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8章 解惑(下)
    黄妙灵直接说:“有人给岳家特殊待遇,让岳家为他做事,虽然岳家的人换了一辈又一辈,但始终没办法拜托这个规定,这也是岳家为什么如常青树般,而我们这种人也不会停止,所以这是一个圈,谁都别想逾越,也永远停止。”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知道黄妙灵说的没错,看来这确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之所以因为有了这些,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我们。

    与此同时,我又想到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感觉这一刻一切都说得通了,有些人的死是意外,有些却是不得不死。

    我相信上一代死的两大当家人,其中也有很多说不清的东西在里边。

    表面看来是因为生老病死,实则却牵扯了一些东西,原来一切都是因为这样,一下子我脑子里边一个个疑点,都有了一个大概的定论。

    我们三个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过了片刻,黄妙灵问我:“小哥,还有什么要问,或者你想知道的吗?”

    我想了想说:“这里边到底牵扯了多少人?”

    黄妙灵苦笑道:“整件事情都是围绕我们盗墓四大门派展开的,所以但凡我们所能接触到的人物,那都和这件事情有关系。”顿了顿,她说:“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起初和咱们为敌的人,最后却要一起联手倒斗,这就是原因所在。”

    胖子说:“胖爷想起来了,当时老王头那小瞎子出了事,本来闹腾的挺凶的,后来居然就那么过去了,而且还有七星派,那可是弄走了小哥的七魄,后来也不是乖乖地送了回来。”

    黄妙灵点头说:“这都是你现在能想起来的,其实还有很多,比如和七雄交恶的汉卫军,他们几百年前都能把七雄赶到欧洲去,那么深厚的底蕴,随便一动整个七雄就差点支离破碎,最后还不是他们暗中帮了一把。”

    我回忆着以前的事情,确实太多地方都有不合乎常理的存在,但是到后来就莫名其妙地迎刃而解,看样子确实少了一环,只不过我只觉得自己带着主角光环,整个世界都在围绕着我转,看样子这才是现实。

    忽然,我想起来了,说:“可是盲天女死了,那崂山派会怎么样?”

    黄妙灵好像并不为然,但是眼神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悲鸣,她说:“崂山派还是以前的崂山派,即便崂山派的人全部死光,也会有新的崂山派出现,况且现在崂山派还没到那个地步,我想肯定有合适的候选人。”

    胖子说:“我们哥俩想着是俏媚了,毕竟张桐岳一死,现在天女又不在了,估计整个崂山派除了周连山,也就是她了,而且听周连山的意思是不想争夺什么当家人的位置。”迟疑一下,他说:“我们回去可是试试,先不帮俏媚,看看她是否能够坐上当家人的位置,到时候就知道是不是有幕后其他势力的参与。”

    我点头说:“这是一个好办法,毕竟像我和阿红,那都是咱们门派之间互相帮助,才勉强坐上了当家人的位置,如果不帮俏媚她还是坐上了,那说明肯定就有问题了。”

    黄妙灵说:“那你们就等着到时候看吧!”

    她又看向我,说:“还有其他事情吗?没有就去打开那个暗锁吧!”

    我说:“现在很多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我就想知道附在你身上的阴魂最后怎么样了?你带着仙露联盟的人到这里干什么?而且为什么要先去了塔克拉玛干又到这里来?这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想了想,我又问:“韩雨露带着艳阳天和老九进入了那阴阳鱼下面,而霍子枫为什么不出来,他是个人意愿?还是有什么迫不得已?”

    胖子忙点头说:“对对对,小哥问的也是胖爷想知道的,毕竟在一起时间这么久了,你说没感情那是不可能的,现在搞得好像就剩下咱们自己这些孤家寡人了。”

    黄妙灵深吸了一口气,说:“我先回答你关于霍子枫的事情,我虽然不知道确切的事情,但是我想他应该也知道这些,而一个门派内不需要两个领头人,他早晚不是退隐,也是会出事,我认为他觉得守护着喜欢的人,不管结局是生是死,那都算是一个比较不错的归宿吧!”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都觉得黄妙灵分析的很有道理,而且很明显除了黄妙灵之外,霍子枫、盲天女和阿红都知道一些我们两个不知道的事情,所以有时候才会做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想起了霍子枫偷走了盲天官从这边带回去的九天星罗盘,骗我说盲天官在食用一些从斗里摸出来的丹药。

