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好,我可以等你
    “不许动!再动,我可真的没法保证我会做出什么来!”温初阳俯身在我耳边轻声呢喃了一句,吐出来的气息吹拂在我耳洞里,直痒到我心尖里。

    “混蛋!”我怕他真的对我做出点什么,只好一动不动。

    直到他将我带到浴室的时候我才焕然惊觉,要是再不反抗的话,恐怕就没有机会反抗了!

    可是这四周连一个可以用的工具都没有,就连镜子,也是钢的。

    怎么办,他要是真的对我做一点什么的话,我是没有办法和他的力气相对抗的。

    该死,要不是那枚戒指弄丢了,我现在也不至于一个防身的东西都没有。

    我想来想去,也只有来硬的了,他要是真的敢用强的话,我就直接拼了。

    我正想着,温初阳忽然将我放在马桶盖上,然后一下撩起我的裤腿。

    “你要干什么?”我心里一惊,直接一脚踢了过去。

    砰一声倒地的声音响起,我抬眼看去,正好看到温初阳四脚朝天倒在地上。

    “你要敢对我做什么的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我站起来,准备再补一脚,温初阳却一个鲤鱼打挺,翻身站起,扼住了我的喉咙将我扣在墙上。

    他声音低沉着,眼里沉沉的都是怒意,冷冷的说,“你这是在为谁守身?褚玉华吗?”

    我被他掐的生疼,忍着痛吃力的问,“你有病啊!谁是褚玉华啊!你认识我可不认识!你放开,我快没……”

    我再也忍不住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可能是真的看我快死了,温初阳眼底的怒意才开始消散,他深吸一口气,松开手,却将指节捏的发白,咔咔作响。

    “你有病!你全家都有病!”我气不打一出来,好端端差一点让人掐死了。

    温初阳堵在门口,我出不去,只能瞪着他。

    “刚刚是我冲动了既然你没有碰别的男人,今天我就饶过你!”他说完,伸手一捞,修长的手臂便将我紧紧的禁锢在怀里。

    我挣脱不得,想要咬他,却被他识破,提前躲开了。

    “不要动,你看看你自己的脚上面是什么东西?”温初阳死死抱住我,夹着我的双手,嘴唇贴在我的耳垂上面轻声说了一句。

    他吐出的气息吹拂在我耳朵上面,奇痒无比。

    可偏偏我的手又动弹不得,那种感觉让人抓狂。

    “温初阳,你放开我先!你欺负我,一个大男人你好意思嘛你!”我痒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要不是现在动弹不得,我真想一巴掌扇过去。

    “没错了,连敏感的地方都是一样的,你还不承认?不过也没有关系,我可以等,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苦心的!”温初阳冷笑一声,将我放开,抓起我的脚送到我面前,冷冷的说,“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

    我顺着温初阳的目光看过去,只见小腿肚子上面有一个黑色的长长的东西正挂在我脚上,还在不停的扭动。

    等等!

    这是?

    蚂蟥!

    “啊!”我尖叫一声,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伸手去抓,却被温初阳抓住了胳膊。

    “你是想它一直钻进你的身体里面吗?不想死的话就给我乖乖的不要动。”

    “哦!原来你是想要帮我弄这个啊!你早说啊,害我白白误会了一场,浪费表情!”我白了他一眼了,将脚伸到他面前,说,“既然你会弄,那你帮我弄一下吧!”

    “嗯哼,这可不像是求人的,温柔一点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

    “小气!”

    “那我走了,你洗完澡自己回去吧!”温初阳起身想走。

    我一想到那个东西正在一点点的钻进我的身体里,顿时觉得浑身一凉,好像是身体里面到处都是那种虫子一样。

    “哎哎哎!你不要走啊!那个温大哥,您行行好,就帮帮我吧!你要是不帮我,那我要是死在你这里的话,尸体烂了可是会污染你这里的空气的!”我拖住了温初阳的裤腿,死死拽住,不让他离开。

    他要是一走,我可就真的没辙了,从小到大,我最怕这个东西,所以一般我是不会下水的,今天是例外,我救人心切,不记得这回事了。

    温初阳回头,脸上的神色有些怪异,眉头挑了挑,眼神里面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叹了口气,这才说,“现在的你怎么这么贫嘴了?”

    他继而轻声笑了下,好像很释怀一样,露出一丝淡淡的笑,自言自语道,“不过,这样好像还蛮有趣的!”

    “喂!你到底是帮不帮啊!”我无意的瞥一眼,竟然发现那只蚂蟥现在已经快不见了!

    温初阳显然也注意到了,没有再和我贫嘴,蹲下身子,摸出一根烟点燃,单手半握住放在蚂蟥身上,将烟直接放到我皮肤一厘米的地方。

    “诶,你这样的话,手不痛吗?”

    温初阳现在这个姿势,那只烟燃烧的热度,都会在手掌里面,时间一久,那温度自然会很高的,弄不好还会灼烧皮肤。

    我有些不自在,将腿缩了缩,被他扯了回去。

    “不要动,就要出来了!”

    “哦!”

    我有些恍惚,好像在他身上看到了陆远之的影子。

    以前陆哥哥和我在一起的时候,经常给我剪指甲,这个姿势,和现在的这个姿势有些像。

    “其实你真的认错人了,我知道你对我好,不过是以为我是你的朋友。”

    我叹了口气,有些不忍心说出真相。

    看得出来,温初阳也是一个痴情的人,我不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走散了,可是温初阳对那个女孩子应该真的很好的。

    “你听过记忆重置吗?”温初阳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抬头看了我一眼,淡淡的问道。

    我摇摇头,等着他继续说。

    “记忆重置就是将一个人的记忆全部删除,然后再重新编排。”温初阳叹了一口气,才接着说道,“就好像你本来是这个人,可是记忆重置以后,你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重新获得一段不属于你的记忆,然后你就以为自己从小到大应该是这个样子,而不是那个样子。”

    我听得似懂非懂,有些懵,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