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我要去哪里
    怎么可能?我刚刚只是?

    我看到烟灰缸上面的痕迹,顿时脑袋一片空白。

    我杀人了?

    怎么可以?我还要照顾儿子,还要照顾陆哥哥,我不能杀人的,杀人是要进监狱的,那样的话我就不可以和我的陆哥哥在一起了,我也不可以照顾儿子了!

    巨大的恐惧侵袭着我的每一根神经,我慌忙背起陆远之,像是逃难一样逃了出去。

    直到下了楼,进了出租车,我才意识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慌忙从裤兜里摸出手机拨通了120急救电话。

    刚刚说完情况,手机忽然一下没了声音,我一看,才发现已经没电了。

    陆远之躺在我腿上,我看着外面的夜空,心慌乱不已,每一根神经都在不停跳动,停不下来,脑子里面一直回荡着那鲜红血液渗出来的场面。

    刚刚我怎么会这么冲动,我哥他真的死了吗?不会那么容易死的吧!救护车应该会及时赶到,然后将我哥哥救活的,对不对?

    我看着陆远之的脸,第一次感觉到害怕。

    我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要是我哥真的死了,我是不是一辈子都会不安生?

    我胡思乱想着,直到司机不耐烦的跟我说,“我问你去哪里?问了几遍你都没有回答我!你到底去哪里?”

    “附近的宾馆。”

    我小声的说了句,才发现自己牙关打颤,牙齿被震的发酸。

    我是个胆小鬼,我怕,什么都怕,我有太多的牵挂,我不能出事,我要出事了,他们怎么办?

    陆哥哥,我儿子,我妈,都得跟着玩完。

    虽然我是自卫,可是有谁会信呢?就算是信了,我还是一样的要坐牢的,醒儿以后要是知道了他妈妈是个杀人犯,叫他以后怎么面对人生?

    我越想越是害怕,最后整颗心都像是扎了很多把刀子一样,疼的厉害。

    直到司机的车子嗞一声停住了我才反应过来,摸了摸身上,发现自己一分钱也没有。

    “那个,师傅,我,我身上没有带钱,你要不借电话给我用下,我叫我朋友送钱过来。”我抱紧了陆哥哥,心里面却有些犯迷糊,现在我能给谁打电话呢。

    想来想去好像也只有能打电话给郑老头了,除了他,我在这个城市里面人是的就只有一个保安了,可是那个保安自己都自顾不暇,哪里还有时间来管我的事情呢?

    “什么?没有带钱也敢出来,我看你长的还可以,要不你陪我一下,我就当免了你的车费了!”司机关门下车,拉开后面的车门,伸出手抓住我的手腕,挤了进来。

    陆哥哥本来是躺在我腿上的,被他用力推到了一边,卡在后座和前座的中间,脸都变形了。司机的手搭在我肩膀上,伸手要往我里面探。

    “你个**!内衣都没有穿还在这里装什么贞洁!”司机恶狠狠的说了句,然后压住我,要扒我的裤子。

    “你给我放开!你这个禽兽!”我使出浑身的解数,对准了司机的小腹那里用力顶了上去。

    既然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了!

    司机啊的叫了一声,从我身上爬起捂住自己的下面缩成一团,痛的直打滚,嘴里一直在咧咧,“你个贱货,看我等下逮到你怎么操你!”

    我深吸一口气,双手握拳,在他后勃颈那里用力一拳,司机闷哼一声,晕倒在车里。

    我咬着牙齿将陆远之从车里扯出来,背在背上,一步一顿的往大路上走。

    好在司机没有走多远,我看了看四周,距离郑老头的住处也只有几十米的距离,便咬着牙直接去了郑老头那里。

    刚到他楼下我就没力气了,只好将陆哥哥放到楼梯口,自己上去了。

    敲了半天,郑老头睡眼迷离的打开门,吃惊的看着我,半天才反应过来,“小沁!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弄得那个样子?是谁欺负你了吗?”

    我摇摇头,只觉得头晕的厉害,喘着气说了句,“陆哥哥还在楼下。”就瘫在了他门口起不来了。

    郑老头说了句你等着,将我拖到屋里的沙发上,转身出门将陆哥哥接了上来,送进了房间里面。

    处理好陆哥哥,郑老头这才转身出来,倒了杯水给我,关切的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

    郑老头其实不老,不到四十,之所以叫他郑老头是因为他有一头银白的头发。

    据说他二十几岁时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为了这个事情,他怕影响自己的后代,所以到现在都没有结婚。

    我抬头看着他,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管军的事情,我不能告诉任何人,就算他是信得过的,我也不能。

    我不能冒任何的险,因为这件事情关系到我最重要的几个人,他们还需要我才能继续在中这个世界上活下去。

    “你快说啊!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场子里面的事情?我早说过了你不要去了,大不了我把超市的利润都给你。”郑老头紧皱着眉,双手早就握成了拳头。

    他对我的心思,我不是不知道的,他喜欢我,所以才会这么不遗余力的帮我,可我知道自己什么也给不了,所以当初他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我没有答应,只是拿了300块。

    他也知道我不会和他在一起,因为我有一个陆哥哥,所以他从那个以后也没有再提过,甚至连来店里的次数也少了。

    “嗯,不是,是我哥管军,他在外面惹了祸,人找到家里来了,我现在身上什么也没有,可能要在你这里借宿几天了。”我躲开他的眼睛,不敢让他看到我眼底的慌乱。

    哥哥那件事情,虽然现在我还不能完全确定他是不是出了事,可是,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所以我只好撒了一个谎。

    郑老头叹了口气,极温柔的摸了摸我的头,温声说,“你在这里安心的住,多久都可以,只要你不厌烦就可以。”他停了一下,目光停在我脸上,眼地里满是心疼,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饿不饿?我给你做点吃的!”

    我点点头,将自己蜷缩进沙发里,极力忍着身体各个部位传来的微微颤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