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5章 生死两难
    可是,盲天女已经不在了,那么他就想着把补到我的身上,他看得出盲天女的心思,这也算是他能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一路上,气氛相当的压抑,毕竟我们没有好好地休息,无法从各自的悲伤中走出来,偶尔也只有胖子和那五个人扯扯淡,基本没有什么好提的。

    这一走还真的走了很长,路上我都记不清补给了多少次,反正离开了塔克拉玛干之后,又不知道穿越了多少小村落,总之基本上把人都快走废了,这是我们八个人有生以来最为漫长的一段旅途。

    前后经历了太多的路途,我的脚不可能再起泡了,但是这次又起了,而且还重复起了三四次,把脚底板已经磨出了角质,估计脱了鞋踩在东西上也不会有多少的感觉了。

    胖子几次忍不住想要劝我放弃,他的意思很明白,既然黄妙灵已经走出了沙漠,那么她肯定就不会有事。

    可是在我没有见到人之前,我肯定是放不下心,所以每次都是我的倔强征服了他,以至于最后也就不再说了。

    我们整个走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很显然如果周连山的神秘能力没问题,那黄妙灵确实是在不断的移动,起初我不知道她要去什么地方,只是的她一直在南下,到了后来就逐渐开始明白了。

    黄妙灵要去的地方,或者说是附在她身上的东西要去的地方,我推测应该是昆仑山,一个游荡的阴魂要回家了。

    上了昆仑山,进入了死亡谷当中,虽然一切都没有太多的改变,但是我的心境完全不一样了。

    有过一次的经历,自然知道到什么地方该怎么走,这次我们进入的就显得容易了很多。

    我和胖子都来过,而周连山和他的五个心腹却是第一次,难免有些好奇在昆仑山上还有这么一处神秘的所在。

    当然并不是他们没有听过死亡谷的名字,而是因为不知道里边曾经有过一个有着灿烂文明的国家。

    它的名字叫做古国。

    一天夜里,胖子说他带我看点重要的东西,那是他撒尿时候看到的,我记得这一片区域并没有,但是想来现在胖子也不会拉着我去倒斗,他说重要肯定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那是一块坍塌出来的石壁,高有3米,宽有2米,厚度非常的不均匀,应该是近一两年发生的事情。

    而石壁上面用锋利的东西写着字,胖子说雕刻可能是用剑尖,他的意思就是说这是韩雨露刻的。

    我没有见过韩雨露写过一个字,这上面的字非常的秀卷,而且特别的工整,但每一笔都是用了很大的力道,要不然不可能凹槽有半指深,估计不出意外至少能保持上百年的时间。

    石壁上面写着这么几行字:“死,生;又死,又生;生不息,死不灭;孤寂于心,形单于身;前世的罪孽,今世的明悟;用吾今世一心,偿还前世数身;活着总会有死亡,死亡亦是一重生;此生好友只有二位,一是张文一是胖子。”

    我看着上面的字,立马就感觉眼眶开始湿了,一直以来自己都不敢肯定,韩雨露是不是把我当做朋友。

    因为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是一厢情愿,现在看来有些人喜欢把朋友挂在嘴上,而有些人则是放在心里。

    在我正惆怅满怀的时候,胖子却说:“小哥,胖爷好像是懂咱家姑奶奶在说什么,但这不是重点,你难道没有发现这种字的排列是11223355667788吗?”

    他这么一提点,我一下子也发现了这个排列顺序,心说这难道就是古国存在那个时代写东西用的格式。

    毕竟现代还从来没有见过,古今也没有听闻,也许就是这样,毕竟是一个没有被历史记录在案的小国家。

    我把自己的想法和胖子一说,胖子就挠着头说道:“不对啊小哥,我觉得姑奶奶是想要告诉咱们两个什么事情,你说这会不会是他存钱的秘密啊?”

    我踢了胖子一脚骂道:“你他娘的一天就知道想这些东西,你们家秘密有十六位啊?”

