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温初阳
    “谁?”我的眼皮没来由的跳了几下,心里突突的开始跳个不停。

    “我”

    门外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紧接着,门被打开。

    “怎么是你?”我惊讶的看着门外的温初阳,下意识的将杯子拉了拉。

    “我来看看你,你怎么弄成这副样子了?”温初阳抬腿走到我床前,目光清冷的看着我,眼地里藏着的都是复杂的情绪。

    “温大少爷,我的事情好像和你没有关系吧!你还是和你的妻子女儿一起享你的天伦之乐去吧!”我别过脸,心里面难受的厉害,我只要一想到他和那个女人一起出门的样子,就心痛的难受的不得了。

    过了好一会儿,后面没有人说话,我回过头,却看到床前已经空荡荡了,刚刚的一切就好像是我的幻觉一样,温初阳忽然间消失在我面前。

    “从此以后,你是你,我是我,温初阳,我再也不会为你掉一滴眼泪了!”我长长的舒了口气,抬腿朝外面走去。

    既然陆哥哥不肯告诉我的话,那我就自己去查好了,莫心兰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一定要弄清楚!

    我直接打了一辆的士,去了我以前相熟的一个私人医院。

    经过了一系列的检查以后,我不安的在朋友的办公室喝了好几杯茶等着结果。

    不是b超就可以看出来的吗?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有出来?

    我起身,正要出去问的时候,医生阴沉着一张脸,缓缓的走了进来。

    “怎么了,我的身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了?”

    “你的肾没有了,而且你的子宫好像也被人动过手脚,你最近应该没有做流产手术吧!”

    “什么?”

    “你的子宫内膜已经很薄了,是有人故意刮成这个样子的,需要做修复手术,而且以后很难怀孕的。”

    “难怪?”我整个人忽然间觉得晕乎乎的。

    难怪陆哥哥每个礼拜都带我去医院做康复,都是进到了我的身体里面。

    我还以为是我有什么炎症,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

    “莫心兰!我要你不得好死!”我深呼吸一口气,跟医生说了声谢谢然后转身拿了东西就离开了。

    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让莫心兰后悔,让她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

    我气愤的回到医院,刚进门就看到一个小孩子在玩着一枚戒指。

    等等?

    这不是我在刚刚认识温初阳的时候遗失的那一枚吗?怎么会在这里?

    这枚戒指是那个大哥哥给我的,我一直放在身边好好的保存了二十几年,都是因为温初阳,都是因为我长的像那个女人,所以我才弄丢了那枚戒指。

    “小弟弟,我这里有个更好的玩具,和你换手里面的那枚戒指好不好啊?”我拿着刚刚返回去到医院门口买的一个机器侠,递到小男孩的面前,一脸笑的看着他问。

    “机器侠?姐姐,你真的愿意和我换吗?”小男孩眼睛已经直勾勾的了,一直盯着我手里的机器侠眨都不眨一下。

    “当然了,我现在就给你。”

    “姐姐,那这个就给你了!”小男孩嘿嘿的笑了笑,拿着机器侠兴奋的跑开了。

    “大哥哥,终于回来了,我终于找回来了,真的是缘分吧!都两年了,我没有想到还可以找到这个戒指!”我喃喃自语了一句,将戒指重新戴回我的手指上,刚要离开,忽然被人叫住了。

    “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温初阳的声音从走廊里边传来。

    我回头,就看到他手里提着保温盒,皱着眉头目光阴冷的看着我。

    真是冤家啊!没有想到竟然又见面了!

    我冷哼一声,故意走到他身边拉长了声调说,“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我的温大少爷!”

    我说完之后故意斜睨着眼睛望着他,眼神之中带着一丝不屑。

    “江沁,你又何必这样?我说过了,不会离开你,就不会离开你,你为什么偏偏要这么作践自己?难不成真是看中了他的权势,所以才死乞白赖的回去吗?”温初阳淡淡的一笑,伸出手,撩起我的一根头发,扯到鼻间嗅了嗅,脸上的表情却是十分的严肃。

    我没有想到他是这样的表情,忽然没了下词,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这个我曾经爱过的男人,我付出了那么多,当陆远之在我面前求我的时候,我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他。

    但是,现在,这个人已经不再是我的爱人了,他负了我的心。

    “我问你,这枚戒指是哪里来的!明明对我念念不忘,有为什么要离开,难道权势在你的眼里就真的那么重要?”温初阳的声音清冷,他趁着我不注意的时候将我手上的戒指拿在了手里。

