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醒来
    新婚燕尔这句话故人说的一点也没有错,我和温初阳自从洞房花烛以后,就像是连体的婴儿一样,几乎时时刻刻都黏在一起。

    为了有自己的空间,我们特意去了海南旅游游玩三天,将醒儿留给阿义。

    这三天里面,温初阳似乎要将自己这些年攒下的所有激情都在我身体里面绽放,一天两三次,那是最少的。

    以至于我们回到家里以后,我明显的觉得自己更加的有女人味了,那种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媚气,让我和先前变得有一些不太一样,就好像是失去了菱角,变得更加的圆润了。

    回家以后,我们就过起了近似于男耕女织的那种生活,温初阳每天去打理公司,而我呆在家里面相夫教子。

    结婚以后,我觉得阿姨做的饭菜没有我做的好吃,就擅自做主将家里的保姆阿姨都安排到其他的地方去了,家里的活便都是我自己亲力亲为。

    我喜欢插花,于是将家里整的像是一个花园,我喜欢做菜,所以每天都会有丰盛的早餐和晚餐。

    温初阳很喜欢我将家里弄得那么温馨,他说娶了我是这辈子最大的幸福,他还说,只要和我在一起的话,什么也不要想了,就光顾着乐呵就行了。

    ……

    这天,阳光明媚,一看就是好天气,我做了温初阳和醒儿最爱的榴莲披萨,打了美味的果汁,冲着二楼大喊了一声,“起床了,吃放了,太阳都晒屁股了!”

    “好嘞!夫人,为夫马上就来了!”

    “爸爸,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肉麻,你看看我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

    “行了!你们两个赶紧的吧!等下凉了的话就不好吃了!”

    我看着他们两个打闹着下楼,觉得前所未有的幸福。

    以前我奢望的生活,不就是这个样子的吗?

    如果陆哥哥没有出事的话,那我和他也会像现在这样过的好的!

    算了,现在也挺好的,陆哥哥在这里的话,我可以尽心尽力的去照顾他,他现在比以前都要胖了一点,脸上的起色看着也更好了。

    我这样一想,刚刚心里面的一些不好的情绪一下子消失不见,抱着醒儿给他穿了昨天买的已经洗好的新衣服。

    他们吃完早餐,我目送他们两个出门,看着他们走远,转身想要收拾桌上的残羹剩饭。

    不经意的一抬头间,却猛然发现在二楼的走廊上站着一个人。

    他眼神有些木讷四处张望着,最后在看到我的时候,眼睛里面就好像是有一团光点,瞬间被点燃。

    “沁儿!”陆远之开口叫了一声我的名字,那声音清幽无比,像是来自千年前的叹息。

    只不过可能是因为许久未曾开口说话的原因,和从前的他声音并不太像。

    我瞬间便呆在了原地,手中的手机啪的一声落在地上,弹跳开来,砸到我的脚背,剧痛不已。

    “陆,陆哥哥?”我呢喃的叫了一声,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慌忙在自己大腿上面用力的掐了一下,这才突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一切,全部都是真的。

    “沁儿?这是哪?怎么不是在自己家里面?刚刚你和谁打招呼?爸爸妈妈呢?怎么没见他们?”陆远之的眉头微蹙,缓缓的扶着楼梯往下走,步态有些凝重。

    “沁儿?我的腿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觉得全身都没力气,就好像是在床上躺了许久,快要废掉一般。”陆远之边走,脸上的笑意越浓,他蹒跚着步子走到我跟前,一下将我拥入怀中。

    “沁儿?我问你话呢?你怎么不回答我?”陆远之将我松开,双手钳住我胳膊,轻轻地摇了摇。

    我惊恐的抬起头,仔细的打量着他脸上的神色。

    从他的问题来看,他应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甚至是有可能连自己出车祸的事情都可能给忘记了。

    “陆哥哥,你真的不记得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我捏紧拳头,极力的压制着心里面那股喷薄而出的惊慌和恐惧,小心翼翼的问他。

    陆远之皱起眉头,有些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眼睛上翻,似是在回忆着什么。

    我咽了口唾沫,惶惶不安的等着他回答。

    陆远之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忽然间想起了什么,眉头一挑,抬眼望向我,嘴角勾出一抹调皮的笑,轻声的说,“记得肯定都记得!昨天是我们的大婚夜,所以刚刚我一醒来,才会觉得奇怪,我怎么突然之间睡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而且这房子看上去特别豪华,我们的朋友当中好像并没有这么富裕的吧?”

