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9章 权利游戏
    “啊?”我惊讶地叫出了声,又连忙捂住了嘴,朝着仙露联盟的那些女人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她们正不耐烦地看着我们。

    我问:“那你是怎么把她们骗过来的?”

    黄妙灵说:“这其实很简单,只要抓住她们心中信仰的东西就不难,我告诉她们这里有西王母留下的天书,我们看不懂,那么她们肯定想要来看看,所以就跟着我不远千里地走了过来。”

    我叹了口气说:“原来一切是这样,那如果他们知道了你们破坏了这两处,那估计会疯掉吧?”

    黄妙灵点头说:“所以,我们几个都没办法回去了,回去也只会给你们增加烦恼,我想只要我们一死,即便他们再抓狂也没用,到时候反而会救了更多的人。”

    我心里一酸,问:“非要这样吗?我们可以先炸了这里,然后一起到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那样不是最好的结局吗?”

    “每个人都想这样,可事实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完美,这就是现实。”黄妙灵伸出手摸着我的脸,说:“小哥,去开那个暗锁吧,韩雨露说只有你能打开,她想到你和胖哥会跟过来,所以早就为你们设计好了,这样你们也能洗脱和我们同流合污的关系了。”

    我本以为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利益考虑,包括自己在内,但自己还是小看了人类特有的感情这种东西,它是很多东西都无法替代的。

    换句话来说,有的时候因为感情,人可以去拼命,甚至会愿意为自己的亲人和心爱的人去死。

    同时,我也意识到,从古至今,从国内到国外,几百上千年来一直都在玩一个“游戏”。

    这个游戏说的威严一些可以叫做“权利”,有权利的人,可以支配普通人做任何事情,即便是你再不想做的也不行,只看这个有权利的人是否会用这种东西来压你。

    看着黄妙灵坚定的的眼神,让我想到了韩雨露走向阴阳鱼时候的决绝,或许她们都意识到自己的结局早已经注定。

    只是,她们或许希望给活的人留下一线生机,她们的大公无私值得敬佩,却不管我们这些人是否会接受,只是一味地塞给你。

    我拉着黄妙灵的手说:“我不想开这个暗锁,也不想再看到有人出事,你能理解我现在的感受吗?”

    “我知道你不想,可是你也要考虑一下我们的境遇。”黄妙灵缓缓地把手抽脱说:“小哥,这就是宿命,能用我的生命,换取你们的安全,还能不让后来人继续卷入这件事情当中,我觉得自己的牺牲非常有意义。”

    我还想说一些劝解的话,但是胖子一把抓住我的肩膀,对着我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再说了,因为很明显多说无用,我是当局者迷,但他作为旁观者那是一清二楚。

    我们三个人走回了那面墙上,我这次才开始打量这面墙,在中间有着一道小拇指那么宽的缝隙,可以看出石板的厚度在50公分左右。

    而且这种青石板典型添加了现代的化学材料,所以即便是炸药,那没有几公斤也是无法破开的。

    胖子照着手电照向里边,他嘴里嘀咕道:“我靠,这姑奶奶也不知道从哪里搞了这么一面石墙,压根就不想打算让人再进去,也不知道她自己进出是怎么做到的。”

    周连山说:“我刚才也看了,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利用了现代的一些技术。”说着,他指向石板上面,让我们仔细去看上面的孔洞。

    这时候,我才发现了这些不起眼的孔洞,密密麻麻地,足足16个孔洞,并且七零八落在石板各处都是,因为只有半根烟那么粗,所以刚才我根本没有发现它们的存在。

    周连山说:“我看,这可能是一种现代工艺的古老秘密,我想石板中间应该还夹着钢板才对,我们所带的炸药根本无法撼动,只能利用七雄的神奇手法,或者就是有正确的密码,要不然谁都别想打开这面石墙。”

    “我靠,不会吧?”

    胖子不相信地敲了敲石板,仔细去听里边的动静,很快就发现虽然不知道中间是否夹着钢板,但肯定绝非全是岩石,要不然就不会是这种声音。

    “还真是日了狗了,这摆明就是不想被咱们这些手艺人打开啊!”我说:“我来试试。”说着,我从背包里边掏出了一团铁丝,再用钳子把铁丝掰直,开始顺着是石板中间的缝隙,从下到上一点点地去感觉,希望能够找到什么门闩或者是卡门石之类的东西。

    可是,现实就是那么的残酷,我找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自己想要找到的东西,就好像这道缝隙是激光划出来的一般。

    我一下子就有些心灰意冷,同时心里还有暗自窃喜,这样是不是黄妙灵就不会出事了?我们是不是就能回去了?

