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郑老头下
    其实郑老头还有一个身份,虽然这个身份已经很久都没有用了,但是他只要开口的话,那些人是会听他的命令的。

    以前的他,是一个帮会的老大,也是幕后的主使。

    曾经的他将帮会带领的很好,做了很多的生意,赚了很多的钱。

    他之所以洗手不干了,是因为他爱上了一个女人,为了可以给那个女人一个完整的家,郑老头毅然决然的抽身而出。

    可是让郑老头失望的是,他放下了一切想要守护的爱情最后却败给了命运。

    在他们结婚的第二年,他的爱人就得了不治之症,离开了。

    失去老婆的郑老头,一夜之间就白了头。

    从此以后,他就颓废了下来。

    日日抽烟这都是很小的事情,那段日子,用郑老头自己的话,讲,就是过的比老鼠都不如。

    老鼠过街还人人喊打,可是他却成了一个孤家寡人,想要说话的时候,连个人都没有。

    那段日子,郑老头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直到后来,他遇见了我,知道了我的事情,从此就开始重新过起了生活。

    原本他是想要和我在一起的,他觉得时间久了,就可以让我感动。

    后来,就是我离开了。

    我想着以前的事情,心里感慨万千。

    “江沁,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求我?我看你的脸色不是很好。”郑老头使了个颜色给中年妇女。

    那个女人倒也开明,点点头,然后跟我打了一声招呼,直接上楼了。

    “郑老,难怪你会喜欢这个女人,换做是我的话,我也会喜欢这样的人的!”我淡淡的一笑,算是答应了他的话一样,

    “没事的,只要是你想要做的事情,我都会支持的,你说,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了?在我面前没有必要隐瞒,因为如果我想要知道的话,你不说,我也是马上可以知道的。”郑老头说着拿起了电话,拨通了一串的号码。

    我紧张的看着他,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帮我查一下,江沁最近的消息。”郑老头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直勾勾的盯着我看,像是要把我看透一样。

    我被他看得不好意思,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已经浑身没有什么力气了。

    原来到郑老头这里的时候,我已经是耗费了我所有的力气,所以现在,再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可以离开了。

    过了大概几分钟的时间,郑老头的电话忽然的响了,他拿起手机,放在耳边。

    他的脸色,忽然间刷的一下就变的惨白惨白了。

    我不好意思的看着他,心里有些别扭。

    郑老头应该是知道了一切了,所以他的脸色才会那么的难看。

    也不知道电话里面的人跟他说了什么,现在的他,脸色看上去比猪肝的颜色还要差一点。

    “那个,老郑,你不用的,这件事情我可以自己解决。”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子尖,忽然的有些发酸。

    现在的我,真的是好可怜啊,连我自己都觉得可怜。

    好在现在是在老郑这里,在他的面前,我习惯了做丢脸的事情,也习惯了以这样的一副姿态去面对他。

    空气突然之间就变得十分的尴尬症,老头和我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只剩下时钟在滴滴答答的转着。

    良久之后,也不知道到底郑老头是怎么想的,突然之间走到我身边,一下子将我按进他怀里。

    “哭吧,好好的哭一场,把你所有的委屈和不快乐全部都哭出来!不要让自己再这样继续窝囊下去了!”郑老头的声音突然之间就变得十分沙哑,他轻轻的拍着我的背,像是一个父亲一般,让他宽厚的手掌和温暖的怀抱抚慰受伤孩子的心灵。

    不知道为什么,趴在他的怀里,我总感觉特别的踏实,我甚至都没有去推开他,只是慢慢的享受着童话里面的片刻温暖。

    “你放心,这口恶气我一定会帮你出的,那个女人是不是叫莫心兰?”郑老头的声音掷地有声,像是平地之间炸开了一声雷,一下子就让我打了一个激灵。

    “你想怎样?”我抬起头看着他,心里面却有些七上八下,郑老头这个人我是十分了解的,如果有谁得罪了他,或者让他不开心了,那他一定会十倍的奉还。

    郑老头冷哼了一声,松开我站起身,然后看了看窗外,从兜里摸了摸,却没有摸出什么,便走到茶几的桌子旁,从底下拿了一包烟,找出一根,然后剩下的全部都递给我。

    “既然他得罪了你,那么我想做的事情就是让他不痛快,你自个想想?怎么样让她不痛快?”郑老头说完猛的吸了一口烟,然后吐出了一串长长的烟雾,那烟雾袅袅着升上来,将我面前的那片空气都染成了白色。