    “大婚夜?”我的心轰的一声坍塌下来,碎成了无数块,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头脑有些发晕,用力摇了摇,这才清醒了一点。

    “沁儿?你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你今天奇奇怪怪的?”陆远之皱着眉头,将我额前的一缕头发别在耳后,拿起我的手贴在胸口。

    “沁儿,能娶到你,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我们现在还是回家吧,昨天是不是我们两个都喝多了,所以才会,跑到别人家里来了?”

    陆远之笑得一脸的开心,对所有的事情并不知情,还沉溺在我们俩结婚的那件事情当中。

    “陆哥哥,我,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样跟你解释,不过现在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你已经在床上昏迷三年了。”我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生怕他从我眼睛里面看出些别样的东西。

    “什么?昏迷?沁儿,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吧!我们昨天才结的婚,怎么突然之间就跟我说,我昏迷了三年了?”陆远之脸上的笑全部都凝固,他摊着双手,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眨巴眨眼睛,胸膛起伏着,呼吸急促,一脸的难以置信。

    我摇摇头,想让自己再清醒一点,可是整个脑袋昏昏沉沉的,痛的厉害,就好像是随时会爆炸一般。

    就在我六神无主,不知道怎么样开口跟他解释的时候,客厅的门传来一声咔嚓的声响,温初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老婆,帮我找一下昨天那个蓝皮文件,醒儿昨天拿出来玩了一下,今天晨会着急着用。”

    “老婆?”

    随着陆远之的声音响起,我抬头便看到温初阳一脸错愕的站在门边,脸色乌青,满脸都写着尴尬。

    “沁儿,你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这个男人是谁?他为什么会叫你……”陆远之摇晃着脑袋,呼吸变得急促,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他像是疯了一般死死的钳住我的胳膊,指甲深深的插进我的肉里,疼的我直冒汗。

    “褚玉华!你不要在这里装了,既然你醒了,那我现在就郑重的告诉你,我和江沁已经结婚了,他现在是我的老婆,是我的合法妻子!”温初阳大踏步的从门口走到陆远之跟前,将他拉开,咄咄逼人的质问他。

    “初阳!”我心里一急,慌忙将温初阳拉开。

    现在陆哥哥才刚刚醒过来,我不想让他这么早就知道这么残酷的消息,他还不能受任何的刺激。

    “初阳?沁儿,你怎么可以叫其他的男人叫的这么亲密?我们不是才刚结婚吗?你怎么就成了别人的老婆?”陆远之失去了所有的理智,从刚刚的翩翩君子变成了一个发狂的疯子,他拼命的摇晃着我的身体,扯着嗓子嘶吼。

    温初阳来拉我,陆远之使劲浑身解数死死地拽住我的胳膊。

    整个场面乱作一团。

    “够了够了!你们都给我停下来!”

    我被他们扯得烦了,便只好大声的吼了一句。

    温初阳和陆远之两个人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可是却眼神冰冷的望着对方,恨不得将对方吃掉才好。

    “我们,我们能坐下来聊一聊吗?”我扶着墙,朝着沙发走去,努力的让你头晕的自己不倒下去。

    他们两个跟过来,一人坐在茶几的一头,我坐在中间。

    “沁儿,这个男人不管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我,只要你亲口告诉我,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陆远之的眼睛通红着,他冰冷的眸子扫视了一下温初阳,脸上的神色更加难看了。

    “褚玉华!都到这个份上了,难道你还想要为难江沁吗?我都跟你说过了,你昏迷了三年,现在江沁和我是夫妻,在你昏迷的这段时间里面,是我和她共同在照顾你,你到底还想怎样?”温初阳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着,到最后的时候,那声音几乎要掀翻房顶。

    “等等!你叫谁?我是陆远之,不是你口中所谓的褚玉华,我要和你压根就不认识,你别说话,这是我跟沁儿两个人之间的事情!”陆远之站起来朝着温初阳咆哮了一声,然后直接走到我跟前,抓起我的手腕。

    “跟我走,这个男人一定给你灌了什么**汤,走,我带你回家!”

    “陆哥哥,他说的是真的。”

    我挣脱开陆远之的手,看着他浑身一点一点的在我面前变得僵硬。

    他像是机器人一般缓缓的转头,眼神里面都是震惊和惊恐,以及仓皇无措。

    “你,你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