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摸金秘记 第651章 宿命齿轮(结局)
    我和盲天官聊了很多过去的事情,他说的是他的过去,我说的我的经历,两个人没喝酒,却比喝了酒都要神志不清,或许这也是我们内心真正想要的状态吧!

    时间不等人,我们收拾好装备再次出发了。

    这一去我们终归难逃盗墓贼的宿命,如果我们的经历是一台机器,那么我们就是这台机器的一个齿轮、一个零部件,这人心不足蛇吞象,说的天花烂坠,其实到了地方必然还是有人会摸金。

    那一去,真是死伤无数,最后我能活着回来真是一个奇迹,有一件事情我不想提,甚至到现在也不敢,那就是胖子出事了,我亲眼看着他死在我的眼前,可是我却无能无力。

    胖子的嘴不断往出喷血,但他还是露出平常笑嘻嘻的模样:“小,小哥,你他娘的别哭了,胖爷走的也不安生,答应我一件事呗!”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只是疯狂地点头。

    “小哥啊,帮我照顾我老娘,虽然她是我的干娘,但我把她当亲娘,她年岁大了,你别告诉她胖爷出事了,就说我到国外做生意了,过几年就回去。”

    “胖子,你别再说话了,说不定还有救!”我一边拖着他的脑袋,一边大叫着队医。

    可是,队医早已经挂了,黄妙灵也不知所踪,阿红也不见了,红龙也是一样,但凡我熟悉的人都和我们走散了,只剩下我和胖子以及一群临时拉来的盗墓贼,这些盗墓贼摸金还行,对于治疗伤比我还不如。

    胖子微微摇头:“没用的,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伤到内脏,那结局只有一个……”他自己都有些说不下去了,只是问我:“小哥,还有烟吗?”

    我点头,他说给他来意一支,这是他此生最后一次抽烟了,我知道抽烟会快速他的死亡时间,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与其让他如此痛苦的苟延残喘,还不如应了他经常说的那一句——早死早超生。

    擦干了眼泪,我摸出两支一起点燃,然后把其中一支塞进胖子的嘴里,两个一边抽,一边回忆着过去的点滴,胖子连他卡放在什么地方,密码是什么都逐一跟我说了,显然他最相信的依旧是我。

    后来,胖子没有了声音,只剩下我自己还絮絮叨叨,我的烟抽一支又接一支,好像只有这样胖子没真正的离开我这个兄弟,而他嘴上的烟只烧到一半便熄灭了。

    一盒烟抽完了,我的泪差不多流干了,此时身边还有五个不陌生也不太熟的人,他们也是做这行的,对于我们非常崇拜,是他们和我一起把胖子下葬的。

    盗墓贼的宿命大概有这么三种:一是胖子、盲天女这样死在摸金当中,二是我爷爷和盲天官那样身患顽疾,三是我这样失去最好的朋友或者亲人,然后一生生活在痛苦当中。

    那一夜,一颗巨大无比的妖树被烈火包围,浓重的汽油味让人作呕,这次来了将近一百人,最后活着回去的只剩下不到二十个,我们不是史上最大规模的倒斗活动,却是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盗墓活动。

    我离开了北京,回到老家县城,因为我爷爷下世了,他走的很安详,虽然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的身体没几天就发黑了,我们家里都是做这行的,自然知道这就是尸气,是长年累月下斗积攒下来的。

    之后,我再也没有去过北京,当然也不再是七雄之首,就从和以前的生活完全断了联系,直到几年之后,二叔带回来消息,盲天官快不行了。

    我到了那熟悉的四合院,霍子枫和红龙都在,我们只是像老朋友那样打了招呼,我就进屋看了盲天官,他瘦的就剩下一把骨头了,现在已经神志不清了,连我是谁都记不起来,整个人发疯似的狂笑,同时嘴里还在不断地吐血。

    这是我见过下场最惨的老盗墓贼,但凡一般到了这种地步,那都会自己想办法解决自己,绝对不容许落到这步田地,但是盲天官已经疯了,而霍子枫他们也不能把出手,否则那是算是大逆不道了。

    这一夜,我、霍子枫和红龙喝了很多很多酒,也回忆了很多以前的事情,有些还是我以前一直明白的事情,而现在明白了也只是哦了一声,因为一切都没有那么重要了。

    盗墓贼的宿命,命运的齿轮不停转动,又到了时间了。

    盲天官在悲惨中死去,作为七雄之首,必然被道上的人敬仰,谁也不知道这份敬仰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以至于我现在想起来还浑身哆嗦。

