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今生不再见
    我的一颗心忽然的停住了,温初阳,他会发什么信息给我呢?

    看还是不看?

    我纠结了半天才点开信息,忐忑不安的看了过去。

    “我没事,你回家好好休息,接下来的事情你不要担心了我会安排好。”

    他伤成这样了,还在为我想吗?

    温初阳一身是血的样子便又出现在我面前,我还清晰的记得他右下腹的一小节肠子出来了,鲜血将他整个裤子都染成了红色。

    一想到这里,我便睡不着了,一整晚上想的都是他的伤势。

    第二天一早,我本来是想去看他的,可是还没出门,

    就发现陆哥哥发烧了。

    没办法,陆哥哥只要一发烧就必须去医院,不去医院的话,就会有生命危险。

    所以我只好临时打消了去探望温初阳的念头,将陆哥哥送到了医院,在他旁边守了一整夜。

    好在这次的情况并不是很糟糕,医生说只要在医院打几天吊瓶就可以出院了。

    只不过,陆哥哥现在身体非常虚弱,医生说最好的话还是能让他去专业的疗养院去疗养一段时间。

    这对他的恢复,也是有所帮助的。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后,我便一下子陷入了为难当中。

    眼看着醒儿马上就要开学,这陆哥哥的疗养费我上哪里去弄啊。

    一个月最少1万块,一个疗程便是三个月,医生说像陆哥哥这样的,最少得两三个疗程。

    那我至少还要再向北的场子里做四五个个月才能凑够这笔钱。

    可按照昨天那样的势头,我还能做得了五六个月吗?

    在医院整整纠结了一天之后,眼看着又要到上班的时间了,我咬咬牙,化了妆,便还是穿了衣服往国色天姿赶去。

    到了国色天姿,还没进门,远远的便看到牡丹一脸春风得意的跟旁边的人在讨论着什么。

    看到我走过去,她的脸色唰的一下就变得惨白,冷哼一声,高挑着眉毛,斜着眼睛看我,不屑的笑了笑说,“哟?昨晚上爽不爽?听说你给人给轮啦!是不是那里都给弄烂了呀!真是脸皮厚的很呢,都这样了,感情还敢来这里啊,你不怕你那些客人笑话你!”

    牡丹说着捂着嘴巴,咯咯的娇笑了起来,那笑声尖锐刺耳。

    我浑身一震,联想起昨天的一切,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这件事情竟然和牡丹逃不了干系……

    “怎么,别这个死样子看着我,我告诉你,我后面的靠山可厉害的很,不是你这样的角色能够吃得住的,那温老板又怎样,他老爷子可比他厉害多了!”牡丹杏眼横竖,冲上前来扬手就要扇我。

    “你tmd敢动手试一下!就算能姓温的靠不住,我江沁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主!”我接过她的手掌,猛的用力将她往后推去,冷冷的笑了笑,开口说,“听说你那个老相好姓陈,名坤来着,不过他昨天好像直接挂掉了,怎么你现在还没收到消息吗?还有那个叫做什么温泽野的,被我一锥子给刺的进了医院!这个难道你也不知道吗?”

    我冷笑着,一步步的逼近她,最后将她堵在墙角,一抬手用力掐住她的脖子,冷哼一声,沉声说道,“罗艳华!今天我在这里,敢叫你的真名,明天我就敢将你所有的信息全部公之于众,包括你那些个见不得人的勾当!”

    牡丹还想挣扎,被我一脚给死死抵住。

    我半眯了眼睛,咬着牙一字一顿说,“忘了告诉你了,有些东西我可是拍过照片了,只不过我一直压在箱底,没拿出来,你要是在再敢惹我!小心我把你送到号子里去!”

    牡丹的脸色变得煞白,从刚刚的挣扎,变成现在的瑟瑟发抖。

    她眼神当中透着漫天的怒火,咬牙切齿,愤恨的骂我,“你个婊子!迟早会被人给弄死!你最好小心一点,就算我不再为难你,你以为温老板他老爷子能够放过你?”

    我冷哼一声,将手一甩,直接将牡丹推倒在地,斜眯着看着她,丢下一句,“我的事情自然不用你多管!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不要再招惹我!”便转身扬长而去。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之。

    若是真的将我惹急了,就不要怪我破浮沉舟。

    有一次我在包间的时候,无意间拍到了牡丹和客人交易毒品的整个经过。

    之前我之所以没有说出来,只是不想将事情闹到不开开交的地步,现在逼急了,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我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照常打了卡,然后走到包间,等姑娘们过来。

    从牡丹的态度看得出来,昨天的那些事情应该是被人封锁了,至少外面并不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既然这样的话,那向北应该还会给我几分薄面。