    这一切如梦似幻,先前我还在想着怎么样才能让莫心兰后悔。

    可是下一秒却忽然有一个男人告诉我,不管我怎么样做,他都会支持我。

    “可是老郑,你不是说过了再也不沾染这些事情了吗?如果为了我破例的话,那我会愧疚一辈子的!”我低下头,心里面像是有一头小鹿在不停的乱转。

    郑老头曾经跟我说过,他觉得这一行就像是刀头上面添血,这久了一定会出什么事情,所以他宁愿过那样平凡的日子,也不愿意再去接触那种事情。

    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现在他却为了我重新提起了这档子事,而且那神情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既然我已经决定了,那谁都没有办法再改变,与其扭扭捏捏的,在这里扯来扯去的,还不如现在好好想一想,怎么样让那些女人不痛快?”郑老头冲我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只剩下里面的衬衫。

    这时候我惊讶的发现,他衬衫上面竟然还有一点点鲜红的血迹,在那白花花的衬衫上面,十分的惊艳,像是一朵盛开的美丽的花。

    “老郑!你这是去了哪里?”我站起身,朝他走过去,走到他跟前的时候,这才看清,我刚刚的确没有看错,他衬衫上面的那一点红色的鲜艳的东西,正是一滴血。

    郑老头耸耸肩膀,不置可否的笑了下,然后抬头看着远处的天空,淡淡的说了句,“其实就算不是因为你,我也早就已经重新出山了,以前我总想着可以躲在山林里面过一些普普通通的日子,可是后来却发现人生就是注定的,是里面的人怎么样也逃脱不了,就算是我想过平静的日子,其他的人还是不愿意放过我的!”

    郑老头冷笑了一下,然后捏了捏他的手掌,他的骨节被他捏得嘎嘎作响。

    “怎么样?现在想好了吗?到底怎么样才让那个莫心兰不痛快?”这老头猛吸了一口烟,将那白色的烟雾吐到我脸上。

    “那要不然这样吧,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是怎样对我的,我就怎样对她,把这一切重新还给她,让她也尝一尝,被手术刀折磨的滋味!”我咬着牙冷冷的说。

    “好,这才算是我认识的江沁!有仇报仇,有恩报恩,该怎么样还不去,就怎么样还回去。”这老头说完,然后转过身,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对着电话里面说,“给你们一天的时间,把刚才那个女人给我绑到这里来!”

    郑老头挂掉电话之后,楼上便响起了滴滴嗒嗒的脚步声,先前那个女人这时候从楼上下来,脸色有些阴沉。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郑老头在这里的缘故,所以她当时并没有对我发火,只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走到郑老头的跟前,抬着眼睛,望了他一眼,将他拉到一边的角落里。

    中年妇女踮起脚尖趴在郑老头的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话,然后回过头来看了看我,接着又说了几句,因为隔得比较远,他说的又十分的轻声,所以我没有听清她说什么。

    但是从郑老头越来越阴沉的脸色,倒是可以猜得出来,这女人八成是说了些什么话来阻挡郑老头帮我。

    我原本以为郑老头对这个女人十分上心,他听了这女人的话之后,应该不会再插手我的事情。

    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突然之间啪的一声响,郑老头的手,停在半空,那中年女人的脸上却是现出了一个鲜红的手印。

    “你做什么?你为了那个贱人来打我,是不是你以为我想这样做,我做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好!”那中年女人突然之间像是疯掉了一般,疯狂的朝着郑老头扑过去两个扭打在了一团。

    可是那中年女人哪里是郑老头的对手,郑老头以前年轻的时候便是混黑社会的,年纪大了以后虽然动手动脚的时候比较少,但是他平日里却丝毫没有疏忽锻炼自己的身体。

    所以这女人明显就一下子败了下风,被郑老头给按倒在沙发里面。

    “摆清楚自己的位置!你以为你做个菜好吃当真就了不起啦!”郑老头呲着牙齿,脸上的神色看着十分凶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