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他家里的矛盾
    他家的房子很大,有好几栋,他带着我进的是最中间的那栋。

    一进去,满目的繁华,放眼看去,到处都是精致的的物件。

    不管是摆设,还是家具,都是很值钱的东西,在外面算作是宝贝的东西,在他们这里,就随意的当做是一个摆件随意的摆放着,更别提墙上的那些名画了,几乎张张都是值钱的东西。

    我一下,看得眼睛都呆了。

    以前也不是没有见过有钱人家,可是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有钱的人家,丝毫不加掩饰的炫耀自己的财富。

    这个房子的主人,一定是很张扬的一个人。

    “阳儿!你回来了?”

    我正看得入神,忽然间的一个女人喊声将我拉回了现实,朝声音的来源处看去。

    便看到了站在楼梯口一脸惊喜的年轻女人,脸上挂着的激动让我有些不解。

    这个女人看上去应该不是温初阳的妈妈,可是她怎么那么激动?不成,难道是温初阳冷落在家里的老婆?

    我正疑惑着,温初阳揽过我的肩膀,朝那个女人走过去。

    到她跟前,温初阳冷冷的一笑,冰冷生硬的叫了一声,“小妈!”

    便沉着声音说,“我爸今天不在家吗?难道你们没有接到我住手的电话?我可是说了今天要带我心爱的女人回门的!”

    那个女人,刚刚一脸的兴奋一下子凝固在脸上,整个人表情十分的扭曲。

    “你,你这个不孝子!老头子给你安排的人你不娶,非得去外面勾搭那些个不三不四的女人,我跟你说,我们是不会欢迎的,你将人赶出去,就还是这个家里的人,不然的话……”

    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温初阳打断了,他恶狠狠的望了她一眼,冷哼一声,几乎是骂道,“怎么?还当我是三年前的那个软柿子吗?告诉老头子,不想见的就不要出来了!我可以和这个家里断绝关系,不过他先要想清楚,和我的生意还要不要做了?我的那些个订单要是不想要了的,我现在就可以打电话叫阿义将所有的合同都带过来,现在就可以解除!”

    温初阳冷冷的笑了笑,然后眯了眯眼睛,抬起头,斜睨着眼睛看着那个女人,顿了一下接着说,“不过,你们可是要想清楚了!要是我撤资的话,你们就等着喝西北风啊!”

    那个女人的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气的脸憋红了,说不出话了。

    温初阳揽着我的腰,然后直接越过那女人,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便直接扬长而去,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带着我进了后花园。

    刚出后门,便看到在花园里面摆放着一张非常长的餐桌,餐桌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食物,以及昂贵的美酒。

    在餐桌的四周,坐着四个男人,五个女人,当我和温初阳出现的时候,便齐刷刷的朝我们这边望了过来。

    我有些拘谨,愣了一下,温初阳还在我腰间的手用了用力,然后拖着我,便朝着那几个人走了过去。

    他将我带到桌子边,拉开椅子,示意我坐下。

    我有些尴尬中了座位上的几个人笑了笑,说了声几位好,然后缓缓坐了下来。

    温初阳这人也真是的,也不跟我介绍介绍,搞得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样开口,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他的父母,也没有见过其他的亲人,就认识他一个哥哥,而且还是在那种场合下面认识的。

    温初阳也不说话,直接拉开凳子坐在我旁边,剥了一只虾,放到我碗里。

    “阳阳,你这到底怎么回事?”开口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年纪去看上去有五六十岁。

    我也搞不清到底是不是温初阳的父亲,你以为除了这个中年男人之外,另外还有一个人和他年纪也差不多大。

    “就是!见了长辈也不开口说话,带个人回来也不介绍介绍,你这是耍什么小孩子脾气?”

    “没大没小!”

    ……

    其他的几个人也开始附和,纷纷指责温初阳。

    我侧过头瞥了一眼温初阳,见他自顾自的吃东西,根本没有要搭理他们几个的意思,心里面更是没底了。

    他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把我叫过来,难不成是看他们讨伐他的吗?

    就在我按耐不住自己心里面的疑问准备问他的时候,温初阳却站起身来,冷冷的扫过众人。

    他冷笑一声,面无表情的说,“难道你们连她都不认识了吗?眼睛瞎了吗?”

