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该死的
    “你快来吧!你哥哥打人了!”

    他这一句话,像是一道惊雷,直接将我整晕。

    偶滴神啊!还是出事了!这家伙,不知道又做什么了?

    向北是我圈子里面的一个朋友介绍的,当初我去他场子里面做陪酒的时候,他还給我开了后门,给我分了最好的一个妈咪。

    “我知道了,是在场子里面吗?我马上就过来了。”

    挂掉电话,我匆匆收拾了一下,在路上拦了辆的士,十五分钟就到了国色天姿。

    一进门,外面几个相熟的人看到我都跟我打招呼了,叮嘱我等下说话的时候客气一些啥的。

    看样子,今天这事闹的还挺大的,他们都知道了。

    我谢过他们,直接找到了向北的办公室。

    推门进去,我哥哥看到我,立刻哭丧着脸跟我求救,“好妹妹,这次真的不是我的错,是他们的人先打我的,我只是还手啊!”

    “行了,你不要说话好不好,你一说话我头疼!”我摇摇头,没有搭理他,讪讪的笑着迎了上去。

    “北哥,你看,我哥打谁了您想怎么处理,你跟我说说。”我心里窝着火,可是嘴上却不得不跟抹了蜜一样。

    谁让现在我是有求于人呢,不得不低人一等。

    “其实啊!你哥哥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在我这里闹事,后果都是很严重的,而且他今天打的竟然还是我这里的贵客,人家来一次消费好几万的,都被你哥哥给搅合了,人家以后再也不敢来了!”向北拧着眉,双手挥来挥去,看得出来他很生气。

    向北的脾气一向来都很好的,能让他生气,看样子这一次我哥哥的确做了很离谱的事情了。

    可向北没有说细节,我也不好问,只好讪讪的在一旁笑着问他要怎么做。

    向北抬眼看了我一下,脸上的神色开始缓和。

    “这个嘛,也不是说非的要赔或者是报警的,毕竟他是你哥哥,就算是把人打成重伤了,那也的看在你的面子上,放一马不是。”

    “北哥,您就不要在我面前打哈哈了,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

    向北点点头,脸上露出一副欣慰的神色,走到我跟前拍了拍我的肩膀,缓缓说,“听说你和温老板很熟啊!”

    我一愣,有些不好的预感,这个向北,这是到底想做什么?

    但是现在这个样子,我也不能说什么,只好点点头,问他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向北半眯着眼,乐呵呵的笑了笑,站定在我面前,盯着我的眼睛说,“其实你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你好像很缺钱吧!”

    “北哥,你有话就说吧!”

    我缺钱这件事情,认识我的人都知道的,只是他们不知道我拿钱做什么而已,我将家人藏得很好,这个圈子里的人都不知道我的事情。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聪明人,其实北哥是想帮你,我听说上次你得罪了那个陈坤,所以才没有再来场子里面上班是不是?”

    我点点头,没有否认。

    “北哥这里有一个机会,希望你可以来场子里面做经理,带带新来的那几个姑娘。”

    向北的话一出,我立刻呆住了。

    场子里面的经理,那是我以前就想要做的位子,可是没有一点后台背景的我,是不被看好的,所以也一直都没有机会。

    今天向北怎么可能将这样重要的职位交给我?

    要知道经理不仅仅是要有人脉,还要有一定的后台,不然在这个圈子里面是很难混的。

    “怎么,不喜欢吗?这个职位能拿到的钱可是小姐的无数倍啊!你以前不想出台我也可以理解,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放得开的,做经理的话,你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而且以后你是我的人,那陈坤也要给你几分面子的!”向北走到我哥哥身边,在我哥哥身上踢了一脚,语气却变了,“江沁,我希望你是个聪明人,应该不要我多说什么了吧!”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得答应我,以后我的姑娘就得归我管,那个牡丹不可以过来插手!我要是不想借人的话,她就不可以强要!”

    “行!可以!你明天来上班,姑娘的资料你拿回去看看,都是些新人,好管教。”向北说着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个本子,递到我手里。

    “好!明天我准时到,现在我可以带我哥哥回去了吧!”

    向北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我转身,白了我哥一眼,径直出了会所。

    “妹妹,你听我说啊!那个人是故意的,你可不要去啊!”我哥还想说什么,被我给打断饿了。

    “行了,麻烦你以后不要惹事了好不好?”我欲哭无泪,这样的事情,这几年经历的太多了,他是不会改的。

    “你听说啊!是他们设计好的,就是想要你过去!”管军扯着我的衣袖不肯松手,语气十分的焦急。

    我看他也不像是装出来的,就将他拉到一旁的树底下,看着他,冷冷的问,“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今天一出来,他们就在门口等,说是你叫他们来接我的,然后就带着我去了包间,唱歌,喝酒,等我喝多了,醒过来,就成现在这样了!”管军一脸的无辜,眼睛里面的情绪不像是能装出来的。

    看到他这样,我一颗心忽然冷了下来。

    现在看来,向北之所以让我去他场子里面做经理,是另有目的。

    温初阳吗?

    难道他是想通过我从温初阳那里得到什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没什么了,反正我和温初阳没有什么,以后等向北发现了,我早就赚够钱离开了。

    想到这里,我回过头个我哥说了句,“没事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给你买了新衣服。”

    管军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破烂的衬衣,嘿嘿的傻笑了几声,咕哝了句,“还是妹妹对我好,他们都是坏人。”便被我塞进了出租车后座里。

    回到家里已经是深夜了,我习惯性的打开手机,想看下明天的天气,却看到竟然多出了几条新信息。

    一点开,全部都是温初阳发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