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我能怎的
    陶管翻了了两下白眼,不情不愿的从地上爬起来,眼里忍着怒火,却不敢发作,悻悻的说,“姑奶奶,你什么时候认识个这么厉害的角?你也早告诉我呀!害我差点魂都吓破了!”

    “我他妈问你到底什么事?你怎么跟他扯上了!又关我什么事?”我本来脾气就不好,听他这么一说,顿时火冒三丈,直接一脚飞了上去。

    陶管捏紧了拳头,扬起手,却又放了下来,冷哼了一声,冷着声音说:“我说姐姐!你就别在这里揣着明白装糊涂了!这温先生可不就是你给招来的吗?他把我抓来,他手底下的人边打边说,下次再敢不敢给江沁添堵!活腻歪了吧!”

    “你说说!他这不是为你出气是咋滴!姐!我错了,上次我真不是故意打到你的,那是失手!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以后可别记着了!”陶管一副求饶的样子,那态度,简直能卑微到地里去。

    我这总算是扯明白了,感情这姓温的,竟然是因为陶管几个月前不小心扇了我一巴掌这事,才把陶管给抓来的。

    而这一切全部都要归功于我这一张长得和他前任一模一样的脸来。

    “行了,你先回去吧!千万别再欺负你妹,要不然咱们走着瞧!”

    “姐!可是我亲姐行不行?我哪还敢欺负她!这温先生说了,今后我要是惹您不高兴了!我的小命可就玩完了!”陶管跌撞着着从房间里面跑出去。

    这个房间里就剩下我一个人,空气静的可怕,和外面喧闹的走廊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半倚在沙发上,从兜里摸出根着皱巴巴的烟,咔嚓一声点燃,猛吸了几口。

    直到抽得天旋地转,脑袋晕乎乎的,这才从包房里面起身往回走。

    其实我不能抽烟,也不会抽烟。

    只不过每每在心情特别不好的时候,才会用来麻痹自己。

    一般抽个一两根,就会像吸了毒品一样,整个人飘飘的,脑袋有些胀,只有这样才不会有心思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我和陆远之,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很小的时候便在一起,连我妈都说,我和陆远之之间的感情,胜过和她的母女之情。

    所以即便是他现在被车撞成了植物人,也许再也不会醒来,可我仍旧愿意为他守身一辈子。

    我想,也只有这样子的感情,才能对得上他对我的好。

    我妈一直以来都很反对,直到现在,每次通电话都会唠叨上那么一两句。

    可即便是这样,也不能改变我的决心。

    我要的爱情,就是哪怕天崩地裂,也绝不变心。

    ……

    我在外逛了几圈,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洗了澡,换了衣服,帮陆哥哥按摩了一圈,擦了遍身子,准备下去吃东西,这才猛然想起。

    温初阳那家伙叫我六点去上次那个路口等他!

    我一看时间,顿时吓得后背发凉,头发也没来得及擦,拿了包包就冲了出去。

    好在上次我下车的那个路口,距离我家只隔了一条街,我只花了两分钟,便冲到了路口,撑着膝盖喘不过气来。

    可我刚到那里,还没来得及站起身,便觉得身子一轻,肚子上多少条胳膊。

    等我反应过来,已经被按到了汽车后座的椅子里。

    温初阳一张邪魅俊俏的脸,在我眼前放大,湿热的气息喷在我脸颊上,让我有些透不过气。

    他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像清晨的绿草地。

    “怎么这副样子就出来了?”温初阳轻柔的揉了揉我的头发,微皱着眉,眼里满是宠溺。

    我一愣,有些错愕。

    不过马上想起来,他是将我认作别人,这才释然了。

    “那个,温老板,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要没什么事的话,我可以先走吗?”我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睛,和他在一起,让我有一种别扭的感觉,好像是在偷情一样。

    “不行!在我没有主动让你离开之前,你都不准走!老陈,直接去会所!”温初阳放在我头上的手划过我的脖子,撩起我肩上的一缕头发,放在鼻尖嗅了嗅,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盯了我半饷才挑了眉头坐了回去。

    我木讷的坐在他身边,头发上的水一路顺着肩膀往下流,打湿了胸前的白衬衣,露出里面隐隐的春光。

    可我心里有事,所以根本没注意,直到温初阳将西装披在我胸前,我这才发现,立刻囧得不行,烫到了脖子根。

    好在车子很快就停了下来,温初阳打开车门,扯过我的胳膊,几乎半拖着将我拉进了美容会所,扔在一张椅子里,刚才我对工作人员说:“给你们20分钟时间,把他给我整好,至于标准嘛,就按照我正牌夫人的标准去弄!”

    “是!老板!”漂亮的小姐姐殷勤的应着,笑眯眯的将我拉进了一个软包,将门一关。

    里面站着的几个女孩子同时围过来,拉扯着我一阵捣鼓,二十分钟不到,将我从头到脚换了个遍。

    我现在镜子前看着里面这个绝世大美女,有点儿惊讶。

    在场子里,我画的都是随手画的大浓妆,厚厚的脂粉大红的嘴唇,要多娇艳有多娇艳。

    可眼前这些人给我画的这妆,端庄优雅,最大程度的放大了我的优点,略带些明媚,像春日的阳光,看着让人心里特别舒服。

    而且这身衣服也非常有特色,张狂而不失优雅,艳丽却不俗气。

    这是我自大学以来第一次穿得这么正式,这么隆重。

    正当我沉浸在自我陶醉里面的时候,咚咚咚的几声轻响,门外响起了男子的声音:“好了没!爷在等着!”

    我应了一声哦,然后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推门出去。

    门打开的一瞬间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我太自恋了,竟然觉得空气里面有一秒的沉寂,好像是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一般。

    “不错,勉强过关!”温初阳走到我跟前,拉着我的手臂将我转了一个圈,眼里闪过一丝欣喜的神色,点头说道。

    “我去!这还勉强啊!”我摇摇头,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