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阿义
    “开什么玩笑你就不要逗了,为了我好!哼!你害得我和温初阳之间生了间隙,这就是所谓的为了我好?”我摇摇头,捏紧着手中的杯子。

    假如我的力量足够大的话,我想现在我手上的杯子已经被我捏成粉碎了吧。

    空气有一时的尴尬,阿义和我两个人都没有在说话,只剩下桌子上茶碗中飘出来的白色热气,一阵阵的往上盘旋着往上,最后消失于无形。

    一分一秒,阿义背后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转着。

    我长长舒了口气,站起身来,冷冷的望着他,说,“阿义!枉费你和温初阳那么多年的感情!我当初借你的那些钱,你敢对天发誓,我当真就没有还给你吗?”

    阿义摇了摇头,嘴角勾出一丝笑,那眼神看上去就像是嘲讽一般。

    他抬起头看了看天花板,紧接着用一种十分沧桑的口吻,回过头望着我,眼睛死死地盯着我说,“如果我告诉你,莫心兰现在已不是从前的那个莫心兰,她现在身后的势力庞大,并不是你可以想象的,那褚家,跟温家比起来,并没有差到哪里去,虽然我现在仍旧想不通褚玉华为什么要帮助莫心兰得到温初阳,但是这就是事实!”

    “那又怎样,她莫心兰就算是背后的势力再大,就算是那褚玉华再厉害,那又怎样?我和温初阳两个人相爱他们什么事情?他们想拆散,我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江沁向来是一个不甘示弱的人,大风越是凶狠,对于我来说,才越具有挑战力。

    我本来说完这一番话之后,那阿义会有所动容,会为我所折服。

    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阿义脸上的那一丝嘲讽和不屑,却越来越浓郁起来,他点燃一根烟,猛的吸了一口,然后将烟雾吐出来,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看着我,叹了一口气缓缓的开口说道,“那又怎样?你可说的真是搞笑?你不是还有个儿子吗?你压根就想象不到他们有些什么样的手段?那你就不怕半夜出门的时候被人偷偷的捅一两刀,又或者是出门买菜的时候直接被车子撞飞,又或者是你儿子突然之间意外失踪?”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心中一下子凉了起来,站起身准备离开。

    这阿义的话实在是太胡说八道了!

    虽然我也知道在黑社会里面有很多见不得光的手段,可是……

    我忽然间想到莫心兰的丑恶嘴脸,以及她之前做的种种事情,心里忽然一下就拔凉拔凉的了。

    阿义说的这些话并不是没有可能。

    “吉人自有天相!阿义,你就不要操心那么多了,现在我就问你一句话,这误会!你到底怎么样跟温初阳解释!”我开始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伸出手,直接隔着茶几抓住了阿义胸前的衬衣领子。

    我望着他的眼睛,双手捏成了拳。

    阿义的眼睛里面除了有一丝淡淡的忧郁之外,再也看不到其他的神色。

    “先生那种人不是你这样没权没势的人能够触碰得了的,沁,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抛下一切带你远走高飞,以我现在的身家来讲,你一辈子是不成问题的。”阿义的眼神突然之间就变得十分的温柔,他将手覆在我的手上面,忽然间捏住,然后按在他胸口。

    这一切来的太突如其来,直到我手心感觉到阿义心口灼热的温度的时候,才猛然间反应过来。

    面前的男人竟然向我表白了!

    “这,阿义,你快点放开我!”我咽了口唾沫,使劲的想将手抽回,可阿义的力气比我大了许多,他是死的拽住我,我根本就动弹不得半分。

    “沁,你听我说,从我见你的第一眼,我就认定了,你就是我生命当中的女神,那你愿意和我在一起,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阿义的情绪忽然之间变得十分激动,他另一只手毫无征兆的揽住我后腰,隔着茶几直接将我往空中一抱。

    因为阿义个子很高,所以他这一抱一甩,我便直接落在了他跟前。

    “阿义你混蛋,你赶紧把我放开!”我用力向前推去,使尽了浑身的力气,就在我快要成功逃脱阿义怀抱的时候。

    他却忽然之间将脑袋凑了过来,不偏不倚,正好亲在我额间。

    我被他忽然这么一亲,大脑一片空白,有些不知所措。

    也就是这个时候,外面的门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踢开。

    我惊恐的回头一看,结果却看到温初阳冷着一张脸站在门口,一双眼睛透红,将拳头捏的嘎嘎发响。

    “不!不是你看到的这样的,这一切都是一个误会!”我张嘴便在阿义的手上咬了一口。

    可能是一时紧张,用的力气太大,一股腥甜的血腥味直接从我的唇齿间弥漫开来。

    “江沁!你能给我个解释吗?莫心兰跟我讲你还不了账,所以拿身体去讨好阿义的时候,我当时就给了她一巴掌!可是,你是怎么做的?你对得起我吗?”

