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放开那个姑娘
    “怎么回事?”我甩了甩脑袋,让自己清醒了些,看着她问道。

    丹丹是我手里面的大学生,他同学是被分在牡丹手底下。

    “我看到有人给我同学下药了,她喝了之后就晕了过去,他们现在正带着她要出去呢!姐,你可要救救她!我们都是来赚点学费的,不想出台呀!”丹丹哭得肩膀一抽一抽的,手颤颤歪歪的指着前面的那条走廊。

    “好!走,现在就去!”

    我猛然间想起上次跳河的行美丽,心里便一阵绞痛。

    这些男人为什么总是要如此勉强呢?就连温初阳也不例外!

    我和丹丹赶到门口的时候,那两个男人正拖着她同学要上车。

    一高一矮两个男人,高个子看上去消瘦无比,脸上的黑眼圈奇大,像是很久都没睡过觉一样。

    而那个矮个子十分的肥,脸上的横肉都快堆成一堆了,两只小眼睛放着贼光。

    两个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货色。

    我站那迟疑了一下,正在想着办法。

    丹丹也没有经过我同意,擅自跑了上去,将她同学给拽住。

    “哎,你这女的做什么?”

    “这妞长得也不赖,要不然一起弄回去算了!”

    那两个男人你一言我一语,上前就要拉丹丹上车。

    我一看那势头不对,赶紧走上前去,将划破的一根手指头按在了丹丹她同学的屁股后面。

    好在她同学穿的是白色的裙子,里面的打底裤也是淡色的,只那么一两秒,她屁股底下便潮红了一大片。

    “这两位爷,真是对不起,今天我家姑娘身子有些不适,要不然我给您安排几个更美的姑娘吧!”我客客气气的半眯了眼睛笑着,顺手将丹丹和她同学两个人同时给扯了出来。

    “哎,你这是哪里来的!你这是想干嘛,我女朋友喝多了,我要带她回去?”个子比较高的这男的这时候死死的拽住丹丹同学的手,满脸的怒气,恶狠狠的冲我喊道。

    “这位爷,我是这里的经理,我是看这姑娘的屁股后面红了一大块,这才追出来的,你看着要是给带回去,一不小心给弄出了啥事,到时候可别坑了您!”我说着便将她同学的裙子给撩上来,指着她屁股上面那红红的一大片,接着说,“爷!您就听我一回劝,这姑娘你要是带回去了,肯定会倒大霉的!你看她这血鲜红鲜红的,哪里像是月事的血,这分明就是小产了。”

    我故意将声调拉得老高,然后阴森森的冲他们说,“这要是给弄回去一尸两命,到时候可就真的是倒了血霉了,说都说不清!”

    “放屁!这姑娘还是个雏!可能怀孕了!”那矮个子男人往地上呸了口痰,伸手就要过来抢人。

    那高个子见状,也拉住了女孩的另外一只手。

    他们两个大男人要是一起上的话,我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

    眼看着情况不对,我只好将心一横,用身体挡住那女孩的下半身的同时,一只手往她内裤边上挤了进去,轻轻一划。

    顿时一股粘性的液体便直接顺着我的手指往外流出来。

    我极其巧妙的用身子挡住,将手抽回在身后擦了擦,然后装作一副十分惊恐的样子,大叫一声,往后退了两步,惊恐的说,“哎呀,不得了了,要出人命了,你看这可能要大出血呀!”

    “哎呀,不得了了,肯定要死了!流这么多血,肯定是产后大出血呀!”丹丹见状,也惊恐的指着那女孩的臀部,然后跳到我跟前,害怕的将我抱住。

    不知是我俩演的太逼真,还是那女孩臀部的血越流越多,顺着大腿已经流到了地上,那两个男人这时候才将信将疑的将那女孩松开。

    “这!敢情是牡丹那个臭娘们故意框我们的!tnnd竟然还要了我3万块!”他那高瘦的男人痛骂了一声,抓住那女孩的手,立刻便松了开来。

    “哥,咱还是算了吧!这万一整出啥人命事情的话,到时候可就真的不好收场了!”这矮个子看到那高个子松了手,随即也将手松开。

    “他奶奶个熊!”那高个子怒骂了一声,拉开车门,转身上了车。

    那矮个子随即也跟了上去。

    我和牡丹两人扯他同学从后门溜进了一个包间。

    “云儿!你醒醒!快点醒醒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呀!”丹丹轻轻地在那姑娘的脸上拍了拍,可那姑娘却压根就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丹啊,你先走一边,让我来吧!”我将丹丹扯到一边,然后手指头往她身上的几处穴位上摸了摸,轻轻的按压了几下。

    这些招数还是小时候那个送给我戒指的哥哥教过我的,只不过遗憾的是现在那戒指也不知道丢在哪去了。

    其实我连这穴位到底叫什么也搞不清楚,但是这招却的确是非常有用,我百试不爽。

    在我按下她那几处穴位,只不过两秒钟之后,这姑娘便剧烈的咳嗽了几声,然后微微的睁开眼睛,只不过眼神当中非常的浑浊,看不清楚有什么情绪。

    看样子这药力的作用还没有完全的消退下去,她现在脑袋还不是特别的清醒。

    “云儿,你看着我,你知不知道现在这是在哪里?”丹丹毛躁的蹲下来,扯着她的手臂,焦急的问。

    那叫云儿的姑娘睁着眼睛,可是眼睛里面却浑浊的一片,根本就没有焦点。

    “行了,你别再叫她了,她现在这样,估计你跟她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的。”我拉开丹丹,找了一条薄毯子,盖到云儿身上,然后将丹丹拉到一边。

    “姐那现在可怎么办?她现在这样要不要送医院去啊!”丹丹的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云儿,满眼全部都是慌乱。

    我摸了摸云儿的脉象,发现她的脉象沉浮的非常厉害,而且整个人身上滚烫滚烫的,像是发着高烧。

    “怎么办?”丹丹这时候焦躁不已的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急得眼睛都湿润了。

    其实我对这档子事情还是头一次遇到,以前虽然听说过场子里面的姑娘被人下过药,但也只是听说,并没有亲眼见过。

    今天一见,却没想到这药这么厉害。

    直接让人处于一种昏迷的状态,也就等于是别人怎么样弄,她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知觉。

    更为关键的是,我忽然间想起以前听这个行业里面的老前辈说过,如果是中了春药不发泄出来的话,到时候恐怕会伤害到身体器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