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7章 解惑(上)
    在看到黄妙灵的那一刻,我有无数的问题想要问她,可她倒却要寻求的我帮助,不过有一点值得庆幸,那就是她已经恢复常态了。

    仙露联盟的大姐大明月发现了我,她肯定是奇怪为什么我还活着,她一定清楚地记着用那种木根插破了我的肚子,然后掩埋在那黄沙之下,或许她认为我是个鬼也有可能,当然也不排除我是个大粽子。

    至于其他人的目光也投向我,那些人也有参与猎杀我的,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个组织里边到底有多少人,因为我在里边看到了不少生面孔,这足以说明。

    胖子就说:“灵妹妹,你能不能先让胖爷和小哥问你几句话,然后咱们再考虑这个暗锁的问题,怎么样?”

    明月走到了黄妙灵的身边问她:“他真的能够打开这个暗锁吗?”说话的同时,她的眼神是盯着我看的。

    黄妙灵说:“应该可以,这是七雄的一项绝技,我见过小哥打开过不错的各种暗锁,我想这对于他来说,应该过没问题的。”

    明月就皱着眉头说:“按理说你们盗神宗才是正宗研究机关的,为什么你打不开锁,偏偏是他能打开,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在里边?”

    黄妙灵摇头说:“我们盗神宗精通的机关,都是类似大型的防盗机关,可以说只要是大型就逃不出我们的感觉,但是古锁这类东西,即便做的再大,里边也是相当繁琐的,要不然还要钥匙和他们这种能人做什么。”说完,她看向我说:“小哥,你说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叹着气说:“这好比制造卫星的人,但他不一定会制造一个牙刷子,这叫术业有专攻,开一些古老的锁,确实是我们七雄的强项。”

    明月眉头一展,说:“那还等什么,开啊!”

    胖子立马就骂道:“开你妹啊开,我们来是找灵妹妹的,你他娘的以为是给你来当长工的啊?这年头这么人都连脸皮都不要了,做事情根本不懂的过脑子,难道这就是你胸大的理由吗?”

    “你……”明月气的说不出话,过了片刻她问我:“你说要怎么样才肯开,不要等我们用了强硬的手段再开,那样对谁也不好看。”

    胖子端着枪喝道:“你他娘的动小哥一试试?”

    我把胖子的枪口嗯了下去,对明月说:“有些事情,你不说,我也不说,大家都当没发生过,我这次确实不是来倒斗的,而是为了黄妙灵,我想把她带回去,这次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不想她也出事。”

    明月笑道:“她是不会跟你走的,就算要走也是的打开这个暗锁之后,等到我们把里边的东西拿了一起走,不信你可以问她。”

    我看向黄妙灵,后者只是愣了一下便点了点头,我的火直接就往上窜,叫道:“黄妙灵,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儿感情啊?那么多以前在一起倒斗的朋友都死了,你居然带着她们到这里来倒斗,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啊?”

    黄妙灵看着我,眨着眼睛不说话,我觉得她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只是她的表情让人看着生气,我都想一走了之,再也不去管她,可事实我真的做不到。

    我的声音柔和了下来:“黄妙灵,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有你就说出来,我们很久都没有好好地谈一次话了,现在也算是故地重游了,你应该告诉我了吧?”

    “我有些事情要跟他们说一下。”黄妙灵对着明月说了一句,后者点了点头,然后她说:“你们两个跟我过来,有什么要问的今天就一起问了吧!”

    胖子早就恨的头上的青经蹦起,只是他了解我的性格,而且知道这件事情说白了和他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所以就忍着生闷气。

    在我们三个人走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黄妙灵就往身后的石壁上一靠,说:“问吧!”

    胖子立马就说:“灵妹妹,胖爷一点儿也不想问你,就像小哥说的那样,你真的就一点儿感情都不讲?那不讲感情的可他娘的连个畜生都不如,你别怪胖爷说话直,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黄妙灵苦笑道:“有些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你执意认为我连畜生都不如,那我承认这一点,你还有什么什么要说的吗?”

    胖子一下子就语塞了,整个人直接往地上一坐,把背包丢到了一边,然后呈一个“大”字形躺着,嘴里嘟囔着:“胖爷早就知道会是这样,天啊,怎么这个世界还有这样的人,而且他娘的还是个女人,好像找人打一架啊!”

