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男人的心思
    “怎么说呢?”我有些不解。

    “男人的心思其实和女人的心思是不一样的,你们女人啊,就是胎敏感了,男人其实是很大条的,你们有时候想的到的事情,男人不一定就会注意得到。”司机停了一下,给我递了一盒纸巾,接着说,“其实,如果他是真的有了外遇的话,如果他不想和你离婚的话,是不会对你冷淡的,相反的,他还有可能对你更热情一些。”

    “怎么可能呢?有了外遇的话,怎么可能还想要和我在一起?”我摇摇头,心里面好像是被针扎了一样,难受的厉害。

    “哎,你不懂男人,如果一个男人在外面只是玩玩的话,他回到了家里,是不会对自己的妻子冷淡的,相反的,他会因为内疚,所以更加对你好,来弥补自己心里面的愧疚。”

    “那,你的意思是我,我男人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所以才会对我冷着脸了?”我摇摇头,长长的舒了口气。

    这个司机说的,好像真的是那么一回事一样,可是如果真的爱个人,如果真的在乎一个人的话,又怎么可能会舍得冷着脸去对待呢?

    “姑娘,其实男人和女人不一样的,男人的压力可能会大些,有时候在外面受了委屈,或者是心情不好了,到了家里的时候就放下了伪装,有时候就不会再藏着自己的情绪了。你们女人有时候就不理解啊!怎么忽然好好的就生气了呢?”

    “那你的意思,是我家的那个在外面受了气,所以回家的时候才会心情低落了?”

    司机的话,忽然的提醒了我。

    我好像是听阿义说过,公司里面最近出了很多的事情。

    难道,真的是因为工作让他筋疲力尽,所以到了家里,才会这样吗?

    再加上我前一阵子浑浑噩噩的完全没有管他,所以他才会忽然的和我变得有些生涩了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是不是我担心的过多了。

    我抬头看着外面,舒了一口气,抬眼看向司机,“那,大哥,你把我送回去吧!”

    “这就是了嘛,女人,有时候要容忍自己的男人,有时候不要想那么多,对男人来说,才是最后的支持,你看的通,是你男人的福气。”司机嘿嘿的笑了笑,然后调转了车头,朝着先前来的地方开去。

    我看着外面,心里面没有那么难受了,只是还是觉得有些空落落的没有着落。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看到一辆车从我面前开过去,车子里坐着一个女人。

    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她的怀里面抱着一个白瓷娃娃一般的小女孩!

    这?

    “司机,司机,跟上刚刚那辆车!”

    “这里不可以掉头的,你说的是哪辆,我要队里的人帮忙留意一下,什么车牌?”

    “算了,已经走远了。”

    “哦!”

    我呆呆的坐会了位子里面,脑子里面忽然的出现了一个十分恐怖的场景。

    有没有那么一种可能,温初阳在得知了我不是他要找的人以后,重新去找了,而且还找到了,而那个女人现在是不是就是和温初阳在一起的那个女人!

    而温初阳,对我那么冷淡,只是想用冷暴力来结束我们的关系,然后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吗?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这一切的改变怎么会来的那么的突如其来了!

    我越想越是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于是发了一个信息给温初阳,跟他说今天晚上回家吃饭。

    ……

    我在家忙碌了一天,准吧了好吃的菜,还有温馨的场景,就等着温初阳回来了。

    六点半,门口准时的响起了温初阳的脚步声。

    只是,今天,他的脚步声怎么到了门口的时候,忽然的停了下来,像是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进来。

    良久以后,他才打开门,微微笑着看着我。

    “你回来了?”我笑着迎了过去,心里面却有些忐忑不安。

    希望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就好了,不然的话,我真的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了。

    “嗯,你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我好像闻到了香味了!”温初阳忽然间像是变了一个人好像回到了以前的样子。

    只是和以前有一些不一样的是,他现在眼地里好像多了一丝淡淡的忧伤。

    “你来尝尝,今天醒儿去阿义那里去了,他说要和阿义学习怎么组装玩具汽车,我们今天就两个人,好好聊聊好吗?”我端来了两杯红酒,递了一杯到他的面前。

    “沁儿,我最近可能情绪有些不好,你不要见怪,我们会,会好好的。”温初阳忽然间揽过我的肩膀,然后让我靠在他的肩膀上面。

    我听着他的心跳,开始相信老头说的了。

    他可能真的是工作上面的压力太大了,所以才会带着情绪,现在看着就没有事情了啊?

    “初阳,对不起,我前些日子不该那样的消极的,你是不是会觉得我很幼稚呢?为了一件不该伤心的事情,伤心了那么久。”我往他怀里缩了缩,贪恋他怀里的一片温暖。

    温初阳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轻轻的在我背上拍了拍。

    他的力道极轻,好像载着许多的悲伤没了劲一样。

    我紧紧的抱住了他,闭上眼睛,肆意的享受着他怀里的温柔。

    可是,我忽然的闻到了一种不属于他的味道。

    香水味?女人的香水味?

    怎么可能?

    温初阳不是一个花心的男人,他怎么可能背着我去做那样的事情?

    我轻轻的推开温初阳,仔细的一点点的搜寻了去。

    然后,我真的在他的衣服的夹缝里面,看到了一根栗色的头发。

    今天白天的那个女人!也是栗色的头发的!

    “初阳,其实你有没有想过,既然我不是你要找的人,那你要找的人应该还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你现在还想找他吗?”

    我一颗心揪了起来。

    温初阳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然后机械般的将脑袋转回来,疑惑的看着我问,“你怎么会忽然有了这样的想法?”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温初阳只是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忽然的明白了,如果他可以去找的他,他应该会去的。

    “沁儿,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