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你是说真的?”我忽然愣住了,看着眼前的温初阳大脑一片空白。

    该死,刚刚我怎么会信了他的鬼话?怎么可能发生那样的事情?

    “嗯,你现在会怎样?杀了我,还是从了我!”温初阳一下将脑袋凑到我脸上,鼻子和我对着鼻子,那双妖艳极美的眼睛里面映着我的脸。

    “好吧,你赢了,这个结果我勉强可以接受,只不过谢谢你把我从虎口当中救出来,咱们以后最好是再也不用见面了!我有我的生活,你有你的生活,昨天的事情就当做是一场意外,咱俩谁也别惦记着谁了。”我冷冷的说完,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的手机钱包都在床头柜上,便拿了起来,起身想走。

    “等等,你难道连一次机会也不肯给我?”温初阳修长的手一捞,便直接将我禁锢在他怀里。

    “你还要我再说多少次啊,温大少爷,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我双脚一用力,直接从他怀里挣脱,大跨步的朝前走,拉开门直接冲了出去。

    “夫人,夫人”管家见到我气冲冲的冲出去,在后面追着喊。

    我没理会他,跑到大路上,拦了辆的士,直接回了家。

    回家之后,我在洗手间狠狠的将自己全身上下都洗了个遍,洗了将近有一个多小时,我不停的揉着皮肤,直到皮肤都变得发红,到处都传来疼痛的感觉,我这才瘫倒在浴缸里面,接连抽了半包烟,直到抽到自己头晕目眩,这才从浴室爬出来,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一觉睡到了第二天。

    直到早上起来,拿着手机,我这才发现昨天晚上向北给我打了三四个电话都没有接。

    我叹了口气,揉揉酸肿发疼的眼睛,然后拨了回去。

    “喂,北哥吗?对不起,我昨晚上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没去上班,今早上起来才看到你打给我的电话。”

    我有些忐忑不安,毕竟北哥那里是我最后的经济来源了。

    自从和郑老头彻底划清界限以后,向北那里,便是我所有的收入来源了。

    我可不想现在被他炒鱿鱼。

    “哦,没事,没事,我打电话给你呢,主要是因为我朋友最近开了一家场子,那里特别缺人,我就寻思着问问,想不想去那里做大经理。”向北的语气有些冰冷,说话的时候,夹杂着一丝生硬。

    我心里一凉,手中的手机差点就落在了地上。

    看样子我的预感果然没错,我得罪温泽野的事情,应该已经在场子里传开了。

    向北他就是要对我动手了……

    “北哥,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看我缺钱,所以才会推荐我去,我想我和温初阳的关系你也是清楚的,我在你这里上班,温初阳会放心,是因为信任北哥你这个人,我这要是换了其他的场子上班,他不一定能信得过。”

    我一颗心,七上八下的跳的厉害,生怕他从嘴里蹦出一个不同意,直接把我的生路给掐死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两秒,向北突然干笑了两声,然后吸了口气,这才沉着的说道,“妹呀,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先干着吧,哥不跟你说了,这还有事呢,今天记得准时来上班。”

    向北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我无力的瘫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这次算是勉强过关了,可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得罪了温泽野,怕是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好过。

    可我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办法。

    眼看着陆哥哥的手术的日子越来越近,我必须在他那里待着。

    看了下时间,收拾一下东西,我将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门了。

    今晚上有几个大客户要来,这要是弄的好了,一两万块钱是少不了的。

    不过今天和往常有点不太一样。

    我一下车,还没进门,便感觉到所有人看我的目光都有些奇怪。

    只要我走到自己的包间,见到手底下的那几个小妹。

    这才知道,牡丹向我下了战书了。

    她要和我比业绩,我要是输了就立马从这个地方滚蛋,她要是输了她便滚蛋。

    而且,这事向北也认同了。

    那就是说现在我们俩在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谁如果做的比这个要差的话,就直接出局。

    “四姐,那牡丹实在是太欺人太甚了!她明明知道你刚刚才接手这边的生意,还要来和你比,明摆着就是欺负你!”佳佳一见到我,便凑到我跟前,满脸气愤的说。

    其他的姑娘这时也围了过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都在指责着牡丹的不是。

    我本来脑袋里面就乱,被他们围着乱哄哄的说一通,心里更是烦的厉害,直接瘫倒在沙发里了。

    “四姐,你别怕,连我们姐妹大家一起帮你呢,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好好笼络客户,争取叫他们带朋友过来!”

    “就是,四姐,你千万不要怕,我们大家会一起帮助你!”

    “四姐,那牡丹作威作福已经很久了,我们就趁这次机会把她弄出去!”

    ……

    这姑娘们却还是不停,叽叽喳喳吵个没完。

    “好了好了,让我先安静一会吧,你们各自去忙各自的事去,不要管我,你家姐姐吉人自有天相,总会有办法的!”我摆了摆手,将他们全部轰了出去,然后关上门,躺在沙发上抽起来了烟。

    现在这一个礼拜的时间,我就算是将我所有的老顾客全部都喊过来助阵,恐怕也没有办法赢她。

    牡丹在这里做了将近有45年了,她手里掌握着大部分的客户资源。

    也正是因为如此,向北对她也是非常恭敬,上次我们俩闹得这么凶,那向北明显的偏袒着她。

    算了算了,这想来想去也不是个头。

    拼一把吧,不行的话也没办法不是。

    我这样一想,心里也不难受了,心情好了许多,拿了电话一个个的老客户的打电话。

    可是,事情还没有开始,我也还没有努力一把,事情就出现了新的转机,而且这结局是我没有意料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