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调查
    刚刚那一幕,很明显的是可以看得出来,那个女人强吻了温初阳,可是却被温初阳推开了。

    那个女人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要从我身边将温初阳抢走。

    现在,我只有搞清楚这个女人的所有事情,才有可能和她抗衡。

    这么一想,我瞬间便又有了勇气,站起身,悻悻的回了家里。

    莫心兰!既然你想让我不痛快的话,那我也不会对你客气了,我江沁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我定不轻饶!

    温初阳都已经表明了立场,你却还在这里苦苦纠缠,就不要怪我了!

    我闭着眼睛,冷冷的哼了一声,在房间里面来回踱步。

    调查她的过去和现在倒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有一件事情让我有些疑惑,

    她怎么会在温初阳的公司里面,而且看上去和温初阳之间似乎还有这商务上面的合作。

    这一切的一切,我必须弄清楚。

    可是,我到底要找谁?

    我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可是脑子里面却没有一点头绪。

    温初阳身边的人,我除了阿义以外,其他的人都不是很熟悉,而阿义又对温初阳忠心耿耿,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帮我。

    其他的人,就算是认识温初阳,可是他们是不会帮我查的。

    因为一旦这件事情被温初阳知道,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是不敢得罪温初阳的,毕竟他在这个圈子里面的势力,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想来想去权衡利弊,我最终还是决定去找一趟阿义。

    犹豫了一会儿,于是我便拨通了阿义的电话,“喂是我,阿义,你现在有没有空?我有点想事情想问你一下。”

    我说完这种话以后,其实心里面是非常紧张的,因为阿义从小就跟在温春阳的身边,温州杨的事情她最清楚不过。

    只不过现在让我纠结的是,阿义到底会不会帮我?

    “哦夫人哎,有什么事呢?你说吧,只要我阿义能帮得上的,阿义一定在所不辞!”阿义的声音有些慵懒的从电话里头传来,听上去那感觉好像是刚刚睡醒一般。

    也对,听温初阳说这几天阿义好像正在放假来着。

    “你现在在哪里?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得清楚,我想见你一面可以吗?”

    “夫人,你现在在哪里?要不我去找您吧!”阿义懒懒的打了个哈欠。

    打个电话我都能感觉到它伸懒腰的模样。

    “那好吧,我就在家里,你现在可以过来吗?”

    “所以我马上就来!”阿义说完,便等着我挂电话。

    “好!”我见对面半天都没有回声之后,于是便把电话给挂断了。

    阿义他的习惯向来如此,从来不先挂电话,一般都是等着我挂掉电话之后他才会挂掉。

    我挂掉电话之后,便跑到房间里面,拿出了温初阳前一阵子送我的一件宝贝瓶子。

    瓶子据说是在一个拍卖会上面拍到的,价值不菲。

    温初阳当时也是陪朋友去,拍到了之后觉得挺好看,所以就转手送给了我。

    阿义这个人没有别的喜好,唯独喜欢收集古董。

    所以我想着等下他来了,便把这瓶子送给他,就当做是我求他办事吧。

    我这么想着,把瓶子仔仔细细的打包好,然后换了一个精致的盒子装进去。

    刚刚忙完,门外的门铃便响了起来。

    小跑着跑到门边,拉开门,便看到阿义黑着眼眶站在门口,脸上带着一点点疲惫,像是许久都没有好好睡过觉一般。

    “或者你找我有事?”阿义礼貌性的冲我笑一笑。

    “先进来坐会吧,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我点点头,然后转身朝屋里屋走去。

    阿义有些拘谨的走到客厅,坐到沙发里,坐姿端正笔直。

    我转身回厨房,泡了碗菊花茶,这才坐到他对面,犹豫了一会儿,抬起头来跟他说,“我和温先生的事情想必你已经都知道了吧!”

    阿义常年待在温初阳的身边,他不可能不知道莫心兰的事情。

    “夫人,先生,他从来没有想过别的,既然他有些话没有说出口,你又何必去深究。”阿义垂下眸子,抿着唇,脸上的神色有些难看。

    茶几上面的热茶袅袅,一些白色的烟气,横在我和阿义的中间,我抬眼看过去,觉得阿义的脸在这茶雾之中显得有些模糊。

    他的意思很明显了,希望我不要在追究这件事情。

    刚刚一开口,他便猜到了我要说什么。

    “可是阿义,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在我和莫小姐两个人之间选一个是你的话你会怎么选?”

    阿义沉默了,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叹了口气,再抬起头望着我的时候,眼睛里面带着一丝迷茫和艳羡。

    “你是说换做是你,你也不知道该怎么选是不是?”

    阿义点点头,整个人显得有些拘谨,一双手搓来搓去,有些坐立不安。

    我知道,现在我们聊的话题都十分的敏感,这对于阿义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情,温初阳从来都不喜欢别人过多的去深究他。

    可对于现在的我,我没有办法忍受,我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无能为力,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

    我摸出一根烟,猛的吸了几口。

    “夫人,先生他做事自有自己的一套规则,既然他不说,那就说明他从来没有这个打算,既然这样的话,夫人你就好好的安心呆着就是了,何必自寻苦恼。”阿义叹了口气,站起身,转身想走。

    “可是阿义,是没有一个女人可以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暧昧,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男人被别的女人一点一点的带走,我没办法,如果我不去争取,那我这一辈子都会活在遗憾当中!”我掐灭手中的烟,拽住了从我身边经过的阿义。

    他的步子强劲而有力,被我突然的一拽,猛的收住了身形,却差一点儿将我拖起。

    “阿义,如果你不管我的话我实在是想不到还有谁能帮我,我是真心爱初阳的,就算我求你了好吗?”

    我从未求人,这却是第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