    我再次见到了黄妙灵,她依旧那么漂亮那么美丽,瞎聊了几句之后才知道,付义在我离开这个圈子的第二年就死了,因为我不再是这个圈子的人,所以也没有人通知我,现在黄妙灵接替她师傅的位置,出来扛起大旗。

    我们没有再提当年的你侬我侬,因为我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了,确切地说第二个孩子也已经在我老婆的肚子里怀着,我又要做爸爸了,毕竟我接触这行也就短短的几年,回家又调理了身体,所以并没有影响后嗣的问题。

    我老婆是个非常普通的女人,她没有像我们这些人特殊的经历,但她每天也过的非常开心,因为我是个好男人,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我和黄妙灵也不可能再有什么下文了。

    这就是命,谁跟谁在一起那都是注定的,即便你再努力也无法改变命运的齿轮,但是我不后悔,因为我在爱情的路上一直都是坚定的,坚定到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像是个傻子。

    “妙灵,你以后还打算做下去?”我问她。

    黄妙灵点头:“这是我师傅留下的产业,我会守住的,你以后不再倒斗了?”

    我摸出烟点燃:“不了,现在有妻有子,如果我出点什么事情他们该怎么办呢,我劝你以后也……唉,算了,就当我没说。”

    “听说了吗?国家已经开始发掘西域那边古城古迹了,估计咱们去过的地方都可能被发现,说不定还能找到我的人。”

    听着黄妙灵这样说,我原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哭了,但没想到这话让我想到了胖子,那个平时大大咧咧,在遇到难题的时候会想办法逗人笑的死胖子,我再也没有这个兄弟了。

    黄妙灵安慰着我,过了一会儿我的心情就平复了不少,见过了太多太多的死亡,我的心早已经麻木了,那种麻木让我自己感到恐惧,让我彷徨,也让我更加相信命运这个东西。

    我回到了这个小县城,过着平静到不能再平静的生活,这里没有大都市的繁花似锦,却有一种小城味道,这里没有忙忙碌碌,却有我喜欢的安宁。

    我从未缺过钱,所以也不知道没钱是个什么滋味,出去倒斗这几年更加攒下很多钱,这足够我好几辈子生活,闲来无聊我就看看书,写写东西,把我的经历改编成一本又一本的盗墓历险记。

    只不过,每次写的都不一样,因为我去过的地方太多,有些我都已经记混了,大概这是唯一倒斗留下的后遗症,也幸好我这么早不去触碰那一行,要不然我估计自己的下场不比其他老派的盗墓贼好上多少。

    我老婆经常会看我写的故事,在她的眼里我是在胡扯乱写,不过多少写的有点味道,我也是半开玩笑的说这是真的,可是她没有一点相信,然后就去哄孩子了。

    在我们县城有个门面不小的典当行,也是唯一一家,这是我开的,几年下来连一件让我感兴趣的物件都没有,这或许是我接触过太多价值巨大的冥器所导致的,所以生意特别的冷清,不过我并不在意,毕竟这个街面房是我自己的。

    我和几个朋友没事就喝喝茶,玩玩牌,其中有个大胖子很对我的胃口,而且他长得还有那么几分像胖子,所以没事我们就在一起,不过这家伙和胖子有一个差不多的毛病,喜欢赌博,虽然跟我拿过几次钱,但也不是那种烂赌到什么都不顾的人。

    “小哥,我咋有你这么一个有钱的朋友呢!”大胖子笑呵呵看着手里的钱。

    我说:“你小子,以后节制着点,不过没钱就跟小爷说,我还会拿给你的。”

    “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们是兄弟嘛!”

    “兄弟!”

    其实,大胖子跟我拿多少钱,只要在我能力范围都会拿给他,不过我不知道是这次给他拿的这笔钱,他是用来做生意的,后来这小子可赚了大钱,在整个县城为了有名有响的人物,当然这是后话。

    命运的齿轮又一次转动,或者说从未停止过。

    在大胖子出门的时候,他转头吆喝了一声:“小哥,有生意来了。”

    我头也没有抬:“知道了,你忙你的去吧!”

    当啷!

    一把青色的长剑狠狠地砸在我的面前,我不悦地抬头去看,那一秒我整个人都怔住了,因为来的人是个冰冷的女人,但下一秒她如昙花般露出的笑容:“韩雨露!”

    “小哥,我回来了。”韩雨露简简单单的话,让我潸然泪下。

    本书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