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不相信
    “怎么?这个家以前是我和他一起的,他没有和你说过吗?如果不是我们失去了联系让你有机可趁,你觉得现在还有你的什么事情吗?”兰心冷笑一声,推开我的手,款步的走了进去。

    说实话,我挺在意温初阳过去的那段日子的。

    听别的人说,那阵子是温初阳最快乐的时候,那样的笑,后来再也没有出现过。

    “不过,现在这里是我和他的家,你要是想要这里的居住权利,你也找错人了!”我冷冷的说了一句,然后就想要把她拉开,然后关门。

    可是我的手刚刚碰到她,她忽然的就倒了下去啪的一下摔在地上。

    而与此同时,温初阳突然出现在不远处的空地上。

    “心兰?你怎么在这里?”温初阳慌忙过来将心兰扶起,疑惑的抬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扶着心兰进了屋子。

    “初阳,你不要怪阿沁,是我自己不小心。”女人回头,笑的一脸的温婉,恬静的跟温初阳说道。

    “还楞在这里做什么啊?有客人来了,就去泡茶啊!”温初阳没有说我的不是,只是沉着声音对我说了句。

    我没有反驳,转身进了厨房,泡了两杯上好的龙井出来。

    既然温初阳都当她是客人,那我还能说什么呢?

    要我泡茶,不正是指明了我是这里的女主人吗?

    这样一想,我便什么怒气也没有了。

    现在那个女人心里指不定怎么骂我,指不定怎么生气,可是我想要的不就是这样的结果吗?

    我礼貌的将杯子放到女人面前,冲她弯腰行了一个礼,柔声的跟她道歉,“真实抱歉,可能是我们昨天的运动过于激烈了一些,所以我刚刚有点头晕,你没事吧?我也没有想到,你比我还弱不禁风。”

    女人被我说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不好发作,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没事,然后接过了我手里的茶,轻轻的抿了一口,却换上了一副楚楚可怜的笑,“没事,我也没有想到你会忽然的倒下来。”

    哼!

    跟我作对!

    我在心里冷哼一声,转身在温初阳的身边坐下。

    想要跟我抢老公,还要看能不能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阿沁,心兰找我肯定是工作上的事情,你做点南瓜饼给我好吗?好久都没有吃过了。”温初阳轻轻的拍了拍我的手,温柔的笑了笑,然后回过头去,看着心兰,严肃的问道,“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初阳,你我之间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在瞒着江沁,是不是不公平?”心兰垂着的眼睛抬起来,死死的盯着温初阳。

    我在旁边,像是空气一样,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而且,她的这句话,像是闷雷一般的砸在我的头顶,让我瞬间愣住了。

    他和温初阳这个地步?

    难道他们还发生了什么吗?

    以前的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吗?

    而且温初阳不是说记忆重置了吗?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还是说温初阳一直都在欺骗我,他其实暗地里和这个女人不清不楚,所有这个女人才会找上门来,是想给她找回一个公道吗?

    空气像是静止了,温初阳没有说话。

    我的一颗心在打鼓,咚咚咚的跳着,有些不知所措。

    隔了良久,温初阳伸出一只手,搂住我的肩膀,一开口,声音却有些沙哑,“对不起!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现在有家庭,如果你是想来兴师问罪问的话,那你想要什么你自己说吧,只要我能满足你的,我一定会满足你。”

    我隐隐的感觉得到温初阳揽着我手的肩膀在微微的颤抖。

    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这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温初阳现在极力的忍着什么,好像压制着他自己的情绪。

    听到他这么说,我一颗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

    看样子,温初阳是站在我这里的。

    “如果我告诉你,我什么也不想要,我只想要你呢?你也能帮我实现这个愿望吗?”心兰没有任何的掩饰,不假思索的就回答道。

    “除了这个,其他的我都可以给你。”温初阳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眼地里的神色,只是觉得,此刻的他,好像是心如死灰一般,就连说话的时候发出来的声音,听着都好像是没了生机一般。

    我的心猛烈的疼痛了几下。

    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要不你们先聊吧,我还有点事情,我就不掺和你们的事情了!”我实在是忍受不了这样的气氛,站起身,想要离开。

    可是刚走两步,就被温初阳拉进了怀抱里面。

    “你呆着,我送她回去。”

    温初阳说着,起身,冷冷的说了句,“莫小姐,我送您回去吧,要是褚玉华知道了,怕是会不高兴了吧!”

    心兰身子一震,没有说话,冷冷的望了我一眼,起身,缓缓的转身离去。

    温初阳在前,她在后,一前一后的离开了。

    不知怎的,我忽然之间觉得心里有些放心不下,于是便打开门,悄悄的尾随了过去。

    我出去的时候,他们正好进了电梯,到了车库。

    于是我便只好从楼梯开始疯狂的往下跑。

    不管怎样,我真的不放心,让温初阳和兰心两个人在一块。

    那个女人骨子里面天生透露着一些邪魅,我真的怕温初阳突然一时之间控制不了自己。

    我匆匆跑下楼梯,按照记忆里面温初阳停车的地方,快速的冲了过去。

    转过一个弯,眼前豁然开朗,明晃晃的灯光刺得耀眼,我死死在盯着车里。

    却猛然间发现他们两个人头挨着头正在接吻。

    虽然只是极短的一瞬间,我便看到温初阳将那女人推开,可心还是哗啦啦的碎了一地。

    直到温初阳的车消失在我视线里面,我这才如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软在地,心里面如刀锥一般痛得厉害。

    完了完了!我的爱情这下彻底就陷入危机了。

    我要怎么样做才能拯救温初阳?拯救我们的爱情?

    心兰并不是一般的女人,他和温初阳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过往。

    刚刚从温初阳的话语间,我也听明白了一些东西。

    温初阳之所以不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一方面是因为我,另一方面,可能是因为那个叫做褚玉华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