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吃干抹尽
    他吻的很用力,我几乎要在他的热情里面沉沦下去,只觉得自己浑身没有了一丝的抵抗能力,他将我衣服全部褪去的时候,我是闭着眼睛的,虽然不敢看他,可是我没有拒绝。

    温初阳的动作极为的小心,极为的温柔,他一点一点一寸一寸的吻着我的皮肤。

    我闭着眼睛,始终不敢去看他,因为我害怕一睁开眼,我便会窘迫得无所适从。

    算了,反正早就已经答应他了,可能这就是命中注定,就给了他吧,这么久了,他也的确够难熬的……

    我在心里默念了一遍,然后便咬了咬唇,一双手环在了他的腰际。

    温初阳闷哼了一声,他滚烫滚烫的,几乎要将我的身体都融化掉。

    “初阳”我嘤咛一声,手指头死死的掐进他的肉里,身体不由自主的迎合了上去。

    温初阳肆意的撩拨着我,一路往下。

    “啊”我浑身发抖,用力的抱紧的了温初阳。

    “小样?你早说嘛,其实我们应该早在一起的,也不用两个人都那么煎熬了!”温初阳不温不火的说了这么一句,我的脸一下便红了起来。

    我没有说话,继续等待着他的下一步动作。

    都已经到了这份上了,我便再也不想控制自己身体里面那个喷薄而出的强烈**,只想彻底的放纵。

    陆哥哥,对不起,我终究不是圣人,我做不到无念无欲,今生,我欠你的,来生一定加倍偿还给你!

    我在心里念了一句,便闭上了眼睛。

    “砰砰砰!”

    “妈咪?你们两个起床了吗?今天可是答应了我要送我去上学的哦?”

    醒儿稚嫩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一下子便将整个空气全部都凝固起来。

    温初阳趴在我身上,愣了一愣,便匆匆爬起来,扯过被子直接将我盖住。

    我的脑袋一下子被被子蒙住,只听到嗒嗒的脚步声,朝门边走去。

    透过被子的一条缝隙,我看到温初阳走到门边,打开门,跟醒儿两个人说了什么,醒儿便转身,欢欣雀跃的离开了。

    紧接着,温初阳回到床边,将我身上的被子掀开,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眼睛里面满满的都是浓情蜜意。

    “你刚刚跟醒儿说了什么?”这个时候的我,身体里面的激情已经褪了下去,一想起刚刚自己的失态,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低了头问他。

    “嗯,没有说什么,我说我要给他造一个弟弟,所以”

    温初阳富有磁性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他俯身下来,抱住了我。

    他的皮肤就好像是有魔力一样,光滑无比,将我身体里面隐藏的那些欲念全部都勾出来了,要不是我特意的保养过皮肤,恐怕现在我都要更逊色一些。

    “那个,今天还是算了吧,醒儿还在外面等着呢?万一小孩子好奇,偷偷在外面听的话,多不好意思啊?”我挣脱了温初阳的怀抱,忍住心底里的那些蠢蠢欲动的念头,背过身子,将衣服穿上。

    “好吧,今天就放过你了!”

    温初阳的话音刚落,他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早上真不是个好时间。”他呢喃了一句,接起电话,什么也没有说,直接挂断了。

    “那个,我送醒儿去上学,等下我想去找一份工作,今天我就不会来吃饭了。”

    “不行!今天陪我去见家长,我妈他们可能不是很待见你,但是见见还是有必要的。”温初阳从身后将我抱住,在我的耳朵上面叮了一口,说道。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不要担心,只是看看而已,以后不会住在一起的,婚礼的一切我都准备好了,五天后便是一个很好的日子,我酒店都定好了,请帖都发了,你答应过我的事情,不会是想反悔吧?”

    “我”

    “我可不想一个人结婚!”温初阳一下将我的身子掰过去,堵住了我的嘴巴。

    一阵炽热的缠绵后,他才将我松开,目光灼灼的看着我,眼地里带着一丝冷意,一字一咬牙的说,“我可不想再让你跑第二次!”

    “妈咪,你们到底好了没有啊,我都等了你们很久了,造个小弟弟而已,要那么久的时间吗?”

    “哦,好了,就出来了!”我尴尬的冲温初阳笑笑,深吸一口气,迈着小碎步子走到门边将门打开,一下将醒儿抱在了怀里。

    温初阳无奈的摊摊手,笑着走出来,将我和醒儿都抱在了怀里,温柔的说,“我会给你们一个完美的家的!”

    “爸爸,你和妈妈的婚礼我要做花童,你不是说给我物色了一个小女孩做我的女伴吗?”

    “醒儿!”

    “嗯嗯,这种事情就不要告诉你妈咪了!”

    ……

    我们吵吵闹闹的将醒儿送到了幼儿园,温初阳便带着我去了他家里。

    温家的别墅很大,比我想象的还要大一些,放眼看过去,就好像是一个小区一样,除了几栋大大的房子以外,其他的地方便是花草树木,将整个别墅装点得像是一个公园。

    “怎么样?我家里还养了一些比较少见的动物,我有一个叔叔,一门心思花在这个上面,已经养了很多年了。”

    “一个叔叔?你有很多个叔叔吗?我只知道你有一个哥哥叫温泽野的,以前我还得罪过他,没想到你家里还有很多的叔叔啊?”我一颗心,凉了半截。

    早就知道像他们这样的家庭,人际关系十分的复杂。

    这样的家庭,其实说来是最难相处的。

    “没事,无关紧要的人而已,现在的我不是三年前的我了,现在的我是靠着自己,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只要是我想要娶的女人,他们的话你不用听,就当做是一个屁,放掉就是了!”温初阳嘴角勾起,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揽着我的肩膀,大步的垮了进去。

    刚进门,门口便有一个保姆,极其殷勤,谄媚的笑着的冲温初阳问好,“先生,你回来了?”

    温初阳没有搭理,只是淡淡的笑笑,然后带着我一路进了大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