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没有时间让我忧伤
    “对,对不起,我忘了号码了,还给你吧!”我把手机往护士怀里一塞,便直接跑了出去。

    温初阳那么有钱,肯定会去最好的医院。

    不像我,那么没用,只能让陆哥哥去住报销最多的医院。

    对!一定是这样的,我只要去就可以找到他的,秦念安是开玩笑的,温初阳一定会没有事情。

    我急忙忙拦了辆车,直接去了国际医疗。

    在我们这里,这是最贵的医院。

    有钱的人都是去那里看病!

    一路上我一直祈祷温初阳没事,因为他如果真的有事,我会一辈子不得安宁!

    下车以后,我几乎是百米冲刺的速度,直接冲到了护士站,随便揪了个护士便问,“温初阳呢?温初阳住在哪里?”

    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的样子吓坏了,那护士愣了一下才说,“我给你查下,温暖的温,哪个初阳?”

    “初一的初,阳光的阳!”

    “三楼11号!”护士说完,拿了资料匆匆的离开了。

    我发疯一般的冲了过去,可是等我到了温初阳病房门口的时候,我犹豫了。

    假如我现在进去了,那我和他之间就注定了不会结束。

    要是我不去?

    我会不会后悔?

    温初阳真的有生命危险吗?还是秦念安故意说给我听的?

    我忽然冷静下来了,到住院部打听了一下温初阳的消息,得知他已经没有生命危险,我便松了口气。

    最后下楼的时候,我实在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于是缓步走到温初阳的病房门口,偷偷的朝里看了一眼。

    温初阳闭着眼睛,脸上包着一块纱布,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还在打着点滴。

    “对不起,你和我注定了是没有缘分的,以后你还是过你自己的生活吧!不要再来找我了!”我对着病房里面的温初阳低声呢喃了一句,转身便大步的跑开了。

    我怕自己再看下去,会更加难过,更加纠结。

    离开医院以后,我找了个修手机的地方,修好了手机,找到秦念安的电话,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对不起,请你转告温先生,我和他就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我有我的苦衷,也有我的无奈,总之,我不是他要找的人,还请他不要将一颗真心错付。”

    做完这一切以后,我感觉自己浑身都是软的,每个神经都瘫痪了一般,动都不想动。

    我就那么呆呆的靠在病房的窗子前,直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太阳照到我脸上,我才忽然清醒过来。

    现在还不是我忧伤的时候,陆哥哥还需要我赚钱来治病,医生说过了陆哥哥的脑电波是正常的,以后醒来的希望会很大。

    我只要赚够了钱,给他请更好的医生,就一定可以治好他的。

    这么想着,我忽然活过来了,好像又有了不得不坚强的理由。

    带着陆哥哥做了一系列的康复治疗后,给陆哥哥做了全身的按摩,回家里给他煮了营养的牛肉粥,一勺一勺的喂给他吃了。

    细细碎碎的事情看着没有多少,一忙就到了晚上。

    我看了看时间,发现不早了,于是打扮好,穿好了衣服准备去上班。

    现在的情况不明,我只能做一天看一天,能赚一天是一天了。

    到会所的时候正好是七点整,我的手机便响了。

    “四季,今天给我订个大包间,要好的!”电话里面一个粗矿的声音传来,透着几分威严,浑厚。

    “好嘞!张老板,包您满意!”

    有钱的活,我最乐意做了。

    我转身便给他定了一个最大的包间,他这个人财大气粗的,好面子,钱多钱少的他压根就不在乎。

    牡丹这两天可能是因为我那天的威胁,老实了很多,见到我基本绕道走。

    场子里面难得的没有人闹腾,另一个经理兰姐约我晚上下班以后带着姑娘们去保养一下。

    我不好推辞,便只好答应了。

    毕竟没有姑娘们的努力,我也没有那么多钱拿,所以我得对她们好点。

    下班以后,兰姐直接租了一辆大巴,载着我们一行三十几个姑娘去了卡兹国际。

    这个地方是专门给女人开设的场所,里面各种各样的保养器具一应俱全,兰姐异常兴奋,领着姑娘们欢快的进去了,这阵子牡丹没有闹腾,她心情都好了很多。

    我心里想着在医院的陆哥哥,于是只是象征性的做了个面膜,便和兰姐打过招呼,拿了三千块钱给她,转身出门,拦了辆的士往医院赶去。

    刚刚那三千块钱其实我挺舍不得的,可是在这个行业里面,对手底下的人不大方一点,是很难做人的,有的时候,是必须舍弃一点小的,来换取更多的。

    可是,我还没有到医院,向北的电话却打了过来。

    “小江啊!公司有点事情,你来一下。”

    “北哥,我已经回去了,有什么事情明天说好吗?”我有些困,心情不是很好。

    “过来吧!是对你好的事情,我知道你最近缺钱的厉害,我给你找了一点外快,给的钱挺多。”向北说完,便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我呆愣愣的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去看一看。

    如果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倒是可以试试。

    毕竟,我真的很需要钱。

    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深秋的夜风很大,将我的衣服吹起来,冻得我瑟瑟发抖。

    好不容易进了向北的办公室,才发现他人不在。

    “喂!北哥,你办公室里面没人啊!”我哆嗦着打了个电话给他,只想快一点回去就好。

    “我在车库,你下来吧!我在车库等你。”

    我赶到车库的时候,忽然间的一盏明晃晃的大灯一下子射到我身上,让我睁不开眼睛。

    等我适应了,才看清我面前是一辆黄色的跑车,宝马系列的,很贵。

    “上车吧!”向北按了两声喇叭,自己却坐到了副驾驶上面。

    我以为他是喝多了找不到代驾,想要我给他开车,于是坐了进去。

    车子里面开着暖气,我一下子便觉得舒服了很多,整个身体也舒缓开来,不再蜷缩在一起了。

    “小江啊!这车子以后就给你开了!”

    “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