    “你还给我!”我抬了眼睛怒意冲冲的看着他,想要去抢,可是却被他搂进了怀里。

    “怎么,这本来就不是你的东西,你拿着做什么?要是承认对我还有情的话,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跟我回去,以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温初阳说着,俯身下来,眼见着就要吻到我了。

    “松开!”一声爆喝,吓得我浑身一哆嗦,歪头看过去,正好看到陆远之从走廊的另外一侧赶过来,眼神冷冽,额头上面的青筋都暴起来了,气势汹汹的朝着温初阳挥起了拳头。

    温初阳看到陆远之过来,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在陆远之的拳头还没有挥过来的时候闪身躲开了。

    “沁儿,你过来!”陆远之冲我招了招手,等我到他跟前的时候,将我护在了身后,一脸警惕的看着温初阳。

    “他拿了我的戒指!”我指了指温初阳,那磨样,简直就是在指控一个流氓。

    “好,你等着,我给你去拿!”陆远之回头在我肩头拍了拍,气势汹汹的朝着温初阳一步步的逼了过去。

    温初阳脸上的表情淡淡的,他一动不动的看着陆远之走近,在陆远之挥起拳头的时候身形才动了动,躲过了陆远之的拳头之后一脚将陆远之撂翻在地。

    “陆哥哥!”我心头一凉,慌忙冲过去将陆远之护在跟前,死死的盯着温初阳,想要动手,却发现自己现在一点力气了没有了。

    这要是放在以前的话,我和温初阳过几招是没有问题的。

    莫心兰,都是莫心兰,我一定要叫她血债血偿!

    “温初阳!你听着,你现在赶紧将东西给我,这个东西就是我的,还有,你自己的女人你看好了,要是哪一天不小心出了事情,就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我指着温初阳,毅然决然,没有了丝毫以前的温情,只剩下满眼的冰冷。

    从前,我看着他的时候,总会不自觉的笑出声来。

    但是,现在,我看着他,只觉得心里堵得厉害。

    温初阳没有说话,伸出手,将戒指递到我面前。

    我伸手去拿,可是就在我的手刚刚接触到他的手的一刻,他忽然将我的手拽住,然后往他的怀里一拉。

    我本来身子就弱,加上我没有任何的防备,这下,被他直接拉进了怀里,紧紧的禁锢了起来。

    “你放开!”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陆远之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怒喝一声,抱住了温初阳的脖子,用力的往后掰。

    温初阳的脖子已经被陆远之抱的变了形,他的脸色也渐渐的黑青起来。

    “你还不反抗!”我看着他,心里没来由的有些心疼。

    这个人,难道不知道自己在这样下去的话,就会窒息吗?

    “区区小事,你还关心我?”温初阳掐着嗓子说了一句,脸色黑青的像是没有生命一般。

    “陆哥哥,你松手,要出人命了!”我紧张的喊了一声,陆远之却更加用力的抱紧了温初阳的脖子。

    温初阳目光死死的盯着我,看得我心里发毛。

    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忽然间之间就冲到了陆远之的身后,去掰他的手。

    可是我的力气哪里有他的力气大,加上我身体还没有恢复,这一用力,就觉得头脑晕乎乎的难受的厉害,终于摇了两下倒下去了。

    这时,我只听到耳边同时响起了温初阳和陆远之的喊声,“江沁!”

    但是紧接着,我就什么也听不到了,陷入了一片黑暗里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手痛的厉害,一回头,结果就看到自己的手上抱着纱布,插着一根很粗的针。

    陆远之和温初阳都在我床前。

    这一次他们好在没有吵架,也没有争执,只是两个人的神色看上去都不是很好。

    “你醒了!”他们两个异口同声的说。

    “温初阳,我不想看到你!”我冷着嗓子说了一声,才发现自己的喉咙也痛的厉害。

    空气静止了那么几秒,温初阳淡淡的回了一声,好,然后转身就出了病房。

    看着温初阳走远了,我就觉得自己的鼻子一酸,两颗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好了,好了,不要难过了,他已经走了,不是吗?以后我不会让他出现在你面前了。”陆远之叹了一口气,从床头摸出一本册子,递到我面前,说,“这个是我在国外看好的房子,你看看,我们结婚以后就到国外去吧,我们重新开始,我一定可以给你和醒儿一个好的未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