声,疼得几乎没有办法呼吸,可是却还是抬起头,冷冷的看着他的眸子。

    温初阳的眸子还是和先前一般的好看,深湛见底,好像一汪清澈的湖水。

    只是和先前不一样的是,他眼睛里面所有的情绪都已经和我无关了,他的喜怒哀乐全部都系在了另外一个女人的身上。

    “江沁,你听我说,我们不要那么冲动好不好?你有什么你就跟我说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温初阳目光灼灼的看着我,眼底里面波光闪动,像是有千言万语。

    不知怎么的,我看着他这副眼神,忽然之间,心底里面就松动了,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莫名其妙的就想起了我们曾经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只是这时候突然之间,莫心兰的脸出现在我脑海里面,然后我跟温初阳所有的美好,便顷刻之间化为乌有。

    我深吸一口气,收起所有的情绪,冷冷的望着他,然后将匕首的剑尖指向了他的脸。

    “温初阳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确定你要替她代过吗?你确定这一切全部都是你的错?你就不怕我这一刀挥下去直接把你这张好看的脸给劈成两半!”我将匕首的刀尖往他的皮肤里面插了进去,一丝血从匕首的刀尖冒了出来。

    温初阳面不改色,眼底里面满满的都是一种绝望和失落的神情。

    “怎么?你当真觉得这一切真的就是你的错吗?我倒数三下,如果你还这么认为的话,那我就真的不客气了!”我咽了口唾沫,心底里面早已经疼的痛苦不堪。

    “你既然心里面有恨,那你就来吧,直到让你解了恨为止!”温初阳闭上眼睛不再看我,脸上是一副毅然决然的神情。

    我举起刀子,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手下留情,这个男人害得我落得这般下场,他死有余辜!

    可当我刀挨到他皮肤的时候,我的手却没有任何力气了,身体一软瘫倒了下来。

    我坐在地上,感觉自己头晕目眩。

    郑老头不知从哪里冲出来,把我从地上一把抱起,扶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他拍拍我的脸,关切的问,“是不是下不去手,要不要我帮你?”

    我抬头看了一眼,脸上满是震怒的温初阳,又看了一眼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莫心兰,那一刻疼得死去活来的心,彻底的没有半点的反应了,除了麻还是麻木。

    “算了!这可能就是天命吧都这样了,我还能怎样?就算我把他们两个人都杀了,也再也回不去了!让他们走吧!”我冷冷的说完这句话,却忽然觉得自己的眼睛酸涩的厉害,一丝眼泪从眼角流淌下来。

    郑老头冲着外面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将温初阳放开,温初阳抖了抖胳膊,慌忙的走到莫心兰身边,把她从钢管上面放下来,抱在怀里,一句话不说的转头便往外冲。

    “你个傻丫头,这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动手,下次再想把他们都抓过来,恐怕就没有那么顺利了,他们现在应该会十分警惕安排许多保镖在身边!”郑老头拍了拍我的肩膀,一把揽过我,轻轻的将我搂进怀里。

    我再也没忍住,刚刚压抑着的那些情绪,彻底的爆发出来,哇的一声,在他的怀里哭了起来。

    “好啦好啦,你这个傻丫头,不要再哭了,在哭的吧,把眼睛哭肿了,到时候连我都不喜欢你了,看你怎么办?”

    “我做不到,我没有办法忘记他,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去伤害他!”我狠命的揪出一颗心,努力让自己呼吸变得平稳,可是那身体里面的悲伤,就好像是波涛的湖水一样,怎么样也抑制不住。

    我不记得自己哭了多久,也不记得,郑老头在我的背上轻轻的拍了多少下,总之我到最后只觉得自己头脑都是昏沉沉的,整个人好像只有在呼吸一口,都感觉喉咙和肺疼的厉害。

    哭到最后,我便直接在郑老头的怀里睡着了,在梦里我做了很多噩梦,每一次都是莫心兰拿着刀子在我身上捅来捅去。

    我睡了多久我不知道,只知道后来醒过来的时候,郑老头在我的身边守着,而我早就已经到了医院。

    直到后来过了很久之后,我才从郑老头的口中得知,我当时直接哭晕倒过去了,气都没了,抢救了两个小时又昏迷了七天七夜才醒过来。

    真实情况是什么样的,我也不知道,但是,从那天开始,我就释然了。

    我想这或许就是我欠他们的,上辈子我一定做了很多对不起他们的事情,我才会被他们害的那么惨。

    出院以后,我重新回到了陆远之身边。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最后的时光就是和我儿子在一起了。

    我在住院的时候,被查出了尿毒症还有变异菌感染,接下来的时间不多了。

    当然,这件事我没有告诉陆远之,只是拒绝了他的医生,在郑老头的掩护下,将我的身子隐瞒的天衣无缝。

    如果不是后来再遇到了一些本来不应该再遇到的人,那我这辈子就会在陆远之的身边悄然消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