    我也没有理会胖子的牢骚,脑子里边已经开始总结所有想问的事情,因为实在是太多了,仿佛都卡在了嗓子眼里边,一时间都不知道该从哪方面问起了。

    黄妙灵看着我,忽然就是苦涩地一笑,说:“怎么了?怎么不问啊?”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我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口。”

    黄妙灵说:“你想到什么问什么,你问一个我回答一个。”

    我说:“这样不行,会问乱的,我看就从时间来问吧,我问一个你答一个。”

    在黄妙灵点头之后,我说:“三年前,我明明感受你是喜欢我的,为什么又拒绝了我,胖子也不是外人,我想这件事情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而且我觉得你拒绝我跟整件事情有很大的关系。”

    “你也应该想到了,我官爷不答应只不过是个托词而已。”黄妙灵说:“其实,整件事情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也是因为这个环节,所以我才没法答应你。”

    我皱起眉头问:“什么意思?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环节?”

    黄妙灵说:“这个环节很难直接说出口,我给你举个例子,在中国有这么一个神话,它叫做‘嫦娥奔月’,但是却有两种说法:一个说后羿射掉了九个太阳,西王母赐给他一颗丹药,却被他的妻子偷吃了,于是嫦娥成了女仙,而后羿依旧无法长生,百年之后化作一捧黄土。”

    我说:“我知道这个,第二种说法就是那十个太阳原本是西王母的儿子,因为犯下了天条,但又没有人敢去动他们,而这时候后羿站了出来杀九留一,西王母表面是赐给了后羿一颗丹药,其实想要让后羿痛不欲生,逼迫嫦娥吃下丹药,和后羿天人永隔,尝尽思念之苦,结果后羿郁郁而终。”

    黄妙灵点头,她叹了口气说:“是啊,人类的贪婪是无法改变的,而掌权者玩弄世人也是不可避免的,说白了我们只不过都是棋子而已,有些事情明白了就好,所以我们要按照他们的规矩走下去,世代有名气的盗墓门派都是这样,周而复始,它就像是一个无休无止地轮回一般。”

    我也许听明白了黄妙灵的话,也许又不是完全明白,不过正如自己所料的那样,如果黄妙灵和我在一起了。

    以我这个人的性格,那一定就会平平稳稳的过日子,到时候那些操控这盘棋的人就会生气,从而我们最终也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听到这个,我忽然想起了阿红,她虽然现在贵为摸金派的当家人人,但是她一生的经历要比任何人都凄惨,或许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但是,我现在觉得可能是人为造成的,原因就是她不想过普通人的生活,不愿意再为掌权者而服务。

    胖子比我直接,他坐起来问:“灵妹妹,你也别绕弯子,告诉胖爷这种事情到底是谁干的?怎么就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长生不老药这种东西呢?

    黄妙灵说了几个名字,我和胖子听了心头一惊,果然以他们的权利,这些真的算不了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黄妙灵说:“我想他们也是知道没有长生这么一回事,也许这只是他们一个美好的愿望,而我们只不过是他们实现一个不可能愿望的工具而已。”

    我又问黄妙灵:“那之前咱们进入的那些斗,都有他们在背后操控吗?”

    黄妙灵说:“绝大部分是,尤其是后期的这些陵墓,前期只不过是咱们之间的一个磨合期,随便去里边找寻一些后面陵墓的线索,有时候也是在找一些工具,当然不乏有人会买下一些咱们摸出来的冥器,作为观赏之物。”

    胖子想了想就问:“按理说他们在背后又怎么操控咱们,怎么也应该有个代言人之类的吧?”

    黄妙灵看了胖子一眼,说:“胖哥问的没错,确实有这么一个代言人,只不过应该说是一个家族,这个家族在皇城中地位显赫,而且常和我们这些人打交道,我想你们应该能够猜到我说的是哪一家。”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很快就明白黄妙灵为什么这样说了,我们想到的自然是北京岳家,这个家族上一代人和下一代人做的是背道而驰的事情。

    岳家老爷子和岳蕴鹏经常和我们这些盗墓贼打交道,而岳家父辈却从政或者参军,那么岳蕴鹏下来的孩子,估计又会他们爷爷辈的路,周而复始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