    胖子说:“也对,那应该就是她的银行卡账号,这回肯定没错。”

    我彻底无语了,说:“别瞎琢磨,这也许就是韩雨露用她们古国写东西时候的格式,一个人在这里站着,然后写下的一些心里话。”

    嘴上这样说着,我的脑子里边已经开始构思出一幅令自己心酸的场景。

    某年某天的某个时间点,韩雨露苗条的身影独自站在落下的这个石壁前发呆,忽然她从背上拔出了自己的剑,将她此时此刻所想的写在了上面。

    我看不清楚她当时的相貌,很可能是不变的冷淡,也可能是那种昙花一现的微笑。

    或许她打算让这个一直埋藏在自己的心里,有些东西不必说出来,做出来要比说出来更让人心中温暖,或许她也想过总有一天我们两个会来这里看到。

    总之她很孤单,并且带着深深的负罪感。

    胖子就说:“小哥,你他娘的又哭丧个脸,说不定咱家姑奶奶还没事呢,现在正和霍子枫回北京的路上。”

    “等到咱们追上了灵妹妹,把她身体里边那个阴魂赶走,咱们三个人就能和他们两个再见面了。”

    我叹息道:“多好的愿望啊,希望借你的吉言,让这一切都变成真的,小爷真是此生无憾了!”

    胖子说:“一定是,凡事别想的那么悲观,你不是信奉那种冥冥之中都有定数这样的理论嘛,现在想到再多也无济于事,找到灵妹妹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我点头说:“没错,那现在去睡觉,养足精神了明天继续赶路,我想明天差不多就能到达古国遗址了,到时候看看黄妙灵是在上面,还是在下面。”

    胖子说:“不管在上还是在下,只要她在就成,要不然就和这次倒斗一样,又他娘的白跑一趟,不过胖爷记得上次到这里还有没摸的地方,咱们来个顺手牵羊也不枉此行啊!”

    我说:“你个死胖子,早知道你就不安好心,不都说了天眼神石回去拍卖掉之后,自然有你的一份,那可比任何东西都值钱的多。”

    胖子嘿嘿地笑道:“也是啊,一颗会动的眼睛宝石,估计能把那些去参加拍卖的人吓尿了,胖爷想想就爽啊!”

    我无奈地摇头,和胖子走了回去,把眼睛闭上,可是就是睡不着的,脑子里边不断地闪过一个个的人影,总感觉这件事情好像到了尾声,但是还不会这么快就结束,

    很可能还有什么更加重要的事情没有浮出水面。

    次日一早,在周连山拿出最后一张黄纸,他说如果今天再追不上,那只能跟瞎子一样乱找了。

    这是最后一张黄纸了,到时候我们也算是尽人事,剩下的只能看老天的安排了。

    闲话不多说,到了古国地上的遗址,我们发现了刚刚有人离开的痕迹,这说明我们昨夜休息的说话。

    黄妙灵也在这里休息,只不过看痕迹,好像不仅仅是她一个人,至少有几十个才对。

    胖子就挠着头说:“我靠,不是碰巧有人来这里倒斗吧?”

    周连山说:“很有可能,只是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头,他们的人数这么多,我们仅仅8个人,到时候要是有什么变故,我们可要三思而后行,毕竟以我一个人的神秘能力,不足以对付这么多人。”

    顿了顿,他看着地上的痕迹继续说:“一路上,咱们并没有看到多少人类出事的事情,到这种地方速度又如此的快,我想他们至少有个来个这里的人,就像我们一样,所以才会如此的轻车熟路。”

    我说:“总不可能是黄妙灵带了一队盗墓贼千里迢迢从塔克拉玛干到这里来倒斗,这有些说不通啊!”

    胖子说:“不管怎么样,反正只有灵妹妹在就行,别的先不去考虑,咱们这次的首要目标是把她带回去,至于这里是不是来了盗墓贼,那跟咱没关系,能摸就摸一件,不能摸也就算了。”

    我说:“带回黄妙灵是没错的,你他娘的别想着摸冥器,万一再阴沟里边翻了船,到时候小爷可不管你老娘,小爷可是说到做到,你听见了吗?”

    胖子含糊不清地说:“听到了听到了,就他娘的没见过这么死心眼的人,本来是找人又有买卖的好事情,这让你给说的,好像胖爷的主要目标是来摸冥器似的。”

    张桐岳看着露出水面的建筑,说:“这里边来个十次八次盗墓团队也不一定盗的完,说不好是你们以前的老朋友,毕竟这个斗这么肥,而且又是轻车熟路,那自然来个第二次也没什么问题的。”

    胖子说:“是啊,人家都知道这个道理,可是我们家小哥就是个榆木脑袋,但凡碰到过一次的斗,就绝对不碰第二次,说的好听点这叫讲究,不好听那就是傻呗!”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行了,别他娘的扯这些了,还是找到黄妙灵要紧。”顿了顿,我对周连山说:“前辈,让最后一只引路鹤带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