    其实,或许霍子枫就是不想再看到盲天官继续下去,但是这个圆已经画好了,不管怎么走都是走不出去,最后他还是选择了一起前往。

    黄妙灵说:“艳阳天和老九的出现,那应该是一个异数,所以韩雨露出现把他们两个带向了死亡,原因是韩雨露和那些人做了一笔交易,她一直都在充当那些人的眼睛和杀手。”

    停止片刻,黄妙灵接着说:“你们还记得韩雨露从这里出去,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又在我们曾经去过的那个战国墓中忽然出现,她把棺椁里边的粽子弄死,然后又杀了老王头不少人,或许这就是一个命令。”

    胖子挠着头,说:“照你这么说,其实姑奶奶并不是好人了。”

    黄妙灵苦笑道:“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绝对的好人和绝对的坏人,而是每个人从不同的角度看别人就会不同,对于我们来说韩雨露是个好人,一直扮演着高手的存在,让我们每个人都有安全感,其实是好是坏谁又说得清楚呢!”

    我无奈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想明白更多事情了,看来这一切都不是巧合,而是一个庞大的无法相信的阴谋,而我们都在为这个阴谋做事。”

    黄妙灵点头,继续说:“接下来我要说的,你们两个要听好了,这关系到你们以后,或者可以称之为宿命或命运,这也是从上一代人就开始的一个对抗这个阴谋的计划,希望这件事情不要一直无休无止地下去了。”

    我和胖子连连点头,像是小学生听到老师要说考试必考的东西,准备好纸笔要做记录了。

    黄妙灵说:“从我们官爷上一代人,他们就选择不结婚,我想你们也清楚盲天官和陈文敏的爱情,他们一样没走到一起,并不是说他们不能在一起,有什么人去阻碍,而是他们自己不想有了后代,让后代继续遭这么那份罪。”

    我说:“照这么看来,张桐岳和你师父付义也是一样了?”

    黄妙灵点头,接着说:“显然他们的办法不行,没有后代让他们就开始培养各自的门人,所以也就有了我、霍子枫、盲天女和阿红四个人,我们起初不知道整件事情,而其中阿红的年龄最大,她偷吃了禁果,并且很快有了丈夫和女儿,结果你们也知道了。”

    胖子咬着牙骂道:“真他娘的畜生,把人命当成草芥。”

    黄妙灵苦笑道:“所以在出了这件事情之后,我们各自的官爷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我们,让我们不能再走上同样的错落,所以……”

    她看了一眼,我说:“所以,我承认自己喜欢你,甚至爱上了你,但我们不能在一起,因为结果谁都承认不了。”

    忽然间,我觉得黄妙灵说了世界上最让人无法去挽留的分手宣言,而且自己还没有办法去反驳,从喜欢到爱,却落得这种结果。

    那还不如我以前的落魄生活,也许这一切都是命,有时候不信命还真的不行。

    黄妙灵开始极度认真地说:“到了我们这一代反抗的时候了,不要再让悲剧再重上演,所以除了我们四个人,外加一个不愿意任他们继续摆布的韩雨露,开始商量着如何摆脱这种束缚,也就有了这一次去往不周山的事情。”

    胖子说:“照你这么说姑奶奶最后还是好人对吧?”

    黄妙灵点头说:“对于我们来说是这样的,他们并没有履行给韩雨露的诺言,毕竟那是一笔太过于巨大的数字,即便是一个国家也难以承受,不会丢到古代的西域这边的,所以韩雨露选择了合作。”

    接着,黄妙灵继续说:“这次,我们的理由很充分,说不周山上一定有长生秘诀,这种事情自然他们会让我们去试,阿红留在家中观察一起的动静,而我们四个来这里搞破坏,只要能够炸掉那边和这边,西王母的长生不老药也就彻底不复存在了。”

    我恍然大悟说:“怪不得韩雨露说要炸掉那边,而你没有踏上不周山,却到了这边,也就是同意的目的对吧?”

    黄妙灵再次点头说:“没错,我骗这些仙露联盟的人一起来这里,就是要把西王母一族彻底灭掉,让他们不再有这个希望。”她看着我说:“小哥,其实那个路易先生带来的队伍,并非是真正的眼镜蛇公司的人,而是你们七雄在欧洲的势力,是盲天官请过来的,我想这次回去他会告诉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