    “够了!当年的那个女人早就被我送走了!你以为找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就能把我给气死了吗?”坐在席上的另外一个五六十岁的中年男人,这时候就嚯的一声站起来,拿着手中的筷子指着温初阳。

    温初阳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哼一声,眸子里面现出一股阴寒的气息。

    “那还真就对不起了,这就是她!亏的你千算万算算不到,最后我娶的还会是她吧!”温初阳拽着我的手,将我的手放在他胸前,半眯了眼睛,眼里面透出一抹凶光,对着那个男人几乎是怒吼了一句。

    对面那五六十岁的男人应该是温初阳的老爸,此刻他气得上气不接下气,胸膛不停的起伏,整张脸都成了猪肝色。

    “你,你”他摸着胸口,你了半天,却最终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初阳,你说话别那么大声,你爸爸看上去心脏不是很好,别把他给气坏了。”我拉了拉温初阳的衣袖,冲他使了个眼色。

    本来我还想着见到他的家人,我尽量的跟他们和平相处,却没有想到,一上来他们就剑拔弩张,根本就没有我插话的份。

    “你别管,不过他们今天敢再说你半个不字,我就要他们以后再也过不了这么富裕的生活!”

    他的话刚说完,只听得嗖的一声轻响,我一抬头,便看到对面一直往朝这边飞过来。

    下意识的,我伸出手去挡了一下,当的一声,那碗落在桌子上面碎成了两边。

    “温绍秋!她今天若有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温初阳抓过我的手,看了眼,指着他父亲,语气森寒的说了句,然后便拉着我飞快的离开了。

    医院,医生帮我把手掌包扎以后,温初阳拉着我的手,深情的看着我,眼底里满是疼惜,柔声的说,“你这是做什么?难道不知道你这样的话我会很难过的吗?幸好只是手,要是伤到了其他的地方,你是想叫我内疚一辈子吗?”

    “那个,其实我只是不想你受伤,而且我一直想问你,既然和他们谈不来,为什么还要过去呢?”

    一想到他家里的人的态度,我就有些心有余悸,现在都还有些别扭。

    这的到底多大的仇恨,他们家里人对他做过多过分的事情,才会闹成今天的这个地步。

    温初阳没有说话了,只是看了一眼窗外,然后回头,看着我,温柔的一笑,摇摇头,没有开口。

    “是因为三年前发生的事情吗?”我大概猜到了一点。

    温初阳点点头,眼地里染上了一抹寒霜,语气有些冰冷,看着我,良久之后才叹了一口气,冷冷的说,“这件事情我以后抽空跟你说吧,实在是太长了我现在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讲。”

    “嗯,那好吧,现在我们先回去吧,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我们先回去休息,等你什么时候有空了,再和我解释这些吧!”我叹了口气,将那些好奇都收了起来。

    现在温初阳是很难受的,要是我现在刨根问底地的话,非但不能帮他分解,反而会让他更加的难受。

    温初阳似乎立即会意,点点头,然后笑了下,“没有关系的,你不用搭理我,只要你玩得开心,我无所谓。”

    “真的?那你刚刚还……”

    我一句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被他给堵住了嘴巴。

    他疯狂的啃着我,咬噬了我很久。

    直到吻得我天昏地暗,眼睛冒星星,双腿有些发麻的时候,他这才将我松开,大口的喘气。

    “你看你,刚刚这么不小心,担心死我了。”温初阳搀扶着我,在我的屁股上面拍了一巴掌。

    我被他这一巴掌打的脸实在是通红,便只好低下了头去不再看他。

    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温初阳却突然之间将我拦腰抱起,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我抱上了车。

    车里,阿义见到我们俩这个样子,目光是不是的瞥向我们这边,眼底里面藏着的是意味不明的笑。

    可温初阳,却偏偏不将我松开。

    这一路上都抱着我,像抱着个小孩,更加让我觉得有些难堪。

    直到车子开到我们住的楼底下,温初阳这才抱着我下了车,将我松开。

    我长时间被他抱在怀里,胳膊和腿有点发麻,一下子站在地下,差一点站立不稳,只好扶住了他。

    “夫人,你现在要是跟为夫求饶的话,为夫就抱着你上楼,怎么样?”温初阳在一旁一脸得意洋洋的笑着,轻咬着下唇,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这?这家伙分明就是故意的!

    “那还是算了吧,我向来不求人,那个温先生呀,我还是自个儿走上去吧!”我冲他做了个鬼脸,直接转头一蹦一跳的往上走。

    “诶诶诶,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