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火药味
    温初阳的声音就在我的耳朵边响起,他怀里的那股青草的香味,闻着还是叫人觉得很熟悉。

    “嗯,怎么不说话了?难不成被我说中了,现在被我当场抓包,没话说了?”温初阳的声音带着一丝冷冽,他紧抱着我身体的双手,微微一用力,便将我的骨头揉的生疼。

    “你做什么?快放开我。”我有些难受,下意识的伸手去推他。

    “姓温的对吧!有钱了不起嘛,在这里欺负女孩子,你快给我松开!”

    只是我还没有把他推开,陆逸尘的声音便从后面传来,他揪住温初阳的衣领,手上一用力,将温初阳的脖子勒出了一条深深的印记。

    我心里一痛,下意识的伸出手去阻止陆逸尘,“逸尘,别这样,会出人命的!”

    我一喊完,陆逸尘便直接愣住了,眼神当中闪过一丝讶异,呆愣愣的看着我,手上的力道突然之间松掉了。

    温初阳此时却已经转了身,一拳朝陆逸尘的脸上挥了过去。

    陆逸尘呆愣的这一瞬间,来不及闪躲,便被温初阳打了个正着,向后娘跄了几步,摔倒在地。

    “温初阳,你这是做什么?他是我的朋友,这几天要不是他,我都不知道会怎么过来!”

    温初阳还想再打,手中的拳头已经挥到了陆逸尘的身边,被我从后面拦腰抱住,拖了回来。

    “要不是你逃了,轮得上他在你身边鞍前马后?江沁,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情!”温初阳气急了,掰开我的双手回过头,盯着我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怒意。

    温初阳一直都是冷静的理智的,不管是在我面前还是在别人的面前,永远都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这样子情绪失常,有些无措的他,还是我头一次见。

    “温先生,我想这里不是你耍威风的时候!这里是医院,麻烦你尊重一下江沁的意愿,她想和谁在一起,是她的事情,你这样,是不是太强人所难了!”江逸尘也是一脸的怒意,他拉过我的胳膊,护在他身后,语气森寒的质问温初阳。

    空气里面的火药味,一下子浓到了极点,眼看着就是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哎哎哎,你们能不能不要在这里吵起来啊!这里是医院,你们要吵的话麻烦你们出去好不好?”

    面对突然出现的温初阳,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处理。

    每次他一出现,我就会方寸大乱。

    温初阳和江逸尘一齐看向我,满脸的怒意像是燃烧的熊熊烈火,竟然异口同声的喊了句,“不行,他必须走!”

    “好吧!不如你们一起走吧,也省的在这里看着我心烦!”

    “江沁!你胆子可变大了!”温初阳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是反常,一下子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冷漠,话语间带着一丝寒气。

    “沁沁,没事,我在这里,不要怕他的威胁,他不敢怎么样的!”江逸尘皱着眉头,目光死死的盯着温初阳,如临大敌。

    我看着他们两个,一个头两个大,不知道该先劝谁好些。

    温初阳听到江逸尘这样讲,脸上的黑气更加浓重了,他半眯了眼睛,目光从我身上扫到江逸尘身上,又扫回我身上,忽然冲着走廊处喊了声阿义。

    阿义随机应了一声,然后从走廊里出来,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们几个。

    “你请这位江先生去喝喝茶,我和你嫂子有事要说。”温初阳眼角带出一丝邪魅,冲阿义吩咐了一句,然后强行将江逸尘推到一边,将我拦腰抱起,往外走去。

    江逸尘想要跟上来,被阿义拦住了去路,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而温初阳,一直将我抱到车子,才将我松开,死死的将我抵在车窗前面,动弹不得。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没有看到我的腿还伤着吗?刚刚你弄疼我了!”我拼命抵住温初阳不断靠近的胸膛,故作委屈的低了头,不想让他看到我眼底的慌乱。

    这下怎么办?他肯定会知道我所有的事情了!我妈妈的事情,还有我儿子的事情,怎么办?我不想让他们暴露在别人的视线里面的。

    “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和那个小白脸是什么关系?”温初阳的口吻不容拒绝。

    我犹豫了一下,调整了情绪,这才缓缓抬头,坚定不移的告诉他,“我和他只是普通的朋友!你不要多想,也不要为难人家了,人家只是来给我帮忙,没有什么的。”

    “真的?”温初阳戏虐的看着我,眼地里写满了不相信几个字。

    “不然呢?你这样的有钱又多金的大帅哥在我身边,我都没有动心,他会让我动心吗?还是你觉得你自己的魅力还不如他呢?”

    “那你为什么逃走,还和这个男人搅合在一起,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我都知道你妈妈想要你嫁给他,还要你们早一点领证!”温初阳咬着牙齿,皱着眉,整张脸扭成一团,一副受了多大委屈的样子。

    看着他这个样子,我忽然有些难受。

    其实我不想这样的,我不想他为了我难过。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想尽一切办法的远离他,为的就是让我们两个人不再继续沦陷下去。

    这段感情既然注定了没有结果,那又何必苦苦撑着。

    可是,现在,他都找到这里来了,我要不要告诉他,我之所以不答应他,是因为我家里有一个瘫痪在床的老公?

    “说,话”温初阳翻了个白眼,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受伤。

    “那你那么厉害,是不是我家里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睛看,我想知道,他到底知道了多少。

    他刚刚说的那些,肯定是他下了功夫才查到的,他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安插了人在我四周,而且很有可能是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怎么样才肯放弃。

    “嗯,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你还有一个儿子是不是,你还有一个三年在床上动弹不得的老公是不是?而且你是为了他所以才拒绝我的是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