    温初阳的声音几乎要把房顶掀翻,即便是我隔了好几米远的距离,也觉得震耳欲聋。

    我只觉得自己浑身唰的一下,就好像掉进冰窟窿一样,凉的厉害。

    现在看样子我再怎么解释也都没有用了,因为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

    从阿义说谎,再到我来找阿义,再到阿义做的一些事情,全部都是有人算计好的。

    他们即然想到了一切,就不可能让温初阳有所怀疑。

    现在这温初阳应该是认定了,我和阿义之间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初阳!如果我告诉你,这一切全部都是莫心兰算计好了,那么你现在是信她的话,还是信我的话!”我抬起头,冷冷的望着温初阳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一字一顿的问道。

    温初阳的眉头紧皱着,他眸子里面散发出一股阴寒的气息,长叹了一口气,紧接着缓缓的闭上了眼,“江沁!你们不要再胡说八道了!你现在承认的话,我还可以原谅你,但是如果你一定要这样执迷不悟,就不要怪我不念及夫妻之间的情分了!”

    “够了够了!行行行!接下来的事情你不用再说了!我江沁不是一个非要死皮赖脸黏在你身边的人!那就从今往后,你和我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明天早上8点钟,民政局门口见,我也让你温楚阳知道!我江沁即便是离开了你!也可以过得比任何人都要好!”我指着温初阳的鼻子,已经气得不行,一双手在不停的颤抖。

    我也知道自己说出这一番话之后,到底意味着什么。

    可是,我有我的自尊,我有我的骄傲。

    他温初阳既然已经不相信了,我再死皮赖脸的呆在他身边黏着他,也得不到我想要的东西。

    与其到时候被他伤得七零八落!倒不如现在就潇洒放手。

    我深吸一口气,朝着门口冲过去。

    温初阳不知道是下意识的伸出手,还是故意要伸出手,他想要来抓我,但是被我直接一脚踢飞。

    算什么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不相信!我还留着你过年呀。

    我一口气跑了半个多小时,自己两眼昏花,浑身都没有力气,可是我却还是想一直跑下去。

    因为只有我不停的跑动着,我才能真真切切的感觉到我现在还是个活人,才能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自己现在还活着。

    温初阳啊,温初阳,我把一颗心交给你,你就是这样放在地上狠命的踩吗?

    那既然这样,我要收回我的心,从今往后,再也不会想你。

    我想着想着,咬着牙,想忍住眼睛里面打转转的泪水。

    可是我忽然之间就想起我和温初阳在一起拥抱的那种感觉,突然之间就觉得天塌下来了,所有的防备,所有的坚强,全部在这一刻纷纷瓦解。

    再也忍不住,闭着眼睛哭了起来。

    砰……

    可突然之间,我耳边响起一阵刺耳的刹车声,紧接着我感觉自己浑身一痛,身体好像被抛到天空,然后重重地呈抛物线落下。

    啪的一声,我感觉自己脑袋在地上磕了好几下,然后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紧接着我好像来到了一个黑暗的地方,放眼望去四周全部都是黑幽幽的,无论我怎么走,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有人吗?有谁能听得到我说话吗?快点回答我!”我四处的喊叫嘶吼,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回答我。

    太黑了,实在是太黑了。

    我连自己的身体也看不到,就连我自己伸出一只手,我都看不到我自己的手在哪里?

    难道我已经死了吗?到了所谓的地狱?

    “温初阳!听到我的话了吗!你在哪里?快点出来,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哈哈哈哈!你终于回不了家了,真是太好了,你霸占了我的家那么久,现在终于被我赶出去了。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早就应该死啦!”

    “你是谁?你是莫心兰?对不对?就是你害我落到这样的一个境地!就是你害死我的是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