    “小哥,怎么样?”黄妙灵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根本没有打开的可能性,这机关是分开的,各自隐藏于缝隙两边夹层当中,但是两者又是相连的,要打开一起打开,打不开任何一面都纹丝不动,看样子确实不希望有人再去打扰里边的安宁啊!”

    明月一皱眉问我:“真的就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吗?”同时,她还看向了黄妙灵,脸上有一种被人欺骗了的不爽感觉,好像把这一切责任都打算推在黄妙灵的头上。

    胖子就不愿意地说道:“要是有办法,我家小哥还能骗你不成,你也别用那种眼神看灵妹妹,这种事情也不是她能左右的,要是你们有办法就自己上手,能打开胖爷立马给你磕三个响头,叫您一声亲奶奶。”

    “谁愿意有你这么一个孙子。”明月白了胖子一眼,说:“照这样来看,为今之计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猜出这些孔洞的排列顺序,然后把正确的密码输入了。”

    周连山叹了口气说:“可惜啊,可惜,正主已经出事了,估计再也不可能出来了,所以这面墙也就无法打开了。”

    我再次研究了那些孔洞,用手电照着发现里边居然是现代不锈钢的,我用铁丝试探性地捅入其中,发现居然有轻微的反弹感觉出现,立马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顿了顿,我说:“这些孔洞的不锈钢片背后,应该有着类似弹簧模样的东西,只要戳的次数正确了,那一下子就会打开。”

    “但是,这又一个多戳了或者少戳了,即便其他的都戳的次数对了,那也无法打开。”胖子说:“我们从头来想,首先是要确定这些孔洞的次序,不知道各位有什么意见?现在是畅所欲言时间,大家把自己想到的都说出来,万一还真就是那么回事,那也算咱运气好不是。”

    其他人互相看着,没有一个人说话。

    我记得上初中时候开始流行那种带密码的日记本,上面一共有三个齿轮,每一个人齿轮上有零到九这么十个数字,密码就有七百二十种可能性。

    当时,如果不用破坏手段就能打开的,那也是屈指可数的人。

    而这里的密码就更加复杂,第一是排列顺序不知道,第二是十六个孔洞可能性就更加无法计算,第三这还不是零到九那么十个数字,戳几下更加没有截止。

    这估计算是我此生遇到最为复杂的暗锁,如果一个一个试,不是碰巧的话,没有个三年五载根本就打不开。

    眼下,别说是三年五载,我看再有三五个小时这些人也疯了,她们更希望三五分钟就能解开密码,当然这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我给这个暗锁下的定义,那就是没有密码绝对无法打开。

    听我实实在在把事情一说,明月等人的脸都绿了,她们用杀人的目光盯着黄妙灵,仿佛要把这个骗子立马干掉,但胖子说的没错,黄妙灵确实有几年没有来过了,也不可能想到韩雨露会出这么大一个难题。

    黄妙灵看着我,问:“小哥,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

    我点头说:“当然这也不是绝对,你可以祈祷我的运气够好,随便戳几下就能打开,最好就是这样,你说呢?”

    胖子乐了说:“小哥,这下可如了你丫的愿了,不过这对于很多人都不公平了,不光是在场的人,还有长留在不周山上的人,他们真是命不好啊!”

    周连山说:“不见得,既然这是韩雨露那个姑娘设计的,那么她一定是知道密码的,而你们经常在一起,有没有听她提到过类似的事情,毕竟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密码,时间短她自己也记不住。”

    胖子说:“傻啊,我家姑奶奶不会写一张纸条随身带着啊!”

    我开始回忆那些过往,关于韩雨露的过去,她在出现的这几年当中,所说的话估计都没有胖子瞎扯一天的多,所以对于她的记忆不是很多,但却很明显。

    可是,说到密码这种事情,我算是我们这群人当中最了解韩雨露的,她有兵没错,所以以我对于她的了解,她不可能会装个纸条在兜里,那她又是怎么打开这里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