    只要我接下来的日子安分守己,将我的那些顾客全部都带到他这边来,他便应该不会再为难我。

    果然如我所料,向北当做并不知道昨天的事情一般,而牡丹这时候因为我的威胁,也低调了很多。

    一切进行的非常顺利,将顾客送走之后,我掏出500块钱给姑娘们,叫她们自己去吃宵夜。

    自己则是打包了一锅牛肉粥去了医院。

    陆哥哥晚上没有吃什么东西,到医院给他喂了一点肉粥之后,这才拿了件衣服,匆匆洗了个澡,趴在他身旁的病床上面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我好像做了个梦。

    我梦见我和路哥哥手牵着手走在红地毯上,在我们面前,是两个小小的花童,手里提着花篮。

    在红地毯的尽头,是一个牧师,台下是我们的亲朋好友。

    我们走到牧师身边的时候,鹿哥哥从一个红色的首饰盒里,拿出一枚闪闪发亮的戒指,轻轻地将我的手捏起来,然后往我的无名指上套了上去。

    可就在他刚刚套完戒指的时候,突然之间,整个地面崩塌起来。

    陆哥哥一下子便掉进了悬崖深处。

    我纵身一跳,想跟他而去的时候,突然之间却有一双手将我拉住,大声的喊着我的名字。

    我抬头一看,却发现拉住我的那个人,竟然是温初阳……

    紧接着我便醒了!

    心里面忐忑不安,惶恐不已。

    直到定了定神,看到自己现在在医院,而陆哥哥正躺在我前面的病床上的时候,一颗心才渐渐的舒缓下来。

    而那个梦,却像是挥之不去的诅咒,一遍遍的在我脑海闪现。

    “陆哥哥,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我好像爱上别人了!”

    我战战兢兢地将这句话说完,才忽然正视起这个问题来。

    从温初阳为我受伤的那刻起,我才猛然发现,不知不觉之中,他已经在我的心里扎了根。

    可是,我知道,就算是我心里有了他,我也不可能跟他在一起。

    因为我心里,还住着一个陆远之,还住在我和陆远之的儿子陆之醒。

    我煎熬了几个小时之后,终于下定决心,将温初阳所有的联系方式全部都删除了。

    温初阳他只不过是将我错认为是他的前女友,等到他哪一天认识到自己认错人了,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而我,如果一时犯糊涂跟了温初阳。

    那我和陆远之两个人便永远再也没有可能了。

    而且更为重要的,温初阳的身边有美女无数,不缺我这一个。

    可是陆哥哥不一样。

    他除了我之外,在这天底下,便再也没有亲人了。

    我不能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抛弃他,更不能因为一时犯糊涂,而让我们的儿子陆之醒受任何的委屈。

    我原本以为只要我决定了,再也不联系他,他便会在我的生活里消失。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第三天中午,我刚好吃着饭,手机却铃铃的响了起来。

    我看到是个陌生号码,这才划开。

    “喂,你好!”我含糊的应了一句,将嘴巴里面的饭嚼了两下,一口吞掉。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秒,紧接着又想起来一个,十分富有磁性,清缓优雅的声音,“请问是江沁,江小姐吗?”

    等等,这声音怎么听着有些熟?

    那天?

    我猛然间想起来了,这声音是秦念安的。

    “喂,江小姐,在吗?”

    “喂,喂?”

    秦念安一直在对面问着,我却有些犹豫了,拿着电话挂掉也不是,说话也不是。

    我的脑子里面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一个在说接吧,接吧,反正你也老担心了。

    另一个说不能接,千万不能接,一接你就要沦陷了。

    一时之间,我左右为难,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

    接吧,我又觉得对不起陆远之。

    不接吧,我心里又直痒痒。

    最后我看了眼躺在床上的陆哥哥,猛的用力咬了下嘴唇,颤抖着手指,想要挂掉电话。

    “温初阳快死了!”

    可秦念安的一句怒嚎,却让我吓得浑身一惊,手里的手机啪一声的掉在地上,直接黑屏了。

    奶奶个熊!关键的时候掉链子!

    我捡起手机捣鼓了一阵,怎么样也开不了机。

    秦念安刚刚的那句话,一直在我脑子里面不停回旋。

    温初阳快死了……

    温初阳快死了……

    怎么办怎么办?

    我现在连他在哪里住院都不知道!

    捣鼓了一阵,实在没办法,我便急匆匆的跑了出去,找了个护士,千般情,万般求,这才让她答应把手机借给我用一下。

    可我拿了手机,这才想起。

    我压根就不记得温初阳的电话。

    而我的手机现在是黑屏的状态,就连刚刚那个秦念安的号码,我也没法知道。

    “哎,你到底打不打呀?不打就快点还给我,我还有事情!”

    护士看我愣了半天,在一边不耐烦的催促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